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And Love Said No(Chapter 2)

♔这个故事送给甜心  @归雁 ,感谢大家对小若的支持~

♔Marc Levy(马克·李维)《假如这是真的》AU

♔前文: [1]

♔这是个非常浪漫的故事,想分享给大家。这个故事更像是一次改写,会出的比较快~期待大家留言~

------------------- Chapter 2 -------------------

 

  “后来我听说那是一次由转向系统断裂造成的严重事故。事实上我一点也不记得车祸发生那一刻的情形,别这么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大部分遭受车祸的人都是这样的,我是医生,你应该相信我。反正从那以后,这六个月里我都一直处于昏迷状态。”Merlin看见Arthur张口试图说什么,立刻说道,“不,你什么都不要想,先听我跟你解释。

  “手术后,我在监护室里恢复了知觉。在经历了各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之后,我听到了所有周围说的话,但是却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就好像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起初我把这种状况归因于麻醉的作用。结果是我弄错了,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而我的躯体却依旧不能苏醒过来。我能够继续觉察到我周围的一切,却不能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系和交流。在这种情况下,这真的是我有生以来所经历的最大的恐惧,许多天都想着自己四肢麻痹了。你完全想象不出我经受了怎样的折磨。我成为了我的躯体的终身囚犯。

  “我用尽所有的力量想死去,但是当连自己的小手指也举不起来时,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不怎么容易,对吗?我的姨妈坐在我的床头。我一遍遍哀求她用枕头把我闷死。然后,一个医生走进房间,我辨认出他的声音,来的人正是我的教授。姨妈问他当别人跟她的外甥说话时,她的外甥是否能听见。Gaius回答说他对此一无所知,但据研究的结果可以认为,处在他这种情况下的人能够感知外界的信息,所以在他身旁说话时必须审慎。

  “姨妈想知道我能否在某一天苏醒过来。Gaius用平静的声音回答说他对此依然一无所知,但应该存有一线合理的希望,有的病人在几个月之后又苏醒过来了,尽管这很少见,但是确有发生。‘一切都有可能,’他说,‘我们不是神,我们无法知道一切。’他又补充,‘深度昏迷对于医学来说还是一个谜。’

  “当时我听说自己的躯体完好无损,出现了如释重负的感觉,这是不是很奇怪?虽然诊断并不比医生的话让人更加放心,但至少不是最终结果。

  “四肢麻痹,这是不可逆转的。在各种深度昏迷的情况下,总是有着希望,尽管这种希望很小。”Merlin的声音越来越小,食指继续在地毯上划着。

  “日子就像脱落的谷粒,一天一天一星期一星期地过去,变得越来越漫长。我在回忆中度过这些日子,还想着其他的地方。有天晚上,我幻想着房门那一边的生活,想象着那条熟悉的走廊,护士们手里抱着资料或者推着四轮小车,我的同事们来来去去从一个病房走到另一个病房……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我第一次来到了我如此强烈思念的走廊中间。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的想象在捉弄我,我很熟悉这些地方,这是我工作的医院。但是情景是惊人的逼真。我看到同行们在自己的身边走来走去;Freya打开有格子的橱柜,从里面取出敷料,又将它关上;Rodor搔着头走过去,他有一种神经质的怪癖,总是不停地摸头。我能听到电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闻到送给值班人员饭菜的香味……但是,没有人看见我,大家都在我身边来来去去,甚至没有人想要避让我,对我的出现根本没有意识到。我感到很疲倦,重又返回自己的躯体之中。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我学着在医院里移动行走。我想着食堂便来到了食堂,我想着急诊室——啊,太棒了,我就能够身临其境。在经过三个月的练习后,我已经能够离开医院的院子了。就这样,我在一家自己喜爱的餐馆里与一对法国夫妇分享了一顿晚餐,在一家电影院看了半场电影,在母亲曾经的房子——现在是姨妈的房子里度过了几个小时,不过我没有再去那里,与她这么近又不能进行交流,这让我难受极了。Kilgharrah似乎能够嗅到我的存在,呻吟着团团转,简直要发疯。他重新来到这里了,毕竟这里原先是他的家,还是在这里他的感觉最好。

  “我生活在一种完全的孤独之中,不能够与人交谈,变得完全透明,在所有人的生活中都不复存在,你想象不到这是种什么样的滋味。所以当你今晚在壁橱边跟我讲话,当我发现你看得见我的时候,你就可以明白我的惊讶和激动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只要这能够延续就好,我能够和你讲好几个小时的话,我太需要交谈了,我以前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现在我心里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了。”

  在这疯狂的言辞之后,是一阵沉默。

  Merlin继续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一声悲伤的叹息之后,他抬起红红的眼睛,望着Arthur,“你大概会把我当作一个疯子吧?”

  Arthur平静下来,他被年轻人的激情所感动,为刚刚听说的离奇故事和自己居然没有睡着感到震惊。“不,所有这些都……怎么说呢,都非常让人动心,令人吃惊,又很少见。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帮你的忙,但我又不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让我留在这里,求你了,我会尽量不惹人注意,我不会打搅你的,我保证。”

  Arthur面露难色,想了想终于开口,“你真的相信你刚才告诉我的所有那些事情吗?”

  “难道你连其中的一句话都不相信吗?你是不是心想自己正面对着一个精神完全失常的家伙?看来我真的是一点运气也没了。”Merlin生气地站起来,跺着脚。

  Arthur请他坐回原处。“冷静、冷静一下。如果你在半夜发现一个男人躲在浴室的壁橱里,稍稍有些激动,试图跟他解释他是处于昏迷状态中的某种类似幽灵那样的东西,你又会怎么想?如果正好又是在你怒气冲天的时候,你的反应又会是怎样?”

  Merlin绷紧的脸终于放松下来,在满是沮丧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Merlin最终向他承认“在怒气冲天的时候”他肯定会大声喊叫起来,Merlin“大度地”同意给他罪减一等,Arthur对此“深表感谢”。

  “Arthur,我求你了,你必须要相信我。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编造得出这样的故事。”

  Arthur呼出一口气,“有,当然有,我的老朋友就能想象得出这种类型的玩笑。”

  “那就忘掉你的老朋友吧!这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这也不是玩笑。”

  “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Arthur抱起胳膊。

  “在你搬进来之前我就已经在这儿了。”Merlin耸耸肩,“我看见你和房产公司的人一起来看房子,然后在厨房的吧台上签订了租约。你的纸箱运来时我也在这儿,还有,我很为你拆箱砸坏的飞机模型感到遗憾,不过,说实话,你当时怒气冲天的样子真的太好玩儿了,我那时候快要笑出眼泪来了。接着你就把这幅枯燥乏味的画挂在了这边的墙上。”

  Arthur脸色又暗了一点,一言不发。

  “你有点挑剔,把长沙发移来搬去不知多少遍,最后才放在唯一合适的位置。好吧,我当时真想给你提示一下,这个位置是明摆着的。直白地讲,自从你到这里来的第一天起,我就在这里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

  “那我冲浴或是躺在床上时你也同样在吗?”

  “我又没有偷窥癖。”Merlin嘟起嘴说道,“总而言之,你的身材还算不错,除了那个小兄弟需要留神以外,你还是挺不错的。”

  Arthur皱起眉头。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很有说服力,更确切地来讲是非常自信,但Arthur觉得这是在兜圈子,这个年轻人的故事并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这个年轻人要相信这个的话,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要试图向他证明不是那么回事,他并不是他的精神病医生。他压根儿就不准备验证他是不是在镜子里不能出现,他相信这些人即使真的能够在镜子里看见自己也会内心相信自己是看不见的。Arthur现在一心只想睡觉,为了了结这件事情,他再一次妥协了,“那这样吧,你可以留下过夜。卧室给你,我睡客厅那张‘我费尽心思才放置妥当’的沙发。明天你就回去,回医院,回你愿意去的地方,我们就此为止。”

  但是Merlin不同意,他摇摇脑袋,呆坐在他的对面,沉着脸,下定决心要让他听懂自己的话。Merlin长长吸了口气,向他叙述最近这些天来他的所作所为,列举了一系列令人吃惊的证据。他引证了前天晚上大约十一点钟他和Guinevere的电话交谈。“你谈起不愿再听人谈论起你俩的事的理由,给她上了一堂故作庄重的道德课之后,Guinevere立刻挂断了电话。相信我!”他接着提及在拆箱时他打碎的两只茶杯,“相信我!”他又说起他醒得晚了,冲澡时被沸水烫伤的事,“相信我!”他还提起他一边找车钥匙一边独自发脾气。“你倒是相信我呀!”另外,他觉得他非常心不在焉,车钥匙都放在进门边上的小桌子上。电话公司的人星期二下午五点来,他让那人等了半个小时。“还有一次你啃着一个五香烟熏肉三明治,弄脏了衣服,在重新出门之前,你又换了身衣服。”

  “你现在相信我了吗?”

  “你刺探了我好几天,为什么?”

  “我怎么刺探你呢,这里不是水门大厦!又没有随处都是的摄像机和麦克风!”

  “怎么没有!那样和你的故事就更加吻合了,不是吗?”

  Merlin气恼又着急地说,“拿上你的汽车钥匙!”

  “我们去哪儿?”

  “去医院,我带你去看看我。”

  “哈,瞧你说的!马上就要深夜一点了,而我却要去城市的另一头到医院去登记,请值班护士同意十万火急地领我去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的病房,因为他的幽灵在我的房间里,因为我非常想睡觉,因为他非常固执,还因为这是唯一使他让我安静的办法。”

  “别的还有吗?”

  “别的什么?”

  “别的办法呀,你不是说你想睡觉吗?”

  “我究竟做了什么事得罪了圣父圣子圣灵,让我遇到这样的事?”

  “啊,你又不信上帝,在电话里跟你的老朋友谈起一件合同时你曾说:‘Gwaine,我不信上帝,如果我们做成这笔生意,是因为我们是最好的,要是我们失败了,那就得从中得到教训,对自己的行为做出反省。’那么就请你反省五分钟吧,我求你的只有这些。请相信我!我需要你,你是唯一……”

  Arthur拿起手机拨给了他的老朋友兼合伙人。

  “我吵醒你了吗?”

  “当然没有。现在是深夜一点,为了去睡觉我正等着你给我打电话呢。”Gwaine答道。

  “为什么?我应该给你打电话?”

  “不,你不应该给我打电话。是的,你吵醒了我。你脑袋是在洗澡时候进了水吗?这么晚了你想干什么?”

  “让你跟某个人通话,还要跟你说你的玩笑是越来越愚蠢了。”

  Arthur把手机递给Merlin,请他和他的合伙人说话。Merlin说他拿不住电话,他跟他解释他无法抓住任何物体。

  Gwaine在电话另一端已经不耐烦了,“你到底要我跟谁说话?”

  Arthur微笑着,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按下了免提。“Gwaine,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听得见。我说,你这在玩什么把戏?我可要睡了。”

  “我也一样,我也想睡觉,你安静两秒钟。Merlin,跟他说,现在你跟他说!”

  “如果你愿意的话。”Merlin耸耸肩说道,“你好,Gwaine,你肯定听不见我,但你的朋友听得见。”

  “好,Arthur,如果你给我打电话又什么都不说,那好吧,时间也实在太晚了。”

  “你回答他呀。”

  “回答谁?”

  “刚刚跟你说话的人。”

  “刚刚跟我说话的是你,我在回答你。”

  “你没听见其他人说话吗?”

  “告诉我,伙计,你是劳累过度瘫倒了吗?”

  Merlin用一种同情的眼神望着他。

  Arthur摇摇头。无论如何,如果他俩事先串通好,Gwaine是不会如此轻易松口的。

  扬声器里又传来Gwaine的声音,“你到底要我跟谁说话,Pendragon先生?”

  “这么晚打给你是我的错,忘掉刚才发生的一切。”

  “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样太奇怪了。你那边一切还好吗?你需要我的话我现在就过去。”Gwaine的声音充满了担心。

  Arthur立刻肯定地说:“一切都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那好吧,没什么,年轻人,你想做你的那些蠢事时,尽管吵醒我好了,不要有半点犹豫,我们是同甘共苦的合伙人。那么当你有像这样的蠢事时,你就吵醒我吧,我们一起来分享。好啦,我可以重新睡觉了吗,或者你还有其他什么事?”

  “不,没什么了。晚安,Gwaine。”

  他们各自挂上电话。

  “陪我去医院吧,本来我们早已到那儿了。”

  “不,我不陪你去,走出这个门就等于是传播这种荒诞不经的故事。我累了,先生,我想去睡觉。你可以睡我的房间,我睡沙发,要么你就离开这里。这是我最后的建议。”

  “那好吧,我发现你比我还要固执。你去卧室吧,我不需要床。”

  “那你,你干什么呢?”

  “这又关你什么事?”

  “这关我的事,就这样。”

  “我呢,待在客厅里。”

  “待到明天早上,然后……”

  “好的,到明天早上,谢谢你亲切的接待。”

  “你不会来卧室刺探我吧?”

  “既然你不相信我,你只要锁上你的门就行了。还有你不知道,如果这是你裸睡的缘故,那我告诉你,我早就已经看见过你了!”

  “我本来以为你不是个爱偷窥的人。”

  “是刚才在浴室里你逼我的!”Merlin提醒道,“我本来不应该是一个爱偷窥的人,而应该是个瞎子!”

  Arthur感觉自己几乎要脸红了,“晚安。”他一边说一边挪到卧室门口。

  “好的,晚安Arthur,做个好梦。”

  Arthur走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这真是个疯子,”他低声抱怨道,“真是个疯疯癫癫的故事。”

  Arthur扑到床上。带闹钟的收音机上绿色的数字显示时间是一点半。他瞧着这些数字一个个跳过去,直到两点十一分。他猛地跳起来,套上长袖卫衣和牛仔裤,穿上袜子,然后突然走进客厅。

  Merlin盘着腿靠着窗台坐着。当Arthur进去时,他没扭头,说道:“我喜欢这种景色,你不喜欢吗?这是让我情不自禁喜欢这个套间的原因。我喜欢这个海边的公园,夏天的时候,我喜欢打开窗,聆听大货轮的雾笛。我总是幻想着要数数在它们消失前,有多少浪涛撞碎在它们的船舷上。”他又叹息了一声,“不过我过去真的太忙了,现在才有机会实现。”

  “好,我们去医院。”Arthur语气生硬地跟他这样说,作为唯一的回答。

  “真的吗?是什么让你一下子决定了呢?”

  “你搅了我一晚,反正都是完蛋,今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也好。明天我还得工作。午饭的时候我有个重要会面,因此我必须得想办法睡上至少两个小时。我们现在就去那里。你快点好吗?”

  “走吧,我就来。”

  “你在哪儿和我碰头?”

  “我说了,我就来,相信我两分钟好不好。”

  Arthur相信在目前的情形下,他已经给予他太多的信任了。在离开房间之前,他又问了一遍他的姓氏。Merlin把自己的姓氏以及住院病房的楼层和号码都告诉了他:五楼505房间。他还说挺好找的,一共只有五个房间。可他却觉得等着他的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儿。Arthur关上身后的房门,下了楼梯,走进停车场。Merlin已经在汽车里,坐在后排。

  “我不清楚你是怎么做的,但这真的很厉害。你一定和胡迪尼一块儿干过!”

  “谁?”

  “胡迪尼,一位魔术师。”

  “你啊,你还真知道他。”

  “坐前面来吧,我可没有头盔。”

  “请你稍稍有点宽容心好吗?我才不会从你背后袭击你呢。我已经跟你说了我还不能做到很精确,能落在后座已是很不错了,尽管我集中意念想钻进汽车里面,我还是有可能落到发动机罩上的。我可以肯定地对你说我进步得越来越快了。”

  Merlin坐到他边上,两人都沉默不语。他瞧着窗外,Arthur在黑夜中疾驶。

  Arthur问他到了医院要采取什么样的态度。Merlin建议他假装是他意大利的一位表兄,刚刚知道这个消息,开了一天一夜的车来这里,清晨马上要乘飞机赶到爱尔兰,六个月以后才能回来。这样,尽管时间很晚了,也有允许他急切要去探望亲爱的表弟的借口。Arthur打心底觉得自己实在不像一个意大利人,料想自己的一会儿肯定要被揭穿。

  Merlin发觉他非常消极,便建议说,如果等一会儿还是这样的情况,倒不如明天再去,并一个劲儿地告诉他不应该担心。

  事实上,Arthur是由于他自己对这个小伙子的想象而担心。

  他的萨帕牌汽车驶进医院院区,Merlin让他向右转,然后开上从左数的第二条小道,并请他把车子紧挨在银松的后面停下。车一停稳,Merlin就把夜间进入的门铃指给他看,并明确告诉他不要按得过长,他们会恼火的。

  “谁会恼火?”Arthur问道,再次酝酿起的紧张的情绪被汽车停止后温暖舒适的空间带来的睡意给打败了。

  “那些护士,他们经常要从走廊的另一端走过来,他们不可能用意念开门。现在你醒醒……”

  “我是想好好醒醒。”Arthur长叹一口气说。

  Arthur下了车,按了两声短铃。一个戴着玳瑁眼镜的护士走来给他开门。她把门微微打开,问他想干什么。Arthur用编造的故事尽力说服对方,护士告诉他医院有规定,还说既然费心费神定了规定肯定是用来实行的,最后建议他只能推迟行期明天再来。

  Arthur以所有的规定都会有例外为由恳求她,又说了好多好话,最后总算看见护士动摇了。

  护士瞧了瞧手表,对他说:“我要到病区去转一圈,跟着我,不要弄出声音,什么都不要碰,十五分钟后你就离开。”

  Arthur抓起她无名指戴戒指的手吻了一下,作为答谢。

  “你们意大利人都像这样吗?”她问道,露出一丝微笑,并让他走进屋里,请他跟着。他们接着走进电梯直接上了五楼。

  “我带你去病房,我要去巡查一圈,然后再来找你。你什么都不要碰。”

  护士推开505的门,房间里半明半暗。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只有一盏在他头顶上的彻夜不关的小灯用于照明,他像是在熟睡。Arthur从门口只能勉强看到脸的轮廓,无法辨认。

  护士压低嗓音说:“我让门开着,进来吧,他不会醒的。但是要当心在他身边说的话,对于昏迷的病人,这说不定会有影响。反正这是医生们说的,要我说则又是另一码事了。”

  护士转身离开后,Arthur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Merlin立在窗边,请他过去:“过来,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Arthur在心里不停地自问来这里干什么。他走近病床朝下望去,发现他俩有着惊人的相似。躺着不动的年轻人比那个朝着他微笑、与他酷似的人要苍白一些。但除了这个细节之外,他们的相貌完全是一样的。他不由得向后倒退了一步。

  “这不可能,你是他的孪生兄弟?”

  “你真是让人失望。”Merlin再次嘟起嘴来,“我倒是希望我有一个兄弟,但不是这样躺在这里。这是我,躺在那里的就是我。帮帮我吧,尽力接受这种令人不能接受的事情吧。这里面没有弄虚作假,你也没睡着。Arthur,我只有你了,请务必相信我,你不能抛弃我。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是这六个月来唯一能够和我交谈的人,唯一能够感觉到我的存在并且听到我说话的人。”

  “为什么是我?”

  “我对此也一无所知,这一切并没有丝毫的逻辑联系。”

  “‘这一切’,实在有点——吓人。”

  “你以为我就不害怕吗?”

  Merlin非常害怕,是的,非常非常地害怕。

  Merlin看见的是自己的躯体,插着导尿管和维持养料的输液管,躺在床上,像一棵蔬菜一样每天一点一点地枯萎下去。对于Arthur提出的问题,他没有任何答案,而且从事故发生后他自己每天也在自问。“我的问题你连想都想不到。”Merlin带着忧郁的目光把他的疑惑和恐惧告诉他:“这个谜还要延续多久?他能否重新像一个正常的人那样生活,用自己的两条腿走路,把自己喜爱的人拥抱在怀里,哪怕这样的时间只有短短的数日?如果他最终是如此的结局,当初又何必要花费这么些年去学医?还有几天他的心脏便要停止跳动?我现在,看到的就是自己正在死去,但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我甚至不知道等我的躯体死去以后我会不会还会保持现在这种状态。”这一切都让他感到万分恐惧。“我是一个幽灵,Arthur。”他垂下眼睛,避免与他的目光接触。

  “要是死去的话,那早就得走了,否则肯定到处都会是幽灵。可你却还在这里。来吧,我们回家,我累了,你也一样。我带你回去。”

  Arthur本能地伸出胳膊挽住他的肩膀,紧紧地搂着,就像是为了安慰他一样。他转过身来,刚好和护士打了个照面,护士惊讶地盯着他看,接着问道:“你有点抽筋吗?”

  “没有啊,怎么啦?”

  “你的胳膊举在那儿,手指弯曲着,难道不是抽筋吗?”

  Arthur猛地松开Merlin的肩膀,把胳膊缩回到身边放直。

  “你看不见他,嗯?”他问护士。

  “我看不见谁?”

  “没有谁!”

  “你走以前是否要休息一下?你好像一下子变得很奇怪。”

  护士想让他振作起来,遇到这样的事,是会造成精神上的创伤的。“这是正常的,这会过去的。”

  Arthur非常缓慢地回答着,仿佛忘掉了字眼又在重新找寻似的,“没关系,一切都正常,我要走了。”

  护士担心他是否能找到回去的路。

  Arthur清醒过来,他让她放心,出口在过道的尽头。

  “那么我就不送你了,我在隔壁的病房还有事,我得去换床单,出了点小事。”

  Arthur向她道别,走进过道。护士瞧见他又把手臂向水平方向举起,嘴里还喃喃地说:“我相信你,Merlin,我相信你。”

  护士皱了皱眉头,转身走进隔壁的房间。“唉!是有这样的人,这种事会让他们的心灵受到震撼,这是无可非议的。”

  他俩冲进电梯。Arthur低垂着眼睛,一声不吭,Merlin也一句话不说。他们离开医院。

  一阵北风猛烈地吹入海湾,带来细细又扎人的雨丝,天气冷极了。Arthur拉起大衣的领子遮住脖子,然后给Merlin打开车门。“你稍微冷静一些,不要做穿墙越壁的事情,按常规办事,请吧!”Merlin像常人一样坐进了汽车,向他笑了笑。

  归途中两个人谁也没说一句话。Arthur专心注视着道路,Merlin透过窗口瞧着天上的云。

  一直到了家门口Merlin才开始说话,两眼依旧没有离开天空:“我是这么喜欢夜晚,喜欢它的安静,它那没有阴影的轮廓,还有人们在白天撞不上的月光。仿佛是两个世界在瓜分这个城市,它们彼此不相识,根本意识不到对方的存在。许多人黄昏时还出现在医院里,黎明就消失了。人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只有我们在医院里的人才了解他们。”

  “不管怎样,这是件荒诞的事情。承认这点吧。要接受这事还真不容易。”

  “对,不过我们总也不会就此把车停在这里,整个夜晚都唠叨个没完吧。”

  “反正我这晚上也没剩多少时间了!”

  “你停车吧,我在上面等你。”

  Arthur把车停放在房子外面,以免车库门的声音会吵醒邻居。他爬上楼梯走进房门,开门便看见Merlin已经盘腿坐在客厅的中间。

  “你刚才瞄准的是长沙发吧?”Arthur逗乐地问道。

  “不,我瞄准的是地毯,我刚好坐在上面。”Merlin抗议道。

  “撒谎,我敢肯定你瞄准的是长沙发。”

  “但我却要跟你说,我瞄准的是地毯!”

  “你真是个死不服输的人。”

  “我本想给你沏杯茶,但是……你得去睡了,你剩下的休息时间不多了。”

  Arthur向他询问事故的大致情形。Merlin告诉他那辆父亲所钟爱的凯旋车,这个“英国老女人”的任性无常,跟他说起去年夏初去Fareham的那个最终在Alexandra 公园结束的周末。Merlin再次重申他完全不记得事故发生的那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么你的恋人呢?”

  “什么?我的恋人?”

  “你出门去找她或他是吗?”

  “请你重新把问题组织一下,”Merlin微笑着说,“你的问题应该是:‘你有过恋人吗?’”

  “你有过恋人吗?”Arthur干巴巴地重复道。

  “谢谢你使用了过去时态,先生,我的但是,有过,有过一个男朋友。”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这关你的事吗?”

  “不。总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管这种事。”

  Arthur转过身朝卧室走去。他站在门口,让Merlin去床上休息,而他可以在客厅里歇息。

  Merlin感谢他的殷勤有礼,但是他在长沙发上很好。

  Arthur叹口气说道:“我真的要去睡了,Merlin,我实在太累了,根本没有办法思考今天晚上所有这一切事情的含义,我们明天再重新谈论吧。”

  关门前Arthur祝他晚安,Merlin提出最后一个请求:“你愿意亲一下我的脸吗?”

  Arthur低下头,面带疑问的神色。

  “你这个样子就像是个十岁的小男孩,我只是请你亲一下我的脸颊,先生。”Merlin再次重重地叹口气,过去他的妈妈总喜欢这么做,虽然他已经失去她的亲吻三年了,但事故发生后他对过去的怀念强度呈指数形式上升,不过他还不想显得这么软弱,“已经有六个月没人拥抱我了,连握手都没有。你就当作是初次见面的贴面礼行吗?”

  Arthur走回客厅,走近他,抱着他的双肩,亲了亲他两边的脸颊。Merlin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颈肩。Arthur感到自己很笨拙,一时不知所措。他笨手笨脚地抱住他,揉了揉他的头发。

  “谢谢,Arthur,谢谢这所有的一切。现在你去睡吧,你都要筋疲力尽了。我待会儿把你喊醒。”

  Arthur走进卧室,脱掉卫衣,把长裤丢到椅子上,然后钻进羽绒被里,几分钟就睡着了。当他睡熟后,留在客厅内的Merlin闭起双眼,全神贯注,然后以一种暂时的稳定落在床对面的安乐椅的扶手上。Merlin静静地望着他沉睡。Arthur的脸很安详,Merlin甚至发现在他嘴角透露出一丝微笑。

  Merlin就这样久久地看着他,直到最后睡意将他制伏。在事故发生后,这是他第一次睡着。

 

TBC

评论(4)
热度(42)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