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And Love Said No(Chapter 3后半部分)

  “你真是位天才,Arthur,你的马戏节目真是空前绝后了,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我没演节目,Gwaine,你的脑子太……怎么说呢,太传统,不能想象我所看见的东西。但你放心,我不会和你过不去的,自从昨晚以来,我自身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不管怎样,你听听你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呀,这真让人不敢相信!”

  “是的,你已经说过了。听我说,Gwaine,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既然你提议独自去签约,这很好。我真的几乎没睡,我要去休息。谢谢,我明天回来上班,一切都会好得多的。”

  Gwaine请他休几天假,至少休到周末——迁个新居,总是累人的。周末无论他需要什么,他都会帮他忙的。Arthur用反话感谢他,离开办公室,奔下楼梯。他走出大楼,在人行道上寻找Merlin。

  “你在这儿吗?”

  Merlin出现了,他坐在汽车发动机的罩盖上。

  “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真是非常抱歉。”

  “不,不必这样。无论如何,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做了。”

  “怎么做?”

  “逃学。整个白天都和灌木先生在一起!”

  Gwaine站在窗前,蹙着额头,瞧着自己的好哥们儿在街上自言自语,毫无理由地拉开乘客一侧的车门,又马上关上,绕过车头,然后坐到司机位上。他确信他最好的朋友要么是得了劳累过度抑郁症,要么就是脑子出了毛病。

  Arthur坐在驾驶座上,两手放在方向盘上叹了口气。他的目光盯着Merlin,默默地微笑着。

  Merlin感觉有点奇怪,也对他报以微笑。“被人家当作疯子真让人难以忍受,是不是?好在他还没有像男妓那样骂你!”

  “为什么?我的解释难道含混不清吗?”

  “不,一点也不含糊。我们去哪儿?”

  “去饱餐一顿,然后你把一切都详细地告诉我。”

  Gwaine继续透过他办公室的窗户监视着停在楼下大门前汽车里的朋友。当他看到Arthur在车里自言自语,和一个看不见的、想象出来的人讲话时,他决定拨打Arthur的手机。Arthur一拿起电话,Gwaine就请他不要开走,他马上下来,他必须跟他谈谈。

  “谈什么?”Arthur问道。

  “我下楼来告诉你!”

  Gwaine奔下楼梯,穿过院子,跑到萨帕轿车跟前,打开司机一侧的车门,几乎坐到他最好的朋友的大腿上:“过去点!”

  “见鬼,你不可以从另一边上车吗!”

  “如果我来开车不会打扰你吧?”

  “我搞不懂。来吧,换个座位!”

  Gwaine推开Arthur,坐到驾驶座上,他扭动车钥匙,敞篷轿车驶离了停车场。

  到了第一个十字路口,Gwaine突然把车刹住。“只问一个先决问题:你的幽灵现在和我们一起待在车里吗?”

  “对,他坐在后排,看见你鲁莽地钻进汽车里。”

  Gwaine打开车门,走下汽车,跟Arthur说道:“行行好,请你的卡斯帕(《鬼马小精灵》中的可爱幽灵)甜心下车离开我们。我需要单独与你进行一次私下的交谈。你们可以在你家再见面!”

  Merlin出现在前排车门的窗户外边。

  “我在南海公园等你,”Merlin不好意思地说,“我去那儿散散步。你知道,如果这太麻烦的话,你不一定要和他说真话,我不想让你陷入尴尬的处境!”

  “他是我的合伙人,又是我的老朋友,我不能跟他撒谎。”

  “你是在和杂物箱说我呢!”Gwaine接过话说,“我呢,你瞧,昨晚我打开冰箱,我看见了光线,我钻了进去,而且我和黄油和色拉谈了你半个小时。”

  “我不是跟杂物箱在说你,而是跟他!”

  “那么好吧,你请卡斯帕甜心去熨他的床单,让我们可以互相交谈一下!”

  Merlin消失了。

  “它走了?”Gwaine有点烦躁地问道。

  “是他,不是它!是的,他不在这儿了,你太粗鲁了!好了,Gwaine,你要玩什么把戏?”

  “我玩什么把戏?”Gwaine愤愤然地反问。上帝,这家伙对一个幽灵可都比对自己客气!

  Gwaine重新开动汽车,“我没玩什么把戏,我只是更喜欢我俩在一起,我想跟你谈点私事。”

  “什么私事?”

  “在失恋好几个月之后,有时会出现的副作用。”

  Gwaine滔滔不绝,说个不停。Guinevere不是那个人,Arthur Pendragon生命中的那个人,她无缘无故带给Arthur许多痛苦,她根本就不值得他去爱。总之这个女人是个有幸福残缺的人。Gwaine真诚地说,在他们分手之后,她就更不值得使Arthur处于这种境地了。自Vivian之后,他从未像这样被毁过。Vivian,他明白,但坦率地说,Guinevere……

  Arthur提醒他,在和Vivian交往的那段时期,他们都才十九岁,而且他从未跟她调过情。事隔十五年后Gwaine重又提起他,只因为是他先见到她!Gwaine马上否认自己提起过她。

  “至少每年两三次!”Arthur反驳道。

  Gwaine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从记忆的匣子里钻出来了,我甚至都没能回想起她脸的模样!”

  Gwaine开始用手比画,一下子变得烦躁起来。“但是这件事你为什么从来不想跟我说实话?真该死,你承认吧,你和她一起出去开心过。既然这事如你所说已经有十五年了,现在已经失去时效性了!”

  “你真是跟我瞎扯,Gwaine,你跑出办公室赶下楼梯,我们又正在开车穿过城市,不是因为你突然想要和我谈谈Vivian Olaf吧!还有,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你想不起她的脸,但是无论如何你还没忘掉她的姓!”

  “这就是你那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吗?”

  “不是,我要和你谈谈Guinevere。”

  “你为什么要跟我谈她?从今天早上起这是第三次了。我没见过她,我们也没通过电话。如果你因为这件事而忧虑不安的话,就没必要用我的车把我们开到这里来,我们现在已经到了Saint Roman's Rd?发生了什么事,她请你吃饭了?”

  “你能想象我愿意和Guinevere共进晚餐?自从你们待在一块儿我就很难请她吃饭了,而且每次吃饭你都在。”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让我穿过大半个城市?”

  “什么都不为,为了跟你谈谈,为了让你跟我谈谈。”

  “谈什么?”

  “谈你!”

  Gwaine拐向左边的道,把萨帕车开进了一幢墙面贴满白色瓷砖的大楼的停车场。

  “Gwaine,我知道这会让你觉得不可思议,但我确确实实遇到了一个幽灵!”

  “Arthur,我知道这会让你觉得不可思议,但我确确实实是带你来做一次全身检查!”

  Arthur一直瞧着他的朋友,这时他突然掉过头,盯住楼房正面的墙壁,上面赫然写着“Bluebell Nursing Home”。Arthur用近乎吃惊的口吻说道:“你把我带到医院来了?你不是开玩笑吧?你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你!但当你做了扫描后,我会更加相信你。”

  “你想让我做一次扫描?”

  “好好听我说,王子殿下!如果某一天我来上班时,脑袋像一个被夹在自动扶梯里有一个月的家伙一样,我好端端地待着,却又一下子怒气冲天地走出门去,你从窗口看见我走在人行道上,双臂举在半空中,与地面呈九十度直角,然后为一个不存在的人打开车门,而且对所造成的影响不满,继续在车里指手画脚地说话,就像是在和某个人说话一样,但却没有人,真的是空无一人,那么,我对你做的唯一解释就是我刚才碰到了一个幽灵,我希望你也会像我现在为你担忧一样,同样为我担忧。”

  Arthur露出一丝微笑,摇摇脑袋,“当我在壁橱里碰见他时,我还以为是你跟我开的一个玩笑。”

  “你跟我来,现在你去让我放下心来!”

  Arthur任由他拽着胳膊,一直被拖到诊所的接待大厅。接待小姐用目光尾随着他俩。Gwaine让Arthur坐在一把椅子上,命令他不要走动。他对Arthur的行为就像大人对待一个不大听话、随时可能溜出他的视野范围的小孩一样。然后他来到接待柜台招呼那个年轻女人,一字一顿地强调说:“是个急诊!”

  “哪种类型?”她语气生硬地问道,态度显得颇不客气,因为Gwaine所用的口气清楚地表明了他的恼火和不耐烦。

  “坐在那边椅子上的那种类型!”

  “不,我问你是哪种性质的急诊?”

  “脑颅创伤!”

  “怎么引起的?”

  “爱情是盲人,而他却把时间都花在让自己的脑袋挨盲人白色拐杖的敲打上,于是经过努力,终于以伤害了自己的脑袋而告终!”

  护士觉得这一番回答很滑稽,却又不能确定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既无预约又无医生的处方,她对此无能为力,并表示为此非常抱歉!

  “请稍等会儿再说抱歉!”当他说完后她会抱歉的,他说道,并用一种专横的口气问:“你们这个诊所是不是Bluebell Nursing Home?”

  接待小姐点点头。

  Gwaine用同样激烈的口气告诉她:“我的建筑事务所的六十位同事每年都要来这里做年度身体检查,女同事会来生小孩、带孩子来接种疫苗,或者看伤风感冒、咽喉炎和其他乱七八糟的毛病。”他连气都没换又接着说,“所有这些可爱的病人,同时也是这家医院的顾客,都是由他对面这个狂怒的人所领导,而且同样也是坐在对面椅子上那位神情慌乱的先生的下属。

  “怎么样,小姐,要么你们的医生马上给我的老伙计看病,要么我向你保证,我的下属中不会再有一个人来踏你们这家豪华诊所的擦鞋垫,甚至不会有人来这儿包扎伤口!”

  一小时后,Arthur在Gwaine的陪伴下开始全身的系列检查。先是做动态心电图(医生在他的胸部贴上许多电极片,让他在固定在室内的自行车上踩二十分钟),接着抽血化验(Gwaine此时不能留在化验室)。然后,一位医生为他做了一系列神经病学的测试(医生让他抬起一条腿,眼睛睁开、闭上,又用一个小锤敲他的肘、膝和下巴,甚至还用一根针去刮他的脚掌)。最后在Gwaine的压力下,医生同意为Arthur做CT扫描。检查室用大玻璃墙隔成两半。一个半间庄严地摆放着圆筒形的机器,它的中间是掏空的,这样,病人的整个身体都能被纳入其中(正因如此人们经常将它比喻为巨大的石棺);另一个半间是操纵室,里面摆满了控制台和用粗大黑色电缆束连接的控制器。Arthur平躺着,脑袋和腰部都被束缚在铺着白色床单的狭窄的平台上,医生摁了一个按钮把他慢慢地送入机器内部。他的皮肤和机器圆筒内壁之间的空隙只有几厘米,他丝毫动弹不得。医生曾警告他说也许会有幽闭恐惧症的极度感觉。

  在这一检查过程中Arthur都是独自一人,但是他可以随时与坐在玻璃墙另一边的Gwaine或者医生交谈,因为他被困的“洞穴”里有两只喇叭。其他人在操纵室里可以与他谈话,而他只要按住医生塞进他手里的一个小小的塑料梨形物,便可开启麦克风说话。门又被关上,机器开始发出持续不断的撞击声。

  “他要经受的那些滋味不好受吧?”Gwaine开心地问道。

  医生回答说这滋味相当不舒服。许多有幽闭恐惧症的病人受不了这种检查而只能半途终止:“肉体上并不痛苦,但是这种幽闭和声音使人无法忍受。”

  “我们可以跟他说话吗?”Gwaine接着问道。

  他摁下身边的黄色按钮,便可以与他的朋友交谈。医生明确指出最好等扫描器不发声时再通话,否则Arthur答话时,下颌的活动会使得底片模糊。

  “在那上面你瞧见他脑子内部了吗?”

  “是啊。”

  “我们可能发现什么?”

  “任何反常的形态,譬如,动脉瘤……”

  电话铃响起,医生拿起听筒。说了几句话后,他请Gwaine原谅,他必须离开一会儿。他请他什么都不要动,一切都是自动的,他过几分钟就回来。

  医生离开控制室后,Gwaine透过玻璃瞧着他的朋友,一丝奇怪的微笑爬上他的嘴角。他的眼睛移到麦克风那个黄色按钮上。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摁了下去:“Arthur,是我!医生有事走开了。但你不用担心,我在这里,监视机器正常运转。这边有这么多的按钮真让人不可思议,就像是在飞机的驾驶舱里。而开飞机的正是我,驾驶员已经跳伞跑了!我说,老兄,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有关情况了吗?怎么样,Vivian,你没跟她一块儿出去,但你还是跟她有过什么,是不是?”

  当他们离开诊所走向停车场时,Arthur的胳膊下夹着十几个牛皮纸信封,里面装着一切完全正常的检查报告。

  “现在你相信我了吧?”Arthur颇为得意地问道。

  “你把我带到办公楼,然后按已经讲好的那样,你回家休息吧。”

  “你回避了我的问题。现在你已知道我脑子里没有长什么奇怪的东西,你相信我了吧?”

  “你听我说,Arthur,回去休息,所有这些都可能来自过度劳累后的发作。”

  “Gwaine,我是严格地按你的医学检查规则办事的,你也得按规则办事!”

  “我不能肯定你的规则是否让我感到有趣!我们以后再谈,我得直接赶去签约的地方,我去搭出租车。下午晚些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

  Gwaine把他单独一人留在萨帕车里。Arthur离开停车场驶向南海公园。从他内心深处,Arthur开始喜欢这个故事,喜欢它的主角以及因他而不断造成的奇特情况。

  *


  这家接待游客的餐馆构筑在海边的悬崖峭壁上,俯瞰着英吉利海峡。大厅里几乎坐满了人,吧台上面有两台电视机,正在向客人们播放两场棒球比赛的实况。越来越多的人在拿比赛输赢打赌,这些打赌的人都坐在大玻璃窗后面的桌子周围。

  Arthur正要点一瓶法国波尔多的赤霞珠葡萄酒,这时,他突然一阵战栗,惊奇地发现Merlin正在用他的裸足抚摸着他,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两眼闪着狡黠的目光。

  他感觉受到了挑逗,便用手抓住他的脚踝,顺着他的大腿往上摸:“我也感觉到你了!”

  “我刚才想证实一下。”

  “你得到了证实。”

  正在点单的服务小姐不解地噘噘嘴问道:“你感觉到什么了?”

  “没什么,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你刚才还跟我说,‘我也感觉到你了!’”

  Merlin露出灿烂的微笑,Arthur向他说道:“这是很容易的,像这样我会被当作疯子关起来。”

  “这样也许更好些。”服务小姐答道,耸耸肩转过身去。

  “我能点菜吗?”他大叫起来。

  “我让Osgar来点,看看你是否也会感觉到他。”

  几分钟后Osgar来到Arthur跟前,他几乎比他的女同事更加女性化。

  Arthur要了一份鲑鱼炒鸡蛋,另加一杯调味的番茄汁。这回他等着服务生走开,以便问问Merlin这六个月来的寂寞和孤独。

  Osgar站在大厅的中间,难受地瞧着Arthur独自一人说着话。交谈刚开始,他就在一句话的中间打断他,问他是否带了手机。Arthur看不出其中的关系,点点头表示带了。

  “打开手机,装作打电话的样子,否则他们真的要把你给关起来了。”Arthur转过脸去,发现好几桌客人的目光都瞪着他,有几个正在吃午餐的人几乎被这个讲话无的放矢的人打搅了。他拿起手机,装模作样地按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高声叫了声“喂”。那些人继续盯了他几秒钟,而后情况又变得差不多正常了,他们又开始用餐。

  他拿着手机向Merlin提问。

  Merlin说变成透明的最初的那段日子,他自己开心不已。他向Arthur描述了这种历险之初所体验到的绝对自由的感觉。对于自己的着装、发型、脸的模样,根本不必再做任何考虑,没有人会再看你。不再有义务,不再有条条框框的规矩,也不再需要排队,可以走到大家前面又不会妨碍任何人,没有人会再根据你的举止来评判你。用不着再装作谨慎小心,可以倾听别人的谈话,看见瞧不见的事物,听见听不见的声音,置身于无权出现的地方,没有人会看见你或听见你。

  “我可以置身于白金汉宫体验王室生活,顺便再倾听一些国家机密;坐在布拉德·皮特的膝盖上或者和汤姆·克鲁斯一起冲淋浴。”

  所有或几乎所有的一切对他都成为可能。博物馆关门后照样可以进去参观,不用付钱就可以进电影院,还可以睡在豪华大旅馆里,登上战斗机,参加最精细复杂的外科手术,秘密地访问研究实验室,在大桥的桥墩顶端行走,在话剧舞台上和演员们一起蹦蹦跳跳。

  Arthur把手机贴在耳朵上,他突发奇想,想知道他是否至少有过其中的一次经历。

  “没有,我有点恐高,我不喜欢飞机;伦敦太远,我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去这么遥远的地方;昨晚是我第一次睡着,所以那些豪华五星酒店对于我毫无用处;至于那些商店,要是什么东西都触摸不到,它们又有什么用呢?”

  “那么布拉德·皮特和汤姆·克鲁斯呢?”

  “他们就像那些商店一样!”Merlin近乎是气急败坏地嘟囔着。

  Merlin非常真诚地告诉他做一个幽灵一点都不好玩。他觉得那更多的是让人感动。一切都可以接近,但一切又都不可能。他想念他所爱的那些人。他无法再跟他们接触。

  “我不再存在。我可以看见他们,但这给我带来的痛苦要多于幸福。也许这就是炼狱,一种永恒的孤独。”

  “你相信上帝吗,Merlin?”

  “不,但处于我这个环境,人就会有点这样的倾向:把相信的和不相信的东西全部重新加以考虑。过去我也不相信鬼魂。”

  “我也不相信。”Arthur耸耸肩。

  “你不相信鬼魂吗?”

  “你不是一个鬼魂。”

  “你这样认为?”

  “你还没有死,Merlin,你的心还在某个地方跳动着,只是你的灵魂在别处活着。这两者只是暂时分离,就是这样。必须找一下是什么原因,以及如何将它们重新结合到一块儿。”

  “注意,Arthur,即使从这个角度看,这依然是一个后果非常严重的分离。”

  这是一个在他的理解范畴之外的现象,但是他不打算就此止步。Arthur依旧握着电话,坚持自己要搞明白这一切,而且必须寻求并且发现使他重回肉体的办法,必须让他脱离昏迷,这两个现象是互相联系的,他补充道。

  “对不起,但是从这点上,我相信你在寻求中已迈出了一大步!”

  Arthur没有理会他的挖苦,而是向他提议回家,在网上开始一系列的调查。他想统计所有与昏迷有关的东西:科学研究、医学报告、书目、故事、证词,尤其是那些有关病人在长期昏迷后重又醒过来的资料。“我们得找到这些人,去问问他们。他们的证词可能是非常重要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别无选择。”

  “请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一旦介入此事,你要花费多少时间吗?你有你自己的工作和职责。”

  “你真的是个非常矛盾的家伙。”

  “不,我很清楚。你没发觉大家都对你侧目而视,因为你独自和饭桌说了十分钟的话。你得知道,等你下次来这家餐馆时,他们就会对你说客满了;因为人们不喜欢异类,一个家伙独自一人用餐时指手画脚地高声说话,不是会打扰其他人吗?”

  “这座城里有一千多家餐馆,我大有选择的余地。”

  “Arthur,你是个可爱的人,一个真正可爱的人,但你缺乏现实感。”

  “说到缺乏现实感,我无意伤害你。但是,我想在目前情形下你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别玩文字游戏,Arthur。不要轻率地和我许诺,你永远都不可能解决这样一个谜。”

  “我从来不做空头许诺,还有,我也不是个可爱的人!”

  “别让我有徒然的希望,你完全没有时间。”

  “我不喜欢在餐馆里这样做,但既然你硬逼我,对不起,请稍等两分钟。”

  Arthur装作挂上电话,他的目光仍盯着Merlin,然后开始拨打他的好兄弟的号码,感谢他上午为他所牺牲的时间,感谢他的关心。Arthur用几句劝慰的话让他放心,同时又说实际上他真的快要因过度劳累而发病了,为了公司也为了Gwaine,他最好休息几天。Arthur还向他通报了手头有关材料的一些主要信息,并告诉他,George将随时听从他的吩咐。Arthur说自己太累了,什么地方也去不了,不管怎样,他反正待在家里,有事可以打电话找他。

  “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从职业的责任中解放出来了,我向你建议,我们立即开始寻找。”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Merlin愣在那里。

  “你可以用你的医学知识帮助我开始。”

  Osgar拿来账单,默默凝视着Arthur。Arthur睁大双眼,模仿了一个吓人的动作,舌头伸得老长,然后一下子站了起来。Osgar往后倒退了一步。

  “我本来以为你们这儿的菜还会更好些的,Osgar,我非常失望。来吧,Merlin,这地方下回不值得再来了。”

  在回家的车子里,Arthur和Merlin讲了他打算实施的调查研究的方法。他们彼此交换了观点,对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有了一致的意见。

 

TBC

 

 

评论
热度(36)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