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And Love Said No(Chapter 7)

♔这个故事送给甜心  @归雁 ,感谢大家对小若的支持~

♔Marc Levy(马克·李维)《假如这是真的》AU

♔前文: [1] [2] [3] [3后半部分] [4] [5] [6]    [AO3]

♔这是个非常浪漫的故事,想分享给大家。这个故事更像是一次改写,会出的比较快~期待大家留言~

------------------- Chapter 7 ------------------- 

 

  二十二点整,Gwaine把救护车停在Arthur公寓楼下的车库里,然后去按Arthur的门铃。“我准备好了。”他说。

  Arthur打开门,Gwaine往后退了一步,“我们的金发王子呢?”

  为了“降低识别度”,Arthur把头发染成了黑色。他没有解释,直接递给Gwaine一个包:“穿上这件白大褂,戴上这副眼镜,这是平光镜。”

  “你没有假胡子吗?”

  “我等会儿在路上再跟你解释,好了,该走了,我们得在二十三点医院换班时准点赶到那里。Merlin,你跟我们一起去,我们需要你。”

  “你在跟你的幽灵说话吗?”Gwaine干巴巴地问道。

  “和某个跟我们在一起但你又看不见的男人说话。”

  “所有这一切都是一个玩笑吧,Arthur?要不就是你真的疯了?”

  “都不是,你不可能理解,所以说了也没用。”

  “我最好还是变成巧克力块儿,马上就变,那样时间会过得更快,而且我在锡纸里可以少担点儿心。”

  “这是一个选择。好啦,赶紧走吧。”

  他们俩装扮成医生和救护车司机,走下车库。

  “你这救护车,它打过仗了!”

  “对不起,我找到哪辆就开哪辆,说不定Percy待会儿还会挨顿臭骂呢!你为什么不干脆扮个德国军官跟我说话,上帝,真是不可思议!”

  “我开个玩笑,这车很不错。”Arthur坐进车里,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就知道他会帮你这个忙的。”

  “行行好吧,能再别提了吗?我真是宁愿把自己塞进油箱里也不想再听你提起这件事。”

  Gwaine发动汽车,Arthur坐在一边,Merlin夹在他们俩中间。

  “Pendragon医生,你要旋转警灯和警报器吗?”

  “你能不能稍微正经点?”

  “哦,不能,老兄,现在尤其不能。如果我一本正经明白我自己正在一辆从我前任的继父那儿借来的救护车里,冒着坐十年大牢的风险,和我的好哥们儿去医院偷一具躯体,我就有清醒过来的危险,那样你的计划就要化成泡影了。所以我要尽力让自己保持非常不正经,继续相信自己在做梦,在做一个噩梦。请注意,好在我老是觉得星期日晚上太没劲了,这样也还能有点刺激。”

  Merlin笑了起来。

  “这让你好笑了是吧?”Arthur微笑着说道。

  “你这自言自语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

  “我没有自言自语。”

  “好吧,后排座上有一个鬼魂!但别跟它密谈了好吧,这让我很烦!”

  “是他!”

  “什么他?”

  “这是个男医生,而且你所说的话他全能听见!”

  “给我来几支跟你一样的那种烟吧!”

  “开你的车!”

  “你们俩总是这样吗?”Merlin笑着问道。

  “经常这样。”

  “经常什么?”Gwaine问。

  “我没跟你说话。”

  Gwaine突然急刹车。

  “你怎么啦?”

  “别搞了!我向你发誓这让我很恼火!”

  “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Gwaine做着鬼脸用刻薄的语调重复道,“你那自言自语的荒唐习惯。”

  “我没有自言自语,Gwaine,我是在跟Merlin说话。请你相信我。”

  “Arthur,你真的是完完全全昏了头了!事情必须马上到此为止!你需要帮助!”

  Arthur提高嗓门:“什么都得跟你讲两遍!该死的!真是见鬼!我只是请你相信我!”

  “如果你要我相信你的话,那么你必须什么都给我解释清楚!”Gwaine大声叫道,“因为像刚才那样,你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精神错乱的疯子!你做疯疯癫癫的事,你独自一人说话,你相信这些胡扯瞎吹的鬼魂故事,还把我也拖进这个扯淡的虚构故事里!万一警察查到这辆车,就连Percy说不定也会受到牵连!”

  “开车吧,算我求你了,我会尽力向你解释的。Gwaine,你必须要尽力地理解它。”

  救护车穿越城区,Arthur向他的同伴解释这个依旧是无法解释的事情。Arthur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从最早的浴室壁橱开始一直到今晚。

  他暂时忘了Merlin在场,他向Gwaine谈起他,他的目光、他的生活、他的疑虑、他的勇气和力量,说起他们之间的交谈,他们在一起的甜蜜时光,他们之间的争吵拌嘴。Gwaine打断了他。

  “假如他真的在这里,小伙子,你可要掉到泥沼里倒大霉了。”

  “为什么?”

  “因为你刚才说的,是一份货真价实的内心独白。”

  Gwaine转过头来盯着他的朋友,然后露出得意的微笑说:“不管怎样,你相信你的这个故事。”

  “我当然相信啦,怎么了?”

  “因为刚才你真的红过脸。我还从来没有见你红过脸。”接着Gwaine说起大话来了,“我们要去劫持你的躯体的那位先生听着,如果你真的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朋友已是爱得很深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

  “闭嘴,开你的车!”

  “我会相信你的故事的,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我在想,如果友谊不是用来分享所有的妄想和狂热的,那又是什么呢?瞧,医院到了。”

  “你们真是阿伯特和科斯台罗(一对著名的喜剧搭档演员)!”Merlin打破他的沉默说道,满脸容光焕发。

  “现在我开到哪儿去?”

  “去急诊部大门,然后停在那里。把旋转警报灯打开。”Arthur命令道。

  “遵命,长官!”

  他们三人下了车朝接待处走去,一位女护士迎上他们。

  “你们带来了什么?”她皱着眉头问道。

  “没什么,我们来你们这儿是要接走某个人。”Arthur用一种命令的口气答道。

  “是谁?”

  他自称是Valiant医生,他来负责接管一位名叫Merlin Emrys的病人,今晚他要转院。护士立刻请他出示转院的文件。Arthur把一沓单子递给她。护士满脸不悦,抱怨他们正好赶上换班的时候来!办这事儿至少也要半个小时,而她再过五分钟就要下班了。

  Arthur对此表示歉意,说是在此之前病人很多。

  “我也觉得很抱歉。”女护士答道。她告诉他们在五楼505房间,她待会儿在那些单子上签字,然后走的时候会把这些单子放到他们救护车的长凳上,还会和接她班的人通气的。要转院并不仅是一个小时的事!

  Arthur禁不住答道他们来得往往都不是时候,“总是不是太早就是太迟。”

  护士只是给他们指了指路。

  “我去找担架车,”Gwaine说道,以免发生口角,“我在楼上和你碰头,医生!”

  女护士只是嘴上说要帮他们忙,但根本动都没动。Arthur也谢绝了她的参与,并请她取出Merlin的病例档案,和其他的单子一起放到救护车上。

  “病例档案要留在这儿,它是通过邮局寄送的,这个你应该知道。”她说。

  突然她犹豫了一下。

  “我知道,小姐,”Arthur旋即答道,“我只是说病人最后一次的体检情况,那些常规统计,动脉血气分析,全血细胞计数,化学指标,血细胞容积数。”

  “你应付得真不赖,”Merlin惊讶地悄悄说,“你在哪儿学的?”

  “电视上看的。”Arthur低声答道。

  他可以在病房里查阅这份报告,护士提出陪他一起去。Arthur谢绝了她,请她按时下班,他可以独自应付。今天是星期日,她本来应该好好休息。Gwaine刚好推着担架车过来,他抓住同伴的胳膊,迅速把他拉到走廊里。

  电梯把他们三人带到五楼。电梯门打开时,Arthur对Merlin说:“目前情况还不错。”

  “是啊!”Merlin和Gwaine一齐回答。

  Gwaine愣了下,突然问道:“你是在跟我说吗?”

  “跟你们俩。”

  一位年轻的见习医生一阵风似的从一间病房钻出来。他走到他们身边,突然停住脚步,瞧瞧Arthur的白大褂,抓住他的肩膀。“你是医生吗?”

  Arthur吃了一惊。“不,哦,是,是的,什么事?”

  “请跟我来,我在508房间遇到了麻烦。上帝,你真是来得巧!”

  医学院学生向刚才从那里出来的那间病房跑过去。

  “我们怎么办?”Arthur惊惶失措地问道。

  “你问我怎么办?”Gwaine答道,他也是惊恐万分。

  “不,我是问Merlin!”

  “我们去那儿吧,没有其他的选择。我来帮你。”Merlin向他说道,他此时突然变成了最冷静的一个。

  “我们去那儿吧,没有其他的选择。”Arthur高声重复道。

  “怎么,我们去那儿吧?你又不是医生,也许在我们没弄死某个人之前你就应该停止你的疯狂行为!”Gwaine连声音都变了。

  “他会帮我们的。”

  “啊,但愿他会帮我们!”Gwaine伸出两臂举向天空,“可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也搅和在里面呢?”

  他们三人一起走进508房间。见习医生站在床头,一位护士等着他们。

  见习医生惊恐万状地跟Arthur说:“病人刚才开始心律不齐,这是个严重的糖尿病患者。我不能将心律恢复正常,我只是三年级的学生。”

  “这看上去够呛。”Gwaine抱着胳膊,强装镇定。

  Merlin在Arthur耳边悄悄说:“撕下心脏监控仪出来的纸带,然后拿到我可以看到的位置查看它。”

  “把这屋子的电灯打开。”Arthur用命令的口气说。

  接着,他走到床的另一头,一把撕下心电仪的记录纸带。他展开纸带,掉过头去悄声问:“你瞧见了吗,这儿?”

  “这是心室心律不齐,他真是个废物!”Merlin没好气地说,

  Arthur一字一句地重复道:“这是心室心律不齐,你真是个废物!”

  Gwaine翻了个白眼,把手放在前额上。

  “我很清楚这是心室心律不齐,医生,但是怎么办呢?”

  “不,你什么都不清楚,你真是个废物!还问我怎么办!”Arthur怒气冲冲地训斥道。

  “问问他注射过什么药。”Merlin抓住他的肩膀说,生怕他真的冲上去把手里的纸带甩到见习医生的脑门上。

  “你给他打了什么药?”

  “什么都没有!”女护士用一种高傲的口气代替见习医生回答,可见她也被见习医生激怒到何种程度了。

  “我们正处在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医生!”

  “你真是个废物!”Arthur训斥道,“还问我怎么办?怎么办!”

  “该死的,你又不是给他上课!这个家伙眼看就要死了呢!我的朋友,哦,医生!米尔班克,咱们直接去米尔班克就是了!”Gwaine在一边捶胸顿足地说。(伦敦曾设有米尔班克监狱,于1890年被拆毁,现在其上建了泰特美术馆。)

  “安静点,老兄。”Arthur扭头对Gwaine说,然后转身朝向护士,“请原谅他,他是个新来的,但只有他这一个担架夫了。”

  Gwaine瞪着他,右手掐自己的左臂,试图把自己从噩梦里叫醒。

  “肾上腺素,注入两毫克,做一个中央穿刺,但要这么做,事情会复杂起来,我亲爱的!”Merlin语气冷静地说。

  “肾上腺素注入两毫克!”Arthur大声喊道。

  “还来得及!我去准备药水,医生,”护士说,“我指望有人能控制局面。”

  “然后做一个中央穿刺吗?”Arthur抱起胳膊,用半信半疑的口吻宣布道。他又突然提高音调,厉声问见习医生:“会做中央穿刺吗?”

  “让护士去做,她会高兴得发疯,医生从来都不让他们做这事。”Merlin在见习医生回答之前说道。

  “我从来没有做过。”见习医生说。

  “小姐,你来做中央穿刺吧!”

  “不,你来吧,医生,我很喜欢做,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我给你做准备。无论如何,要谢谢你的信任,我能感觉得到。”护士走到病房的另一头去准备针和针管。

  “现在我怎么办?”惊慌失措的Arthur低声问。

  “我们离开这儿,”Gwaine抓住他的胳膊答道,“你不会做中央穿刺,就是旁侧穿刺也不会!什么都不会!我们赶快溜掉吧,伙计!”

  Merlin反而相当冷静地说:“你走到他面前,瞄准他胸骨下两指的地方,你知道什么是胸骨吧!要是你的位置不对我会指点你的,你把针倾斜到十五度,然后渐渐地但又要果断地刺入。如果你成功,会流出一股接近白色的液体,如果失败,流出的就是血。你试试初学者的运气。否则,我们,还有那个躺着的家伙,真的都要完蛋了。”

  “我做不了这个!”Arthur低声咕哝道。

  “你别无选择,他也没有,要是你不做,他必死无疑。”

  “你刚才叫我亲爱的来着?还是我在做梦?”

  Merlin没有回答,推了他肩膀一下:“去吧,穿刺前先吸足一口气。”

  护士朝他们走过来,把穿刺针管交给Arthur。

  “抓住塑料的那端,祝你好运!”Merlin低语道。

  Arthur把针对准Merlin刚才告诉他的那个位置。护士全神贯注地瞧着他。

  “好极了,”Merlin低声说,“稍稍再斜一点,再斜一点,好了,对,就这样,现在,一下插进去。”

  针尖刺入病人的胸廓。

  “停,关闭管子这头的小开关。”Merlin指挥道。

  Arthur照办了。一股不透明的液体开始从管子里流出来。

  “太棒了,你干得就像大师一样,”Merlin开心地说,激动地抱住他,又亲了他的脸颊一下,“你刚刚救了他一命。你不当医生真的太可惜了!”

  “你是有多‘出乎意料’?”Arthur以一种极不自然的姿态愣了一秒钟,立刻站端身体,咳嗽了一下。

  Merlin笑了笑,站到一边,没有回答他。

  Gwaine起先两次几乎要昏厥过去,最后他低声重复念叨着:“简直没法相信,简直没法相信……”

  糖尿病人的心脏从挤压着它的液体中解脱出来,重新恢复正常的节律。护士对Arthur再三表示感谢,“现在我来照料他。”

  Arthur和Gwaine向她道别后回到走廊。

  离开房间时,Gwaine禁不住又把头伸进房门,冲着见习医生喊道:“你真是个废物!”他边走边跟Arthur说:“刚才你真把我吓坏了!”

  “是他帮了我,他把所有的步骤都悄悄告诉了我。”Arthur低声说。

  Gwaine点点头:“我要醒了,等我以后打电话告诉你我现在正做着的噩梦的时候,你肯定会笑死的,你现在甚至想象不出你会怎样笑话我!”

  “走吧,Gwaine,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Arthur接口道。

  他们三人一起走进了505房间。Arthur摁了一下开关,日光灯开始闪烁起来。他走近病床。

  看见躺在那里的苍白虚弱的Merlin就让他心口一阵刺痛,严肃紧张的表情又重新回到脸上。“来帮我。”他声音低沉地对Gwaine说。  

  “是他吗?”

  “不,是边上的那个。那还用说,当然是他了!把担架车靠到床边来。”

  “你一辈子都在干这活儿吗?”

  “就这样,把你的双手放在他的膝盖下,小心输液管。我数到‘三’就把他抬起来。一,二,三!”Merlin的躯体被放到担架车上。Arthur折拢他身上的被子,摘下输液的大瓶子,把它挂在他头顶的钩子上。

  “第一阶段已经完成,现在我们赶快下去,但不要匆忙。”

  “是,医生!”Gwaine用调侃的腔调回答道。

  “你们俩应付得很不错。”Merlin低声说。

  他们向电梯走去。那位女护士从走廊的一头喊他,Arthur慢慢地转过身去。

  “什么事,小姐?”

  “现在一切都正常了,需要我帮一把吗?”

  “不用了,这儿也一切正常。”

  “再次谢谢你。”

  “不用谢。”

  电梯门打开了,他们钻了进去。Arthur和Gwaine不约而同地舒了口气。

  “三个顶级时装模特陪陪,两个星期夏威夷玩玩,一辆泰斯塔·罗莎跑车,还有一艘帆船!”

  “你在说些什么?”Arthur疑惑地看着一脸愉悦的Gwaine。

  “我的报酬!我正在和你计算我今晚的报酬!”

  他们走出病人专用的升降电梯时,大厅里已空无一人。他们快步穿过大厅,把Merlin的躯体放到救护车的后部,然后他们坐上各自的位子。

  Arthur的座位上放着那些转院的单子,还有一张即时贴:“请明天打电话给我,转院材料中还少两样东西,卡伦娜一行电话号码。又及:好好干。”

  救护车驶离St James医院。

  “归根结底,偷一个病人还是相当容易的。”Gwaine一边哼着小调一边说。

  “因为许多人对此不感兴趣。”Arthur回答道,依旧情绪不高。

  “我理解他们。我们去哪儿?”

  “先回我家,然后去一个处于昏迷状态的地方。我们三个人都去那儿清醒清醒。”

  救护车开上Rodney Rd,又转入B2151公路。驾驶室里一片寂静。

  根据Arthur的计划,他们得回他的住处去,把Merlin的躯体移到他的汽车里。Gwaine将借来的救护车放回Percival的继父的修理厂。Arthur则要从房里取出所有准备好的东西,然后驱车去Fareham,在那里住一段时间。药品都已经仔细地包装好,藏在通用电气大冰箱里。

  他们来到Arthur的车库前,Gwaine按了按大门的遥控器,什么反应都没有。

  “啊!真是好极了!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我在做梦了!”Gwaine扯着一张笑脸,声音却异常干涩,“在那些蹩脚的侦探小说中,总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怎么回事?”Arthur问。

  “可是,在蹩脚的侦探小说中,会跑出一个大男子主义味更重又更不做作的邻居来,他会说:‘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而现在的情况是你的遥控门打不开,而我的前任的继父的修理厂里的一辆救护车里边装着一具躯体,在你所有的邻居要带狗去撒尿的时候,这辆救护车就停在你的公寓楼下。”

  “该死的!”

  “这跟我说的情形几乎差不多,Arthur。”

  “把遥控器给我!”

  Gwaine耸耸肩,把遥控器递给他。Arthur烦躁地摁着按钮,门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还把我当成低能儿了。”Gwaine瞥了他一眼摇摇头。

  “电池没电了。”Arthur烦躁地说。

  “当然是电池喽,”Gwaine挖苦道,“所有的天才都是因为这类细节让人给逮住的。”

  “我跑去找一节来,你绕着这片楼房转几圈。”

  “为在你抽屉里有一节电池而祈祷吧,天才!”

  “别担心,上楼去。”Merlin说着拍拍他的肩。

  Arthur下了车,急急忙忙爬上楼梯,一阵风似的跑进房间,开始翻所有的抽屉,他把写字台、书桌、橱柜里的抽屉全都翻了个遍。但一节电池也没看到。此时Gwaine正绕着这幢房子兜第五圈。

  “现在,要是我不被一辆巡逻警车发现,我就是这个城市里绿帽子戴得最多的家伙。”Gwaine低声抱怨,开始转第六个圈。这时他遇到一辆警车。“好吧,我不是乌龟,但这要让我狼狈了!”

  警车在边上停下,警察向他示意放下车窗,Gwaine照办了。

  “你迷路了吗?”

  “没有,我在等我的同事,他上楼拿东西去了,然后我们把Mary开到汽车修理厂去。”

  “Mary是谁?”警察问。

  “救护车,这是它最后的日子,它马上要报废了,它与我十年相伴相随,要分开真是舍不得,你能理解吗?许许多多的回忆,整整一个时期的生活。”

  警察点点头。他理解,他让Gwaine不要拖得太久。这里的居民会打电话去警察总部。这个区的人生性好奇而且容易犯疑。

  “我知道,我住在这里,警察先生,我带上我的同事,然后就走。晚安!”

  警察也祝他晚安,开着警车离开了。在车里,刚才那位警察和他的同伴说司机不是在等病人,还为此赌上了十英镑。

  “他不该决定把他的旧车送走。在里面待了十年,这还是会让人伤心的。”

  “是啊!但另一方面,因为市政府不给他们钱去更换设备,上街游行的也还是这同一伙人。”

  “可总归有十年了,这已结成了一种关系。”

  “结成了一种关系,是啊……”

  房间几乎被翻得乱七八糟,Arthur心里也一样。突然他僵立在客厅中央,思索着能使他解脱困境的主意。

  “电视机的遥控器。”Merlin悄悄说。

  Arthur瞬间吃了一惊,回头望了他一眼,然后冲向那个黑盒子。他抽掉后盖,取出那节电池,迅速地把它放到车库遥控器内。他跑到窗前,摁下按钮。

  Gwaine暴跳如雷,他正准备转第九圈,这时他看见车库的门打开了。他猛地冲进去,心里祈祷着大门早点关上,不要像刚才开门那样花很多时间。“真的是电池,但他真笨!”

  这时候,Arthur冲下了楼梯来到车库。

  “一切还好吗?”Arthur焦急地问道。

  “你是问我还是问你自己?该死的!我要掏了你的五脏六腑!”

  “你还不如帮帮我吧,我们还有活儿要干。”

  “但我干这事就是为了帮你!”

  他们小心翼翼地搬运Merlin的躯体。他们把他安放在后座上,输液瓶夹在两个扶手之间,给他裹上暖和的毯子,他的脑袋靠在车门上,朝车窗外面看,大家都会以为他只是在车里睡着了。

  “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在塔伦蒂诺的影片里,”Gwaine抱怨道,“你知道,那个溜走的流氓……”

  “闭嘴!你又说蠢话了。”

  “怎么,今晚我们居然还在乎说蠢话吗?是你把救护车开回去吗?”

  “你开回去。因为如果把他留在你身边,你可能会出口伤人,就这样。”

  Merlin把手放到Arthur肩上,“别吵了,你们俩今天都不轻松。”他用平静的声音说道。

  “你说得有理,我们继续干吧。”

  “我有理?我可什么都没说。”Gwaine低声抱怨道。

  Arthur接过话说:“你先去Percival的继父的修理厂,我过十分钟来接你,我上楼去拿东西。”

  Gwaine上了救护车,车库的大门这次没耍脾气就打开了,他一句话也没说就把车开走了。在Old Bridge Rd的交叉口,他没看到刚才曾拦过他的那辆巡逻警车。

  “让这辆车过去,然后盯着他!”那个警察说。

  救护车在B2151公路上行驶,后面紧跟的是627市政警车。十分钟后,当救护车开进汽修厂的大院,警察们才放慢车速,重又进行他们正常的转悠。Gwaine对自己曾被盯梢的事完全一无所知。

  一刻钟后,Arthur到了约定的地点。Gwaine走到街上,坐进萨帕车的前座。

  “你去参观Portsmouth市容了?”

  “我是因为他的缘故,车子开慢了些。”

  “你估计我们天亮才能到吗?”

  “正是,现在你放松放松吧,Gwaine。我们几乎成功了。我知道的是你刚刚帮了我一个不可估量的大忙,我不知道如何跟你说这个。而且你冒了很多危险……”

  “还有Percy.”Gwaine打断道。

  “没错,还有Percy。你们都冒了很多危险,这我也知道……”

  “别说了,好了,开车吧,王子殿下,我讨厌别人谢我。”

  汽车驶出城市,开上A3号公路道,很快又转向Paulsgrove开去,然后驶上A27号公路。这条道路有一部分是沿着海边的悬崖峭壁通向Fareham与Gosport所夹的海湾,再一直通往Fareham。去年初夏的一个早上,Merlin驾驶他那辆父亲钟爱的老凯旋车,原本打算走的也正是这条道。

  一路的景色非常壮观,黑夜里的悬崖峭壁像一条黑色花边。一轮残月把公路轮廓勾勒出来。他们就这样在塞缪尔·巴伯小提琴协奏曲的和谐乐曲中驱车向前。

  Arthur已经把方向盘让给了Gwaine,他望着窗外。在这次旅行的终点,另一次苏醒在等待着他,是那些沉睡如此之久的众多的回忆……

 

TBC

评论
热度(23)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