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And Love Said No(Chapter 14)

♔这个故事送给甜心  @归雁 ,感谢大家对小若的支持~
♔Marc Levy(马克·李维)《假如这是真的》AU

♔前文: [1] [2] [3] [3后半部分]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AO3]
♔这是个非常浪漫的故事,想分享给大家。这个故事更像是一次改写,会出的比较快~

 

------------------- Chapter 14 ------------------- 

 

  天边出现了几抹淡淡的玫瑰红,渐渐汇编成一条长长的红丝绸,在地平线的远端将海空连成一片。

  Merlin一直跑到上气不接下气,这才停下来平复自己的呼吸,坐到了小游艇码头对面的凳子上,现在该是吃三明治的时候了。一阵轻风吹来,帆船的桅杆随之摇晃。Will出现在走道的尽头,两手插在口袋里面。

  “我就知道在这里能找到你。”

  “你是有一双千里眼呢,还是一路跟踪我呢?”

  “这个可不需要什么神迹。”Will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我太了解你了,你知道的,只要不是在医院或者在被子里,你就一定是在跑步。”

  “我是要放空自己!”

  “那家伙就算了,那么我呢,我,你最好的朋友,你也要把我排除在外吗?为什么你连我的电话也不接?”

  “跟着我念,前任,不是‘那家伙’。别再来当说客了,Will,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我的实习期到开学的时候为止,要想获得机会成为住院医师,我还有很多很多的工作要去做。”

  “你现在眼里面就只有工作。自从那一次事故以来,一切都变了。”

  Merlin把剩下的三明治全都扔进了废纸箱,然后站起来绑好了运动鞋的鞋带。

  “我需要发泄一下。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还想继续跑一跑。”

  “看来我只有跟你一起跑你才肯听我说几句话了。”

  Merlin一言不发,转身继续向前跑去。

  Will从椅子上站起来,跟在他后面跑着,嘴里嚷着什么。

  过了没多久,他们就跑过了防波堤。在防波堤的尽头,还有两位哥们并肩坐,面朝大海。海浪拍打着岸边,泛着如油画一般的光泽,天边的云朵被夕阳染红,就好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

  “我可能是在为别人的闲事瞎操心吧,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要是真的没有注意到,我想我还是提醒你一下吧:日落可是完完全全在另一个方向啊!”Arthur对他身边的Gwaine如是说,他的这位好哥们此刻并没有面朝大海,而是掉头望着沙滩的方向。

  “你这可不就是在管别人的闲事嘛!你的太阳明天早上无论如何都肯定会出现在那里,而那边那两个姑娘,明天是不是还会出现,那可就说不定喽。”

  Arthur顺着他的眼睛看到了那边那两个坐在沙滩上的年轻姑娘,她们开心地谈论着什么。

  一阵风撩起了其中一位姑娘的秀发,而另一位姑娘却在揉着风吹进眼里的沙子。

  “吃龙虾,这主意不错。”Gwaine敲着Arthur的大腿喊了起来,“反正我最近吃肉吃太多了,换换口味吃鱼那是最好不过了。”

  夜里最初的星星已经爬上了海湾的上空。在沙滩上,还有好几对恋人缱绻缠绵,享受着这瞬间的宁静。

  接着,那两个姑娘的身后,走过来两个男人。

  “龙虾是贝壳类动物,又不是鱼。”Arthur离开防波堤的时候说。

  “这些龙虾太能装了!它们跟我说的可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先别管这个了,喏,左边那位姑娘简直就是我的菜啊,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卡通仙女一样。至于你嘛,我打赌你比较喜欢右边那个。”Gwaine一边说着话,人已经走远了。

  

  “你以前发脾气的时候让人无法忍受,你现在不发脾气,居然教人更加难以忍受。”Will抱怨道。

  “我可没有要求你们忍受我。”

  “我们已经讨论过多少回了,你应该回归正常的生活。”

  “所以,正常是什么?不正常又是什么?他们给你给了多少钱,让你也站在他们那边?”

  “上帝,你怎么可以怀疑我,Merlin!”Will怒气冲冲地嚷着,“我知道,如果不是我执意要你给我过生日,你就不会出车祸了,我很抱歉,你要听我重复多少次才能原谅我?我甚至辞掉工作,搬回来住。我希望看到你过得不错,Merlin,我是你朋友,我才不在乎你跟你男朋友到底怎么回事儿。”

  “前任,前任好吗?还有,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Will,我没有责怪过任何人。为什么你们总认为如果那天我不是一个人就不会出事?命中注定的事情一定会发生,我可比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姑娘运气好多了。说真的,你们对我的关心太过头了。”

  “但我们可全都是真心实意的!尤其是那家伙,前任,好吧,他可是为了你考了个心理学学位呢!”

  “以便更好地研究我吗?Will,你是认真的吗?”

  “我们真是无法理解,你们分分合合多少次了?怎么这一次你就这么……”

  “打电话给他。”

  Will愣住了。

  Merlin表情平静却目光坚定地看着他。

  Will茫然地拨给“被单身”的家伙。

  对面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说自己的电影是献给他的,说今晚的首映礼有多重要。

  Merlin打断了他。

  “你留下的钥匙副本不用再拿过来了,我已经把锁换了。”

  说完他就立刻挂断了电话。

  

  酒店的主人安排他们坐在面对海湾的玻璃窗前。Kara是Leon邀请来参加朋友聚会了,还带上了另一个单身的姑娘Mithian。Kara痴痴地笑着听Gwaine和Leon讲故事。Leon跟Arthur相识于少年时,一起去上寄宿学校,一起念大学,一起遇见了Gwaine和Percival,之后他和Percival应征入伍,Gwaine就和Arthur一起奋斗打拼,开了一个建筑设计工作室……他们之间有太多的故事,一直到两位女客人都已经吃完了晚餐,Gwaine和Leon还停不了口。

  Percival只是简单应和一下,他们都是在博物馆做半工时候认识的,他很早就退役了,做了高中橄榄球队教练。

  而Arthur始终保持沉默,眼光迷失在大洋的远方。

  当侍应领班把那巨大的龙虾端上来的时候,Gwaine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坐在Arthur身边的Mithian不想打断Gwaine的故事,于是凑在Arthur耳边小声说。

  “你可以讲大点声,否则,他们就听不到我们说什么了!对不起,你说得没错,我是有点分神了,因为我刚刚经历了一场长途旅行,更何况他们讲的这些故事,我在心里都能背出来了,毕竟,我就是当事人啊!”

  “那么,每一次你们邀请女孩吃晚饭,你的朋友都会像这样讲同样的故事吗?”Mithian开着玩笑。

  “他们会在这里改一点,那里改一点,时不时还会润色一下我的角色,是的,他们总是这样。”Arthur回答。

  Mithian久久地审视着他。

  “你是在想着某个人吧?这一点,从你的眼睛里面就能够明明白白地看出来。”她说道。

  “其实只是附近这些地方太熟悉了,所以勾起了心中的一点回忆。”

  “至于我嘛,失恋之后只要熬过漫长的六个星期估计就可以满血复活了。人们不是说,谈一场恋爱其中有一半的时间要用来疗伤嘛。也不知道会是在哪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过去那段感情在心里投下的重担一下子就消失了,就好像施了魔法一样。你简直都无法想象,到那个时候啊,心情该有多么轻松。就我自己而言吧,我感觉无拘无束的,就好像是自由的空气一样。”

  Arthur把Mithian的手翻过来,仿佛是要读懂他手心的纹路。

  “你的运气很不错。”他说道。

  “你呢?你失恋之后的这段疗伤期持续了有多久啊?”

  “好几年了!”

  “你们在一起都那么久了啊?”年轻的女子似乎有些感动。

  “我们在一起就四个月!”

  Mithian垂下了眼睛,用手中的刀狠狠地切着盘子里的龙虾。

  

  “说到底,他只不过是需要带个人挽着他的手臂参加今晚的首映礼而已。还真是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而我嘛,我还要值班呢!”Merlin刚冲了澡,换了件印有St James医院标志的蓝衬衫出来。

  Will坐在客厅沙发上吃着薯片。

  “这次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闹这么僵?你连他送你的CD都扔箱子里了。”

  “我差点忘了这事,你帮我把那个箱子邮给他吧,否则我就只能搬家了。”

  “上帝,Merlin,你们距离上一次折腾完才过了几天?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他吃完口香糖直接吐掉,没有包在纸里,这太恶心了。”

  “Merlin……”

  “听我说完,Will。他认为我这么说他很可笑。他说,我在医院里面看到的尽是那些恐怖的玩意,反倒是他的口香糖竟然令我觉得恶心了。我就告诉他,没错,正是这样。”

  “你真的讨厌他为什么还要一次次复合呢?你们根本是离不开对方。所以能不能消停一点?”

  “说到核心问题了,Will。哪一次复合不是你们逼的?”

  “上帝,Merlin,我们全都是为了你好!没有比他更在乎你的人了。我们只是希望你的生活能够好起来,你能从阴影里走出来。”

  “像‘深度昏迷十个月奇迹苏醒’的灵感素材一样重视我吗?还真是辛苦他了。我现在就是‘正常的我’,这样生活让我感觉不错,并不是为了引起他对‘奇迹’‘灵感’的注意。我几乎要恳求他别再研究我了,我可不是他的电影素材。”

  “但是换个角度想,你现在在事业的关键时刻,能不能正式录用就靠这几个月了,你现在跟他分手又会有人说你情绪不稳,又会……”

  “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的,但我已经无法忍受了。对,现在面临能否正式录用。但是假如我录用了呢?还有每年的考核,每个月的考核,每次手术的考核。而我只要分手,他们就会给我贴上情绪不稳的标签,一旦有一点错误,立刻就会变成感情引起的。所以,是不是为了考核,为了别人的评价,我这辈子都要跟他绑在一起了?我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才能解脱?你们不能因为我当初没有遇到爱情,脑袋坏掉跟他在一起了,就让我一辈子都为此付出代价吧?”

  Merlin穿上了外面的罩衣,对着镜子调整着领口的位置。只要一想到很快就能上班,就能重新回到急诊室那种氛围里面去,他的心情就会马上好起来。

  “如果你不被正式录用怎么办?没有时间让你再选择一家别的医院重头来过了。”

  “那我就去养老院或者救济院看看。”

  “什么?”

  “我早就想好了,只是一直不想让你们担心,从来没告诉过你们。”

  “但这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

  “没有绝对的公平,也没有绝对的不公平,Will。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了,如果还是不能被正式录用的话,我也尽力了,我不后悔。好了,他既然来让你当说客,你是不是今晚要去参加首映礼?你可以帮我把这个箱子给他。我不能留你喝茶了,我现在要去上班了。”

  “不,我想我还是邮给他吧。再问你一遍,你不后悔?”

  “如果这一次我再向姨妈投降,那才是我会后悔的。”

  Merlin一把抓起放在餐具桌上的钥匙,Will跟着他走出了房间。

  他又一次关上房门,下到了停车场。Will自己打车回去了,几分钟之后,他就已经开着那辆雪铁龙凯旋,重新飞驰在温暖和煦的夜晚中。当他开车经过的时候,Osborne Rd上的路灯一盏接一盏地亮了起来,就好像是在向他致敬。这个念头令他自己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老福特车跟在Leon的越野车后面爬着坡,一轮橘黄色的月亮明晃晃地照在海湾上。在把那两个女子送回他们住的小旅店之后,Leon和Percival就回去了,Gwaine坐在老福特上再也没有说话。

  Arthur关掉了收音机,把车停在一个断崖边的平台上。他熄了火,两手握着胶木方向盘,下巴搁在手上。山崖下面,Igraine的那间屋子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辨。他摇下了车窗,让漫山遍野的野薄荷香涌进车厢。

  “你为什么要摆出这样一副臭脸?”Arthur问道。

  “你把我当傻瓜了?”

  Gwaine拍了一下他前面的仪表板。

  “还有这辆车,你也打算把它卖了吗?你这是要把所有的记忆全都抹掉啊!”

  “你究竟在说什么呢?”

  “我算是明白你玩的这套把戏了,‘先去一趟墓园,然后去沙滩,接着嘛,还不如在外面吃龙虾……’你以为拖到晚上我就看不到栅栏外面挂着‘此屋出售’的牌子了吗?你是什么时候做出这个决定的啊?”

  “有几个礼拜了,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像样的报价。”

  “我是劝你把跟那个家伙的事情翻篇,但我也没让你把自己的过去一把火烧个一干二净啊。如果你真的就这么离开Igraine待过的地方,将来你一定会感到后悔的。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沿着这个栅栏一直走到大门口摁响门铃,为你开门的陌生人会带着你参观原本属于你自己的屋子,而当他们终于陪你来到你那个充满童年回忆的房间门口时,你一定会感到孤独,非常非常孤独。”

  Arthur重新开动了车子,发动机立刻轰鸣起来。屋子的绿色大院门敞开着,Arthur很快把车停到了芦苇架的下面,顶上的芦苇杆就算是停车位的“顶棚”了。

  “你简直比驴子还更犟!”Gwaine一边走下车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

  “你跟驴子还经常打交道吗?”

  夜空无云,在皎洁的月光下,Arthur依稀辨出了周围的景象。他们没有走马路,而是顺着旁边的小路拾阶而上。走过一半的路程,Arthur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在他右边那玫瑰苗圃残花败叶的样子。这个小花园虽然荒废已久,但空气中依然弥漫着各种香气混杂的味道,此刻走的每一步,都在强烈唤醒Arthur心中对于往日味道的回忆。这个悄然安睡着的小屋依然保持着他上一次离开时的模样——那是他跟Merlin在这里度过的最后一个早晨。如今,正面墙上的百叶窗还紧闭着,看起来似乎更陈旧了,但屋顶的瓦片却好像完全没有受到时间的侵蚀。

  Gwaine一直走到台阶跟前,几步跨了上去,站在游廊里回头对Arthur说:“你有钥匙吗?”

  “在中介那里。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屋子里面还有一把备用钥匙。”

  “你是打算穿过这屋子的墙壁到里面去拿钥匙吗?”

  Arthur没有回答,而是径自走向了拐角的窗户,他毫不犹豫地摘下了卡在百叶窗下面的一个小楔子,百叶窗绕着合页转了起来。然后,他稍稍撬起窗户的插销卡座,轻轻地把插销从卡座里掰出来,顺着卡槽滑开。这样一来,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进到屋子里面去了。

  小书房里伸手不见五指,一片黑暗。但Arthur根本不需要灯光为他指路。童年的记忆犹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再熟悉不过了。他直接走向了橱柜,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就会看到那张床。在橱柜面前,他打开柜门,跪了下来,手刚伸进柜子,就摸到了那个长期封存着Igraine各种秘密的小皮箱。他拨开两个卡锁,慢慢地掀起箱盖,一阵香味扑鼻而来——Igraine喜欢把两种香水混在一起用,箱子里至今还放着一个表面用粗糙圆头银钉装饰的黄色水晶大广口瓶,里面装的就是这种Igraine专用的香水。此时此刻,勾起他回忆的已经不再仅仅是香水,关于母亲昔日的点点滴滴一瞬间全部涌上了心头。

  Arthur拿到了那把长长的备用钥匙,它依然躺在原来的位置——那一天,他最后一次离开这个家门,是想去追上刚刚带走Merlin的警察。那位探员打算把他送回病房,然而,Arthur和Gwaine正是从那家医院里强行把已经被排上死亡日程的Merlin救出来,带到了这里。

  Arthur从小书房里出来,转入走廊,开了灯。地板在脚下嘎吱作响,他把钥匙插进锁里面,向相反的方向转动。

  Gwaine一进门就喊:“你瞧瞧咱们俩,现在这场景简直就是汤姆·克鲁斯在《碟中谍》里的感觉嘛!”

  两人先后步入厨房。Arthur伸手到洗碗池下面扭开了煤气瓶的开关,然后走到木头大餐桌旁边坐了下来。Gwaine整个人趴在煤气灶前面,定睛看着在炉子上轻微颤动的意大利咖啡壶。怡人的芳香很快就在房间里面扩散开来。Gwaine从旁边的棕褐色木头架子上取了两个杯子,然后走到他朋友的对面也坐了下来。

  “留着这四面墙,把那个男人从你的脑袋瓜子里面赶出去吧,他已经在你这里造成了太多的伤害。”

  “我们就不要再谈这个话题了吧?”

  “刚才在那两位梦中情人般的尤物面前摆出一副死人脸的,那可不是我而是你啊。我打赌Leon肯定还会再约Kara的。”Gwaine给自己斟上热腾腾的咖啡,接着说道。

  “是你的梦中情人,不是我的!我和Percival还打算用我们的沉默对付全世界呢。”

  Gwaine马上表示抗议。

  “现在是时候让你的生活重归正轨了。你有了一个新的公寓,有一份自己喜爱的职业,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兄弟兼合伙人,还有那些我一心想要勾引的女孩子或者小伙子,他们眼睛虽然看着我,心里却在想,但愿跟他们聊天的是你而不是我。”

  “你这是在说那个简直想要用眼睛把你生吞下去的姑娘吗?”

  “我说的不是Kara,是另外那个!你没见我多努力给Leon创造机会吗?你现在应该好好开心一下了!”

  “可是,我很开心啊。Gwaine,我可能跟你不一样,但我的确也过得很开心。是,Merlin现在没有跟我一起生活,但他早已经成为我生命当中的一分子。另外,我也跟你讲过,我又不是说从此就不活了。这还是我从法国回来以后,我们两个一起行动的第一个晚上吧?据我所知,今天晚上我们吃饭的时候可不是没有人陪哦。”

  Gwaine不停地在咖啡杯里转动着他的小勺。

  “你喝咖啡也不加点糖……”Arthur看出了好友的心不在焉,按住了他的手,“看起来Percival这几年过得也不错,你还打算冷战到什么时候?”

  月明之夜,在英吉利海峡边上这个老房子舒适惬意的厨房里,两位好搭档静悄悄地注视着对方。

  “我有说过这件事我们再别提也再别想了吗?好了,Pendragon先生,每次只要一想到我们经历过的这一件荒唐的事情,我就忍不住会有一种要打你几耳光的冲动,让你彻彻底底地好好清醒清醒。”Gwaine岔开话题说,“好吧,就算你真的那么疯狂,竟然想要去再跟他见面,那么到时候你打算怎么跟他说呢?要知道,当初你告诉我这一切的时候,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要送你去检查一下是不是脑子有病……别忘了,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啊!而他,他是一个医生,如果你真的跑去跟他讲出事实真相的话,你猜一猜,他让人用捆绑精神病人的束缚带把你绑起来的时候,他们会不会给你也戴上像汉尼拔·莱克特那样的可怕面具呢?事实上,你已经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一切,而这一点尤其令我感到钦佩。为了保护他,你一直坚持到了最后,真是勇气可嘉啊。”  

  “我想我最好还是去床上睡觉吧,简直累死了。”Arthur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他都已经走到走廊里面了,Gwaine突然又喊住了他,于是,Arthur的脑袋再度出现在门框里。

  “我是你的朋友,你知道吧?”Gwaine说。

  “知道!”

  Arthur从后门出去,绕着屋子转了一圈。他轻抚游廊上已经锈迹斑斑的摇椅架子,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头顶天花板上的板条纷纷脱离,而旁边侧面的木板,经过夏天烈日灼烤,冬天海雾侵蚀,有不少的地方已经如鱼鳞般一块块地掉了皮,至于荒废已久的花园,看上去更是满目凄凉。一阵风突然吹了起来,Arthur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个信封,信封里正是他前两天坐在巴黎弗斯滕伯格广场边的长凳上开始写的那一封信。在继续写完了这封信的最后一页之后,他又把信重新装入信封,放回到自己的口袋里。

  海峡上的薄雾在夜里升起,如一层朦胧的面纱,一直延伸到了城市的中央。在医院急诊室对面空空如也的巴黎人咖啡馆柜台前,Merlin正看着当天的菜单。

  “大半夜的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一个人到我这里来还能有什么好事吗?”餐馆老板一边递给他苏打汽水一边问道。

  “来你这里透透气,可以吗?”

  “今天晚上够忙的哈?你瞧瞧你们那些救护车的汽笛声,就跟演《天鹅湖》似的!”老板擦着酒杯继续说,“整个地球都得靠你们来搭救了是吧?这感觉挺好的哈,不过,你有没有认真想过,自己也得好好过一过日子啊?”

  Merlin把身子前倾,就好像是要跟他说悄悄话。

  “告诉我,你刚才讲的这句话就是对我一个人讲的呢,还是说,Gaius今天晚上也来了这里吃饭?”

  “他在那里。”餐馆老板指着大厅深处最里面的方向,证实了Merlin的判断。

  Merlin离开了他的高脚凳,走进了Gaius教授所在的包厢。

  “你如果还是要这么对我摆臭脸的话,那我还是回到吧台那边去一个人吃饭吧。”Merlin把他的杯子搁在了台面上。

  “与其说这些傻里傻气的话,你还不如直接坐下来呢。”

  “昨天晚上,你当着我的病人对我那一番说教,在我看来可没什么必要。那一会儿,你是把我当成你的小孙子了吧。”

  “岂止是小孙子,你简直就是我造出来的!在那次事故之后,我给你动手术的时候,可是全都重新缝合了一遍啊……”

  “谢谢你没有忘记把我脑袋壳两边钉着的螺丝全都取下来,教授。”

  “这个嘛,我干得比弗兰肯斯坦更出色,嗯,要说有什么缺陷嘛,可能就是性格设计方面没搞好了。现在,你愿意跟一个医学老怪物分享这一碟煎饼,还有这些槭糖汁吗?”

  “如果是这么说的话,好吧。”

  “我们今天晚上处理了多少病人啊?”Gaius把碟子推向他问道。

  “小一百吧。”Merlin毫不客气地拿了一大块煎饼,“你呢,怎么还在这里呢?你总不至于为了拿足粮饷还得兼职看大门吧?”

  “干得漂亮,这场星期六跟我的‘辩论赛’,你又得了一分。”Gaius把煎饼塞满了自己的嘴巴。

  在一家老掉牙的小餐馆橱窗后面,一位医学老教授和他的学生一起吃饭,两位搭档正在品味他们这个忙碌之夜最后难得的平静时光。

  人行道对面,医院急诊室里的其他人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暂时还不会发现教授和他的学生离开了医院。

  空荡荡的街道旁边,闪烁的路灯渐渐熄灭,远处的天际泛起了鱼肚白,清晨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到来。

  Arthur在摇椅上打着盹。太阳刚刚升起,这片地方整个都笼罩着温暖舒适的晨光。他睁开眼睛,看着宁静如同睡梦中一般的屋子。下方的海浪还在舔着岸边的沙子,继续昨夜没有完成的工作。此刻,沙滩已经重新变得光滑而平坦,洁白无瑕。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气,然后快步走上台阶,穿过走廊,全速爬上了楼梯。奔上二楼以后,他猛地捶了几下门,然后气喘吁吁地推开了Gwaine的房门。

  “你还在睡觉?”

  Gwaine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他茫然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看到是Arthur站在门缝里面。

  “你给我回去重新躺下,现在就去!你最好忘记我的存在,直到这个闹钟的小小指针走到某个合适的数字,比如说11,那个时候,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你才可以过来对我问这个愚蠢的问题。”

  Gwaine重新躺下翻了个身,整个脑袋都消失在了大枕头里。Arthur离开了房间,看着刚刚走过一半的走廊,又掉转身原路返还。

  “要不要我去买一根棍子面包当早餐?”

  “滚出去!”Gwaine嘶吼着喊了起来。

  

  Merlin离得老远就启动了车库的自动门,刚把车停进去,他就立刻熄了火。

  Kilgharrah对这辆凯旋车深恶痛绝,每次只要一听到汽车马达噼里啪啦轰鸣的声音,它就会忍不住咆哮起来。

  Merlin由内部通道进了屋,三步并作两步蹿上大楼梯,然后走进了自己的公寓。

  烟囱上方的挂钟上,指针此刻正指向早晨六点半。Kilgharrah从客厅沙发上站起来热烈地欢迎它的主人,Merlin一下子把它抱在怀中。在跟Merlin亲热了一下之后,小狗又重新回到客厅中央的小垫子上,继续着它昨夜没有做完的美梦。而Merlin则走到吧台的后面,为自己冲了一杯药茶。冰箱的门上贴着一个小磁青蛙,下面压着一张小纸条,纸条上是他姨妈的留言,她见过了Will,想跟他谈谈。Merlin叹了口气,走进房间,缩到了被子里面。很快,他就睡着了。

  Gwaine从楼梯上下来,手里拿着自己的行李。他来到走廊当中,顺手拿起了Arthur的箱子,告诉对方自己在外面等着。他径自走向那辆福特汽车,先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看了看四周,又吹了一下口哨,然后,小心翼翼地跨过变速杆,溜到了方向盘的后面。

  Arthur从屋子里面把大门关上,接着走进了Igraine的书房,打开橱柜,看着躺在里面隔板上的那个黑色皮箱。他用手指轻轻拨开铜锁扣,将那封一直藏在上衣口袋里的信收进皮箱,然后把钥匙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从窗户里钻出来,在把那块小木头重新垫到百叶窗下面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妈妈的声音——每次他们一起出门到城里去买东西的时候,她都要大声地抱怨,Ector为什么老是修不好这个该死的百叶窗;他仿佛又看到了Igraine正站在花园的里面,耸耸肩膀说,不管怎样,房子也跟人一样,总有老去的权利。对于Arthur来说,眼前这一块顶在墙上的小木头印证着一段永远不会流逝的时光。

  “快动起来吧!”他拉开车门对Gwaine说。

  钻进车厢的时候,Gwaine嗅了嗅鼻子。“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你闻到了吗?”

  Arthur发动了马达,汽车沿着小路渐行渐远,这时,Gwaine旁边的窗户摇了下来,他的手出现在车窗边,手指头捏着一个表面印了某家肉店标签的塑料袋,在驶出这块地界,转上大路的时候,他的手指一松,塑料袋就掉到了路边的一个垃圾桶里。他们是在中午吃饭时间之前就出发的,这样就能避过周末的返城高峰,估计到下午稍早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回到Portsmouth了。

 

TBC

评论(2)
热度(13)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