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And Love Said No(Chapter 18)

♔这个故事送给甜心  @归雁 ,感谢大家对小若的支持~
♔Marc Levy(马克·李维)《假如这是真的》AU

♔前文: [1] [2] [3] [3后半部分]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AO3]
♔这是个非常浪漫的故事,想分享给大家。这个故事更像是一次改写,会出的比较快~

 

------------------- Chapter 18 ------------------- 

 

  Gwaine在急诊室大厅里不停地转着圈圈。他把手探进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但是护士长Drea马上打手势令他明白了,在医院的范围里面是禁止使用无线设备的。

  “可是在这个鬼地方,除了那台自动饮料机之外,还有什么科学仪器有可能会受到干扰呢?”他大吼了起来。

  Drea摇了摇脑袋,重申医院的禁令,然后向他指了指急诊室外停车场的方向。

  “根据医院新的内部章程第二条,”Gwaine坚持着,“我的手机可以在这个大厅里使用!”

  “你的这些所谓新条例,也就是在Cedric那里有效,所以,你还是赶紧到外面去打电话吧。如果你在这里打电话给保安看到的话,那我就要被炒鱿鱼了。”

  Gwaine气鼓鼓地发着牢骚,穿过自动滑门走出去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Gwaine还在满是救护车的停车场里逡巡,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行行联系人名录。

  “该死的,”他声音低沉地嘟囔着,“这还真是需要一点勇气呢!”

  他摁下一个按键,手机随即拨出了一串早就预存好的号码。

  “这里是Portsmouth St James医院,有什么事能为你效劳?”接线员问道。

  Gwaine要求对方转到急诊室。几分钟过后,Freya拿起了电话听筒。Gwaine表示,今天晚上早些时候,有一辆救护车曾经把一个在Alexandra 公园被三轮摩托车撞倒的年轻男子送到Portsmouth St James医院的急诊室。

  Freya马上问,在电话那头的是不是受害者的家属。Gwaine回答说他是那位病人的兄弟,这一点他倒不完全算是在撒谎。Portsmouth St James医院的护士记得很清楚,她说病人是在大约21点的时候自己离开医院的,当时他看起来状态不错。

  “情况并不是真的那么好。”Gwaine表示,“你能不能让当时给他治疗的那位医生来听电话?我想应该是一位年轻的男医生。这件事非常紧急。”他最后补充了一句。

  Freya明白,这应该是有麻烦了,或者应该说是医院可能会有麻烦了。通常来说,急诊室接纳的病人里面,有10%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还会再回到医院,有的是遇到了医疗事故,有的则是医生诊断时低估了病情的严重性。总有一天,当缩减人手省下来的那一点钱还不够支付医疗纠纷赔偿的时候,那些管理阶层才会明白还是要认真考虑医学界人士一直以来不停呼吁实施的措施的吧。想到这里,她再次埋头于档案堆里,寻找Arthur入院记录的复印件。

  在Arthur的档案材料里,Freya看不出有任何医疗检查方面的疏漏或者缺失。在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她敲了敲接待处的玻璃窗,Merlin再次出现在走廊里。Freya向他做着手势,示意他过来看一看,有人打电话找他。

  “如果是我姨妈的话,你告诉她我现在没空。我本来在半个小时之前就应该下班走人的,可是这里还有两个病人等着我去处理呢。”

  “如果你姨妈真的是在凌晨两点半打电话过来的话,就算你在手术室里,我也要把你‘挖’出来。现在啊,你还是过来接这个电话吧,听起来似乎很紧急的样子。”

  一脸疑惑的Merlin把听筒搁到了自己的耳朵边。

  “今天晚上,你曾经治疗过一个被三轮摩托车撞倒的男人,你还记得吗?”电话里有一个声音问道。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Merlin回答,“你是警察吗?”

  “不,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你的病人回到家里以后又犯病了,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意识。”

  Merlin感到自己的心在胸腔里急剧跳动。他早就从病人档案那里存下了Arthur的电话,本来打算在他离开一个小时后问他情况如何,毕竟他的心率和血压确实问题很大,但是等他抽出空的时候已经到了十二点左右了,他又担心会打搅病人休息。事实上,他不确定他第二天是否还会做这份“额外的工作”,他知道这是超出正常工作范畴的,他又无法相信自己居然会想给一个刚见过面的病人打电话。结局,他不找问题,问题自己这么快就来了。

  “你赶紧打999,马上把他带到这里来,我等着他!”

  “他已经入院了。我们现在在Battenbury Avenue医院,可是这里的情况一点也不好。”

  “如果你的朋友已经被收进另一家医院的话,那我恐怕就无能为力了。”Merlin表示,“不过,我相信我的医生同行们会很好地照顾他的。当然,我可以跟你们那边的医生聊一聊,如果你希望如此的话,但是,除了发现他有点心跳过速之外,我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可以交代了。他离开我们这里的时候,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Gwaine描述了Arthur目前的状况:这里负责的医生宣称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等到明天早上再说,可是,Gwaine根本就不认同这个看法,只有固执得像头蠢驴的人才会看不出他最好的朋友现在一点也不OK。

  “我本人没看过病人的X光照片,连这个都没有,我实在没办法对同行的诊断表示异议。CT扫描的结果怎么样?”

  “这里就没有CT机!”Gwaine在那一头说。

  “值班的内科医生是谁?”Merlin问。

  “是一个叫Cedric的医生。”Gwaine说。

  “Sigan Cedric?”

  “他的胸牌上首字母写着‘S’,应该就是他吧,你认识他吗?”

  “我在医学院读到第四年的时候跟他打过交道,的的确确固执得像头蠢驴。”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Gwaine恳求着对方。

  “我绝对没有权利插手这件事情,不过,我可以试着在电话里跟他谈一谈。只要Cedric同意,我们就可以安排你的朋友转院,让他今天晚上就做CT扫描。我们这里的CT机是24小时待命的。既然是这样,你们为什么一开始没有马上到我们医院来呢?”

  “这事说来就话长了,我们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

  Gwaine看到那个内科医生走进了Drea所在的接待处,于是请求Merlin暂时不要挂断电话,然后跑着穿过了急诊室大厅,气喘吁吁地出现在Cedric的跟前,直接把手机扣到了他的耳朵边。

  “这是找你的电话。”他表示。

  Cedric吃惊地望着他,接过了电话。

  两位医生在电话里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多久。Cedric听Merlin讲完之后,首先对他不请自来的帮助表示感谢,然后表示他的病人现在病情已经得到控制,倒是陪着病人来的那个人已完全失控。他着重强调“他的病人”,并说这家伙毫无必要地干扰他,有着强烈的歇斯底里倾向,为了摆脱此人的骚扰,他甚至差一点就要报警了。

  他接着道,既然Merlin也已经感到安心,那么他这就要挂电话了,他还表示很高兴在相隔这么些年之后又再听到他的消息,希望有一天两人能有机会见个面,喝喝咖啡,或者干脆一起吃个晚餐什么的。就这样,他挂断了电话,然后把手机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怎么样?”Gwaine问道,他的两只脚紧贴着黄色警戒线不安地挪动着。

  “直到你离开这里的时候,我才会把这个手机还给你!”Cedric神情傲慢地说,“在医院的范围以内禁止使用手机。Drea想必已经提醒过你了。”

  Gwaine横身站到医生的跟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好吧,我把它还给你,不过你能向我保证,如果还要打其他的电话,就到外面的停车场去吗?”说着这话的Cedric显得远没有刚才那么自信。

  “你的医生同行说了什么呢?”Gwaine一把从这位内科医生的手里夺回了手机。

  “他说完全相信我的判断,这么明显的事实却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得见。”

  Cedric用手指着地上的标识,那里写得清楚明白:本区域严禁非医疗人员进入。

  “如果你下一次再越过这一条警戒线,哪怕只是过到我们这边十厘米,Drea也要马上报警,而我就会让人家把你赶出去。但愿我已经跟你讲得足够清楚了。”

  Cedric转过身来,在走廊里渐渐远去。护士长Drea耸了耸肩膀。

  Merlin刚刚处理完酒吧打斗事件的最后一名伤者。

  一位实习护士走过来请他去看看他的病人。Merlin忍不住爆发了,护士只要去看看今晚的排班表,就应当知道,他早就该在深夜两点下班了,现在既然都已经快三点了,年轻的护士怎么还要来找他呢?他现在的焦虑已经到了顶点。在他处理刚才那个病人的时候,之前为Arthur做检查的场景一遍遍映入眼帘,他思索着自己的每一步检查,完完全全相信自己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但是现在,无论是刚才打电话的人语气还是他对Cedric的了解,他都感到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紧张。

  实习护士眼巴巴地看着他,愣在了那里。

  “唉,好吧,病人在哪里?”Merlin最终还是心软了,跟着护士走向病房。这是一个发着严重高烧的小男孩,他一直在喊耳朵疼。Merlin检查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这个男孩患了急性中耳炎,于是为他开了一些药,并且叮嘱Freya帮着那位年轻的护士照顾好这个孩子。一切安排妥当之后,筋疲力尽的Merlin终于离开了急诊室,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脱下身上的白大褂。

  

  在穿过空无一人的停车场时,Merlin脑袋里拼命把去Battenbury Avenue医院的念头赶跑,对于同行来说这简直是种不道德的行为。他又站在停车场里,仔细思考了一遍当时检查的情况,他确定自己当时没有遗漏,并告诉自己,那只蠢驴再蠢也不会智商低到幼稚园的地步,所以他清空思绪,让脑袋里剩下唯一的念头——赶紧回家洗个澡,钻到鸭绒被里,舒舒服服地躺到枕头上。

  他看了看表,距离下一次上班还剩下不到16个小时,看来,他需要至少比平时多一倍的睡眠时间,才可能像这样子一直撑到周末啊。

  他坐到驾驶位上,扣好了安全带。启动了那辆爱车。

  Merlin很喜欢深夜在Portsmouth市区开车,感觉好像整个城市就属于他一个人一样。柏油大马路在敞篷车的车轮底下急速退去,Merlin打开收音机,挂上三挡,凯旋车在这个曼妙夏夜星星点点的穹顶下飞驰。

  然而,在街口,市政工程人员正维修地下管道,途经车辆均被限行。现场负责的小工头弯下腰凑到车玻璃窗跟前告诉Merlin,只要再等几分钟,他们就能完工了。这条街是单行道,Merlin本想顺着来的方向倒回去,但看到街口工人们劳作的地方停着的一辆警车正在布置警戒线,他只好放弃了原来的念头。

  Battenbury Avenue医院的侧影出现在车子的后视镜里,就在他后面相隔两大片房子的地方。

  市政工程维修车的司机关上了后车厢门,然后爬回到自己的驾驶舱里。在车子的旁边,竖着一块有关公路安全的广告牌,上面的文字在提醒着市民:“一秒钟的分神就足以致命……”

  路口的警察朝着Merlin挥手致意,告诉他可以通行了。市政工程的一辆辆设备车正在离开马路中央,靠到人行道边上去,他开着车在其间穿行,终于来到了红绿灯的位置,却突然掉转方向。在他的记忆里面,还没有其他哪位学医的同学像Cedric这个人那样自大而自恋。

  

  靠在玻璃窗上望着外面空荡荡的停车场,Gwaine正在紧张地思考。一辆关闭了闪灯的救护车开了进来,停在医护车辆专用的停车位上。司机下了车,锁上车门,然后走进了医院一楼大厅。他跟值班护士打了个招呼,然后把脱下来的行装挂在了接待处内墙的一个钉子上。Drea把一间诊疗室房门的钥匙交给他,他表示了感谢之后,就拿着钥匙到那间空出来的诊疗室里睡觉去了。

  透过玻璃窗,Gwaine还在打量着那救护车,却看见一辆绿色的凯旋车开了进来,就停在救护车的旁边。

  那个从车上下来以后带着坚定的步伐朝急诊室自动玻璃门方向走来的年轻男人,Gwaine一眼就认出了他来。没一会儿的工夫,他走进了大厅,Gwaine急忙迎上去。

  “我猜,你就是Emrys医生吧?”

  “给我打电话的就是你吗?”

  “是的,你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在这个大厅里只有你一个人。你呢,你又怎么会知道我是谁?”

  Gwaine有点尴尬,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过去的两个小时里,我不停地恳求满天神明,盼望着有人能赶来帮我,而你就是及时出现的第一位天使……我刚才看见你在停车场里脱下了白大褂。”

  “Cedric在这附近吗?”Merlin问。

  “不太远,他就在这几层楼转悠。”

  “你的朋友呢?”

  Gwaine指了指护士站后面的第一间诊疗室。

  “那我们赶紧过去吧。”Merlin拖着他往前走。

  可是,Gwaine却有一点犹豫,他表示,之前刚跟Cedric吵了一小架,后者禁止他跨过黄色警戒线踏进走廊哪怕一步,否则就要报警把他给赶出去。因此,他有点担心,如果自己真的越过雷池,Drea会真的执行医生的指令。

  Merlin叹了口气,这种有小小权力就颐指气使的作风,可不就是当年他在医学院四年级时认识的那个内科实习医生吗?Merlin告诉Gwaine,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复杂,还是让他一个人走进去吧,就说是病人的朋友好了。

  “我也是他朋友,他们还是……”

  “那就说男朋友好了。”Merlin让他放宽心。“他们会相信我的。”

  “你还是尽量喊他的名字吧,‘病人’,这恐怕难免会引起怀疑。”Gwaine担心在Cedric那里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关。

  “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面了。更何况,他这个人整天只会在镜子面前看自己,我怀疑啊,他现在恐怕连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Merlin走到Drea的窗口前面介绍自己,这位值班的护士放下手里捧着的书,从她的“玻璃牢笼”里走了出来。在她身后的这片区域,只有医护人员才能够进入。然而,10年的职业经验令她拥有一种几乎从不落空的直觉:现在他陪着走向诊疗室的这位年轻人是那个病人的男朋友也好,不是也罢,这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首先是一位医生。这样的话,Cedric也就没有什么可以责怪她的了。

  Merlin走进了Arthur躺着的那间病房。他首先观察了一下病人胸腔起伏的状况,看起来,呼吸绵长而有节奏,皮肤的颜色也是正常的。他假装牵起了自己男朋友的手,但其实是在摸着他的脉搏。心脏跳动得似乎不像之前他在他那里检查时那么快了,不过,通过按压着脉博的手指尖,他可以感觉到对方血管搏动的频率倒是增加了不少。如果这一次真的能帮他渡过这个劫的话,不管这家伙乐不乐意,他都一定要让他去做一次心电图检测了。

  他向着贴有几张头部X光照片的显光板走过去,并且问Drea,在这面墙上展示的是否就是他未婚夫脑部的“照片”。

  Drea一脸狐疑地看着他,然后眼睛向上翻了个白眼。

  “我就不打搅你和你的‘未婚夫’了,你们大概也需要一点私人空间吧。”

  Merlin发自内心地感谢了她。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这位护士转过身,再次看着Merlin。

  “你可以靠得更近一点去看这些X光底片,医生,我对你唯一的要求是,你最好在Cedric下来之前就搞定。我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我希望你的医术还是比你的演技更高明一点吧。”

  当脚步声在走廊里渐渐远去的时候,Merlin凑近了显光板,仔仔细细地研究着上面的X光照片。Cedric原来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更愚蠢无能。一个好的内科医生早就应该想到病人的后脑里面可能出现了血液渗透。现在躺在床上的这个男子必须尽快进行手术,他很担心这人的脑子还经不经得起像现在这样浪费时间。为了确保诊断无误,最好现在马上安排他做一次CT扫描。

  与此同时,Cedric两手插在大褂的口袋里,逛进了Drea的护士站。

  “这家伙还在这里啊?”他指着坐在大厅另一头椅子上的Gwaine,感到十分惊讶。

  “是的,他的朋友也还在那间病房里,医生。”

  “他醒过来了吗?”

  “没有,不过他呼吸顺畅,生命体征稳定,我刚刚去检查过。”

  “你觉得会不会是在他的脑颅里面有一个血肿啊?”Cedric的语气显得不是那么有底气。

  Drea低头在自己面前的各种文件里乱翻着,其实只是为了避免跟医生的眼神相交。在她内心深处,此刻代表人性的灵魂正在拷问她为何对于这种人竟然还能够如此宽容。

  “我只是一个护士,自从你来到我们这里以后,你就已经让我充分地认识到这一点了,医生。”

  Cedric脸上立刻变成了另一副更有把握的模样。

  “不要对我这么无礼!只要我愿意的话,我随时都可以把你从这里调走!这家伙只是有点精神错乱,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为了以防万一,明天早上,我们就让他去做CT。你赶紧给我填好转院单,然后去找一找看附近社区的私人诊所或者医疗中心明天有没有空出来的CT机。你告诉他们,Cedric医生本人希望能够安排这个病人在上午的时间里进行CT扫描。”

  “我会照做的。”Drea嘟囔着说。

  在向走廊里走过去的时候,他听到护士从后面喊着告诉他,病人有一个男性伴侣前来看望,她已经放进病房里去了。

  “他丈夫来了?”Cedric转过身问。

  “是他的男朋友!”

  “别像这样大喊大叫的,Drea,我们这是在医院里面!”

  “这里没别人,只有我们,医生。”等到Cedric走远了以后,Drea低声补充了一句,“幸亏这里人还不算多……”

  护士转身回到了她的窗口前面。Gwaine正盯着她看,她耸了耸肩膀。

  Gwaine听到那个内科医生走进去以后,诊疗室的房门又关了起来。接下来,内心里又挣扎了好几秒钟之后,他终于站起身,迈出坚定的一步,跨过了那一条众所周知的黄色警戒线。

  Cedric对着那个坐在他未婚夫旁边圆凳上的年轻男子介绍自己。

  “你好啊,Merlin。真是有好久没见了。”

  “你还是老样子。”Merlin回答道。

  “你也没变啊。”

  “你在跟这个病人玩什么把戏?”

  “这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你们PortsmouthSt James医院难道就这么缺病人?”

  “我来这里是因为这个人在今天晚上早一些时候曾经是我的病人。我知道我这么说,你可能不太容易理解,不过在我们中间的确还是有人干这份职业是出于心中对医学的热忱。”

  “你的意思是说,有些人来这里其实是担心会有麻烦,因为他们可能低估了某位伤者的病情,竟然就那么让他离开了自己的医院。”

  Merlin一下子爆发了,他的声音在走廊里面回荡。“你搞错了,而且很显然,这还不是你今天晚上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我来这里是因为这个人的伙伴打电话向我求助,就算是在电话里面,我也能够听得出来,你这一次又诊断错误了。”

  “你的态度这么可亲,这是要求我办什么事吗?”

  “求你,那绝不可能,我是给你忠告!我可以打电话到PortsmouthSt James医院,请他们派一辆救护车来接这个人转院,因为他很有可能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接受一次颅骨穿刺手术。你让我来做这个安排,作为交换,我也让你去修改你的临床检查记录。你尽可以自己签字让这个病人转院,为此,你的领导肯定会表扬你的。考虑考虑吧,救活一个病人,这对于你的职业生涯可不会有什么损失。”

  Cedric对此表示异议。他向Merlin逼过来,从他手里一把夺过了那几张X光底片。

  “如果我认为他的健康状况的确很糟糕,需要动用这样的资源,我自然会去安排。不过,这里的情况并非如此,他现在很好,明天早上就会醒过来,最多也就是头疼得厉害而已。在此之前,我命令你离开我的医院,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医院里去。”

  “这个地方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医务室而已!”Merlin继续说道。

  他从Cedric的手里又夺回了一张X光底片,把它贴到了显光板上面。这是从病人的正面拍的。他指了指有点钙化的松果体所在的位置,这个小小的内分泌腺本来应该正好骑在脑中线上面,也就是说正好位于大脑两个半球之间,可是现在在这个图像里面,松果体显然已经错位,而这很可能是由于后脑受到了异于常态的挤压。

  “你竟然连这么明显的差异性都看不出来吗?!”Merlin大喊了起来。

  “这只是底片上的一个小小瑕疵,那台手提式X光机质量有问题!”Cedric就好像一个偷东西吃被当场逮住的小孩子,尽管手还来不及从装蜜饯的罐子里抽出来,嘴里却依然在狡辩。

  “松果体从脑中线移位,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大脑枕叶内壁正在渗血。你的固执将会害死这个人!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敢发誓你一定会为此而感到后悔的!”他停顿了一下。“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Cedric恢复了平静,他傲气十足地朝Merlin逼近,迫使他向着诊疗室的门口退去。

  “你首先必须解释清楚,凭什么跑到我们这里来,你出现在这间诊疗室里,既没有得到授权,也不合乎规矩。五分钟之后,我就会打电话报警,让你马上滚蛋。当然,你要是想跟我到哪里去喝杯咖啡,倒也不是不行。今天晚上没什么人,挺安静的,我可以走开一阵子。”

  Merlin轻蔑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住院实习医生,他的嘴唇因愤怒而不住颤抖。

  Cedric大大咧咧地伸出一只手,撑在Merlin肩膀上方的墙上,同时,脸也贴了过去。Merlin猛地一下子把他推开。

  “在医学院的时候,Sigan,你就已经是出了名的愚蠢好色而又小肚鸡肠。在这个世界上,你最辜负的那个人其实就是你自己,但是你却偏偏还想把这种对自己的失望转嫁到别人的身上。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的话,就算是最理想的情况,这个人恐怕接下来一辈子也都要待在轮椅上面了!”

  Cedric粗暴地推着Merlin,把他赶向门口。

  “赶紧从这里滚蛋,否则我就要喊警察来逮捕你了!快点走,顺便替我问候一下Gaius,告诉他,尽管他给我的评语那么严厉、不近人情,但是我现在不也混得好好的嘛。至于说这个人,”他用手指着Arthur,“他就待在这里,哪儿也不去,这是我的病人!”

  Cedric一脸的狂怒,青筋毕露。

  Merlin却突然恢复了平静。他很同情地把一只手放到了面前这位内科医生的肩膀上。

  “上帝啊,我是多么同情你的家人哪;算我求求你了,Sigan,如果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有那么一点点人性的话,你还是保持单身就一个人过吧!”

  Merlin心里盘算着激怒他,让他挥挥拳头或者其他类似事件,自己就可以立刻打电话报警,然后把Arthur从他手底下救出来。

  Gwaine却在此时突然冲了进来,两只眼睛闪耀着激情。Cedric被吓了一大跳。

  “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你们在讲,Arthur有可能会瘫痪?”

  他瞪着Cedric,心里涌起一股抑制不住的冲动,想要立刻当场把他掐死。就在这个时候,护士Drea跟着冲了进来。他对那位住院实习医生道着歉,说她已经尽力想要阻止Gwaine,可是毕竟自己的气力有限,实在是没有办法把他挡在走廊外面。

  “这一次啊,你们两个实在是太过分了。Drea,马上打电话给警察!我要报警。”Cedric看起来简直是心花怒放。

  护士走上前,一只手从口袋里抽出来,偷偷地把什么东西塞到了Merlin的手里面。年轻医生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什么,同时也明白了眼前这位护士的意图。他用心领神会的眼神看了一下对方,以此表示感谢,然后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针管扎到Cedric的脖子上,摁下了活塞推头。

  Cedric看着他,惊恐万状,他不住向后退,手里摸索着想要拔掉插在脖子上的针头,但可惜已经太迟了,地板在他的脚下塌陷,天旋地转。就在他倒下的那一刻,Merlin向前迈了一步,一把抓住了他。

  “这里面是咪唑安定!他要迷糊好一阵子了。”Drea谦逊地表示。

  在Gwaine的协助下,Merlin把Cedric放倒在地上。

  眼前已经不再是悬在天花板上的日光灯,而是一个连着转盘的小飞机。他父亲为什么不愿意让他坐进那个驾驶舱呢?旁边格子间里的管理员已经摇响了铃声,飞机转盘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所有的孩子都在欢笑,唯有他待在下面,只能在旁边玩沙子。因为,一堆沙子不需要花任何钱。而飞机游戏,转一次30便士,这可是一大笔钱。如果就这么不停转下去,一直转到天上的星星那里,那得花多少钱啊?

  Drea递过来一床折叠好的毯子,Merlin把它垫到了Cedric的脑袋下面。

  他真漂亮,我面前的这个小伙子,他的卷发,两边的脸蛋,还有那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他几乎就没有正眼看过我。渴望一个人可不是什么罪。我希望他能够跟我一起上飞机。我要把平庸还给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两个能够就这样过一辈子。我憎恶身边这些人,他们笑得毫无理由,什么时候都那么开心。天已经黑了。

  “他睡着了吗?”Gwaine低声说。

  “看起来的确是这么回事。”Merlin还在检查着Cedric的脉搏。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他这样大概还要半个小时。我想我们最好在他醒过来之前把一切都搞好。到时候,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我们三个全都离开这里吧。我去找我的车,我们把你的朋友放到后座,然后直接开到Portsmouth St James医院去,现在可是一分钟的时间都浪费不起了。”

  他走出了病房。护士把绑在Arthur身上的系带解开,Gwaine帮着她一起把他推出诊疗室,一路上还要小心别碾到了地上Cedric的手指。病床的轮子在大厅的油毡地面上嘎吱作响。Gwaine突然抛下他的朋友跑开了。

  Merlin关上了凯旋车的后车厢,一抬头却吃惊地看到Gwaine正穿过停车场跑过来。在从他旁边经过的时候,他喊了一嗓子“我马上回来”,一边继续向前跑着。Merlin套上白大褂,看着他远去,心中满是疑惑。

  “Gwaine,这可真的不是时候……”

  几分钟过后,一辆救护车停在他面前。副驾驶一侧的车门打开,Gwaine坐在驾驶位上,满脸堆笑:“我能带你一程吗?”

  “你还知道怎么开这种东西?”Merlin一边爬上车一边问道。

  “在这方面,我可是专家啊!”

  他们把车开到了急诊室出入口的门廊底下。Drea和Gwaine把Arthur搬到担架上,然后抬起放进了救护车的后车厢。

  “我真是很希望能够陪你们一起去。”Drea凑到Gwaine的玻璃窗跟前叹着气说。

  “感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Gwaine回答道。

  “这没什么。我可能会丢掉这份工作,不过我还真的很少能有机会像今天这么开心呢。如果你那里总是能有这么好玩的事情的话,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我还是能够挤出时间来的。”

  Gwaine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一串钥匙,递给了他面前的这位护士。

  “我把那间诊疗室的房间门锁起来了,以防他提早醒过来又惹什么麻烦!”

  Drea接过钥匙,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她在车门上轻轻敲了一下,就好像是马鞭抽在马屁股上一样,一切就绪,可以上路了。

  独自一个人站在空旷的停车场上,挨着那张担架床,Drea目送救护车远去,直到转过街角。她往医院大厅走回去的时候,在自动门前停了下来,脚下是一个通往下水道的金属网格,她拿出Gwaine递给她的那一串钥匙,然后一松手,任由其从指尖滑落。

 

TBC

评论(2)
热度(17)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