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即将完结】And Love Said No(Chapter 26)

♔这个故事送给甜心  @归雁 ,感谢大家对小若的支持~
♔Marc Levy(马克·李维)《假如这是真的》AU

♔前文: [1] [2] [3] [3后半部分]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0后半部分] [21] [22] [23] [24] [25] [AO3]

♔这是个非常浪漫的故事,想分享给大家。共27章完结,这个故事更像是一次改写,下一篇完结。期待大家留言~

------------------- Chapter 26 -------------------

 

  “赶紧打电话喊救护车吧!”Gwaine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交给我来处理吧,我考过救生员证,可以给他做人工呼吸!”出租车司机的语气非常坚定。

  “我可是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敢把你那肥得流油的嘴巴凑到这个小伙子面前,信不信我当场就把你打死啊!”

  “我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要帮忙嘛。”出租车司机面有愠色地回答。

  Gwaine在Merlin旁边跪下,伸出手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脸颊。

  “Emrys医生?”Gwaine轻声呼唤着。

  “好嘛!像你这个样子,要想把他弄醒恐怕会比登天还难!”出租车司机咕哝着说。

  “你这家伙,你还是去跟你家里那个像大河马一样的奶奶搞人工呼吸吧,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Gwaine把双手搁在Merlin的下巴上面,然后使出浑身力气在他牙床骨正中间的位置摁下去。

  “你这是在搞什么鬼啊?再这么弄下去,他的下颌骨都要被你搞掉了!”

  “我非常清楚我自己在干什么!”Gwaine大吼了起来,“我就是外科医生,临时工!”

  Merlin终于睁开了眼睛。Gwaine挑衅地瞪着出租车司机,眼神里与其说是带着愤怒,倒不如说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满意。

  两个人扶着Merlin重新回到了出租车里。他的脸上终于恢复了几分颜色,于是他打开车窗,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

  “真不好意思,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我不应该跟你讲这些的,对不对?”Gwaine有些焦虑不安。

  “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要跟我讲的,你看都已经这样了……来吧,你现在就全部都讲出来吧!”

  “我想我已经讲完了。”

  当出租车转进Osborne Rd的时候,Merlin开始问Gwaine,Arthur的动机是什么,他为什么要为自己冒那么大的风险。

  “这是个秘密,我不能说!他要是知道我今天跟你聊了这些的话,我都不知道他会把我浸在水里面淹死呢,还是活活放到火上面烤死……你总不至于还想要让我自己去买个盒子来装自己的骨灰吧!”

  “至于我嘛,我倒是觉得他这么做是出于对你的一片痴情。”出租车司机对后排两位乘客的谈话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车子终于停在了Merlin家楼下,司机转过身来说: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们绕着这一大片房子再兜几圈,不计费。你们继续说嘛,说完这个事,要聊其他话题的时候再下车好了!”

  Merlin弯下腰,从Gwaine身前伸手过去拉开了他那一侧的车门。Gwaine看着他,一脸的错愕。

  “住在这里的是你,不是我啊。”

  “我知道,”Merlin说,“不过,现在要下车的那个人应该是你,因为我改变了主意,还要坐车去另一个地方。”

  “你这是要去哪里?”Gwaine下车的时候有些惴惴不安地问道。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

  Gwaine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跟你在一起的人是不是叫Percival?”

  “是。等下……”

  话没说完,车窗就摇了上去,出租车沿着Osborne Rd一路开走,一直到看不见踪影。

  “好吧,现在该我了,我能知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吗?”司机在问。

  “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Merlin如是回答。

  

  Finna小姐把Aithusa藏在她的手袋里,穿过了医院的大堂。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小狗跟着她进了病房,然后坐到了Arthur的膝盖上面。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里,郝思嘉(玛格丽特·米切尔名著《飘》(即《乱世佳人》)的女主角,也译作斯嘉丽·奥哈拉。)正从一个长长的阶梯上走下来,看得Arthur床上的Aithusa直摇尾巴。可是,当白瑞德(《乱世佳人》的男主角,也译作瑞德·巴特勒。)走进屋子,靠近郝思嘉小姐的时候,小狗却突然前爪离地立了起来,同时嘴里不停地低声嚎叫。

  “我还从来没见过它这个样子。”Arthur望着Aithusa表示。

  “是的,我也感到很吃惊,看来,它是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男人啊!”Finna回应道。

  电视里的郝思嘉正一脸不信任地盯着白瑞德看,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Arthur拿起听筒,但视线却一下也没有离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电影。

  “我打搅你了吗?”Gwaine的声音好像在颤抖。

  “不好意思啊,我现在暂时不能跟你聊,医生在这里呢,等一会儿我打给你!”

  说完,Arthur就挂了电话,只剩下电话那一头的Gwaine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Osborne Rd上。

  “哎呀,该死的!”Gwaine沿着Osborne Rd继续往前走,双手插在了口袋里。

  那部拿过十项奥斯卡大奖的电影终于放完了。Finna小姐让Aithusa又再钻到了她的袋子里,然后跟Arthur保证,她一定会很快再来看他的。

  “你就别费这个心了,我过不了几天就能从这里出去了。”

  从Arthur那里离开的时候,Finna在走廊里遇到了一位年轻医生,他从相反的方向走来,看起来好熟悉啊,究竟在哪里见过他呢?

  “还好吗?”Merlin站在床脚的位置问他,“我坐在这张椅子上可以吗,你没意见吧?”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硬梆梆的。

  “完全没有一点问题啊。”Arthur挺直了身子。

  “那假如我在这里待15天的话,你也完全没有意见吗?”

  Arthur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我刚才坐出租车捎了你的朋友Gwaine一段路,在路上我们两个稍微聊了一下……”

  “啊?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差不多全都说了!”

  Arthur的眼睛垂了下去。

  “很抱歉。”

  “为什么要抱歉?是因为你救了我的命呢,还是因为你事后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当我第一次给你看病的时候,你就已经认出我来了,对不对?告诉我,你该不会是每个礼拜都要掳走一个病人,以至于人多到都不记得我长什么样了吧?”

  “我从来也没有忘记你。”

  Merlin抬起了双手。

  “现在,你必须告诉我,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为了不让他们对你执行安乐死!”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你那位老兄不肯告诉我剩下的事情!”

  “剩下的什么事情?”

  “为什么是我?你为什么要为一个陌生人冒那么大的风险?”

  “你不也同样为我而这么做了吗?对不对?”

  “可你是我的病人啊,该死的!我又是你的什么人呢?”

  Arthur没有回答。

  Merlin走到窗户旁边。下面的花园里,一位园丁正在用耙子把林荫道耙平。他猛地一下转过身来,心中的愤怒全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相互信任,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但同时也是最脆弱最容易破碎的。如果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互信,那一切都绝无可能。偏偏在我的身边,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坦诚相待!而如果你也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我们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无论什么东西,要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之上,最终肯定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我知道,只不过,我这样是有理由的。”

  “我倒是愿意尊重你所谓的理由,可是,你的这些理由同样也跟我有关系,难道不是吗?这也太过分了,不管怎么说,你绑架的那个人就是我啊!”

  “你也是啊,你不也把我给绑架了吗?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吧!”

  Merlin怒气冲冲地盯着他,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在离开病房的一瞬间,他转过身,毅然决然地对Arthur说了一句:

  “我喜欢你,傻瓜!”

  说完,他就摔门而去。Arthur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现在呢,讲话方便了吗?”电话那一头还是Gwaine的声音。

  “你这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吗?”

  “你听了肯定要笑的,我想我可能又干了一件蠢事。”

  “你刚说的这句话去掉前半句就对了,他刚刚才从我这里走出去。”

  在电话里,Arthur可以听到那一头的Gwaine正在喘着气,好半天都没有说话,大概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恨我吗?”

  “Percival打电话给你了吗?”Arthur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今天晚上我会跟他一起吃饭。”Gwaine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

  “好啊,那我们就不说了吧。我让你好好准备一下,而你嘛,你也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吧。”

  “那行,就这样吧。”

  于是,这两位老伙计就各自挂掉了电话。

  “一切都进展顺利吗?”出租车司机问Merlin。

  “现在还不好说呢。”

  “我在这里等你的时候,顺便给我老婆打了个电话,我告诉她今天可能会晚一点回家,接下来的时间,我和我这辆车就全都交给你支配了。所以嘛,我们现在又要到哪里去呢?”

  Merlin问能不能借他的手机用一下。出租车司机很欢天喜地地答应了。于是,Merlin就拨通了南海公园附近一所公寓的电话。铃声刚响了一下,Nimueh就拿起了听筒。

  “今天晚上还有牌局吗?”Merlin问他。

  “嗯。”Nimueh回答。

  “那就取消了吧,打扮得漂亮一点,今天晚上我带你去餐厅吃饭,一个小时以后我过来接你。”

  出租车司机在Merlin家门口放下了他。他上去换衣服,而他就在楼下等着他。

  Merlin穿过客厅,一边走一边脱衣服,任由脱下的衣服就这么滑落在木地板上。Will已经为他修好了渗漏的水管。他走进浴室洗澡,十分小心地把右脚一直搁在淋浴间外面。过了一阵子,他从里面重新出来,一条浴巾缠在腰间,另外一条包住了头发,然后,他拉开了卫生间橱柜的门,嘴里面哼着最喜欢的那首歌《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挑了一会儿衣服,他最后在穿牛仔裤T恤还是休闲款西装的问题上又纠结了半天,终于决定还是取悦一下他今天晚上邀请共进晚餐的那个人吧,于是他就把自己套进了那套休闲西装里。

  穿戴完毕,他从客厅的窗口探身出去往下看,那辆的士还一直在街边等着呢。他干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想着事情,一边第一次透过房间角落的那个小窗户望出去,欣赏着Portsmouth港湾落日的美景。

  当出租车在Nimueh家楼下鸣响喇叭的时候,时间已是晚上七点。Merlin的姨妈钻进的士以后,一直望着她的外甥,她已经有好多年没见过外甥打扮成这个样子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她把嘴巴凑到他耳朵边说,“为什么这车的计价器上已经跳了这么高?”

  “待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再跟你详细解释吧。这出租车的费用我就不跟你争了,我也没带现金,不过晚上这一餐算我的,我来请你。”

  “但愿我们等下要去的不是快餐店吧!”

  “悬崖餐厅。”Merlin对出租车司机说出了目的地。

  

  Gwaine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冲上了他家公寓的楼梯。Percival已经把做好的晚餐全都摆在了桌上。

  “我这有瓶藏酒,今晚我们一定要贺一贺!”

  

  Gaius教授把Alice的行李摆到了“乡村酒店”漂亮迷人的客房里面。到附近的乡村转一转散散心,他们有这个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和Alice吃过午饭以后,两人继续上路。真的很应该庆祝一下,就在前一天晚上,Gaius终于写了张条子给Portsmouth St James医院的董事会主席,告诉对方他打算提前几个月退休。而在写给医院急诊室总负责人的另一封信里面,他建议让实习医生Merlin Emrys尽快转正,否则他这位得意弟子如果被另一家医院先下手为强挖走的话,那他一定会感到万分遗憾的。

  下个礼拜一,Alice和他就将坐上飞机去纽约。而在完成他人生最后的旅程之前,他决定要好好利用自己在Portsmouth仅存的这几天宝贵时光。

  时钟踏正21点的时候,Tristan开车送Isolde到了警察局第七分局的门口。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曲奇,就放在你的袋子里面。”

  她在他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然后开门下了车,沿着警察局门前的台阶往上走,Tristan摇下车窗,朝她大声喊了一句:

  “如果有哪位我的前同事想要知道这么美味的饼干是谁做的的话,你得坚持原则:就算是要打一架,那也最多不过是48小时拘留的事……”

  Isolde匆匆比了个手势,然后消失在警察局大楼里。Tristan在停车场上又待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因为退休了呢,还是因为年纪大了,那种孤独的感觉现在是越来越难以忍受了。“或许这两方面的原因都有吧。”他在开车离开的时候自言自语地说。

  星稀的夜空下,Merlin和Nimueh沿着南海公园遛狗。

  “今天的晚餐真好吃。我已经有很久没试过吃这么撑了。谢谢你。”Nimueh难得这么开心一回。

  “我想请你吃饭,为什么不让我买单呢?”

  “因为你的工资就要花光了,另外,也因为我毕竟还是你的姨妈。”

  在小游船码头里,一艘艘帆船的吊索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嘎吱作响。Nimueh把手中的木棍抛向远方,Kilgharrah马上跟着冲了出去。

  “今天这是要庆祝什么好消息吗?”

  “倒也没什么特别的。”Merlin表示。

  “那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

  Merlin停住了脚步,跟他姨妈面对面站着,然后把她的手牵了起来。

  “你冷吗?”

  “倒也不特别冷。”Nimueh表示。

  “如果是处在你的位置上,我也会做出跟你一样的决定;事实上,当时假如有可能的话,我甚至会自己对你提出这样的要求。”

  “你会对我提什么要求?”

  “要求你把我安乐死!”

  Nimueh的双眼瞬间噙满了泪水。

  “你知道这个有多久了?”

  “姨妈,我希望你再也不要害怕跟我面对面相处。没错,我们两个的确是各有各的性格,根本就不是同一类人,而且我们曾经经历的人生也是不一样的。不过,尽管我经常会耍一点小脾气,但我从来也没有对你做出怎样的评判,将来也永远不会这样。你是我姨妈,在我的心里面,你就是这样子的存在,你不可能真的取代妈妈的位置,那不是你,也不适合你,同样,也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你。不管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你在我心底的位置一直就在那里,一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都不会改变。”

  Nimueh把外甥拥在怀中,Kilgharrah撒开四条腿飞奔回来,在这两人之间窜来窜去,似乎在说:你们别忘了,这个小家伙在你们的心里面也应该有一个固定的位置呢。

  “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回去?”Nimueh一边用手背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不用了,我一个人回去吧。今晚吃了好多,还是自己走走,消化一下吧。”

  Merlin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又转过来跟他姨妈挥手示意。Kilgharrah犹豫了好一阵子,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向自己的主人跑去,嘴巴里还死死地咬着那根棍子不放。Merlin单膝跪下来,用手摸了摸小狗的脑袋,然后在它的耳朵边低声说着话。

  “跟她去吧,我不想她今天晚上一个人待着。”

  他抓住棍子的一边,用力抛向他的姨妈。Kilgharrah大叫着又向Nimueh狂奔过去。

  “Merlin?”

  “嗯?”

  “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没有希望了,那是个奇迹。”

  “我知道!”

  他的姨妈向前走了几步。

  “你公寓里的那些花,不是我送给你的。”

  Merlin望着她,有些困惑。Nimueh把手探到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小卡片,伸手递给了他的外甥。

  在纸片的夹缝处,Merlin看到有那么一句话。

  他笑了起来,跟姨妈拥抱了一下,然后转身走远了。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海湾上的时候,Arthur醒了过来。他站起身,摸索着来到了走廊里面。他在格子花纹的油毡地毯上挪动着,从黑色的方块跳到白色的方块,又从白色的方块跳到黑色的方块,就好像是一个人在下着无休无止的国际象棋一样。

  这一层的值班护士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迎上前来。Arthur告诉她不用担心,一切都好。她听到Arthur这么说很安心,但还是陪着他一直走回到病房里面。他还得再耐心等几天,到周末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护士刚一走开,Arthur就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Gwaine接了电话。

  “我打搅你了吗?”

  “完全没有哈,”Gwaine显然在说着反话,“我甚至不用看表就知道,没有!”

  “你说得对!”Arthur兴致非常高,“我打算让我们家那幢老房子恢复生机,我们可以铲平外墙,修一修窗子,把地板好好打磨抛光,包括门前回廊里面的木板全部重整一下,你不是跟我讲过有一位工匠手艺不错吗?就让他来帮忙把厨房里的家具水管全都除垢去锈好了,我想整个翻修一遍,就跟以前一样,连门廊前面的吊床也要好好搞一搞。”

  Gwaine的脑袋暂时离开了话筒,睡眼惺忪的他探头看了看摆在床头柜上的闹钟。

  “你真的要在凌晨5点45分开会讨论工程维修的问题吗?”

  “我还打算把花园上面那个停车房的顶棚拾掇一下,然后在花园里再种上玫瑰花,这样那个地方就会重新变得生机勃勃起来啦。”

  “你是打算此刻马上就开工呢,还是可以稍微等那么一下下?”Gwaine觉得自己越来越抓狂了。

  “礼拜一你就可以开始做工程预算了。”电话那一头的Arthur依然是那么热情,“然后在一个月之内开始干活,每个周末我都要去现场看一看工程进度,直到一切都完工为止!你来帮我呗?”

  “我现在继续蒙头睡我的大觉,假如真那么好运能够在梦里面碰到一个木匠的话,我就问他拿一份报价单,然后等醒过来的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傻帽!”

  说完,Gwaine就挂了电话。

  “这是谁啊?”Percival眼睛都没睁问了一句。

  “一个疯子!”

  

  夏日的午后在热浪中无精打采。Merlin把车停在警察专用位的后面,然后下车进了警察局,向值班的警员表示,想要找一位已经退休的警探,他的名字应该叫作Tristan。值班警员用手指了指放在他对面的板凳,接着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在电话里聊了几分钟以后,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草草记下了一个地址,然后示意Merlin站起来。

  “喏,接着。”他递过来一张纸,“他在这里等着你。”

  地址所指的那幢小房子位于这个城市的另一头,在第15大街和第16大街之间。Merlin把车停在了过道里。Tristan正在他家的花园里等着他,两手背在身后,手里拿着一把剪子,还有刚刚剪下来的玫瑰花。

  “你这是闯了几个红灯啊?”他看了看手表,“我还从来没有试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跑完这一段路程,就算是开着警笛也不可能啊。”

  “这些花真漂亮!”Merlin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老警官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招呼Merlin坐到了花园里的棚架底下。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你为什么没有逮捕他?”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啊?你这个问题,我一点也不明白。”

  “那个建筑师!我知道是你把我带回医院的。”

  老警官看了看Merlin,一边做着鬼脸,一边也坐了下来。

  “你想来点柠檬吗?”

  “我更想的是你能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退休只不过两年,整个世界都变了。医生什么时候竟然开始审问起警察来了,这还真是令人长见识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这么难以启齿吗?”

  “这得取决于你已经知道了多少,以及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我几乎什么都知道了!”

  “那么,你还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最讨厌‘几乎’这两个字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对我胃口!等我去拿点饮料,马上就回来。”

  Tristan把玫瑰放在了厨房的洗碗槽里,解下了身上系着的围裙,从冰箱里取出了两小瓶苏打水,然后在经过走廊里的镜子前面时稍微暂停了一小会儿,把头顶仅剩下的几缕头发拨了拨,也算是整理了一下。

  “新鲜出炉的饮料!”他一边说着一边坐回到桌子旁边。

  Merlin对他表示了感谢。

  “你的姨妈当时没有起诉,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把你的那位建筑师铐起来!”

  “这可是一桩绑架案,政府理应维护受害人的权益,难道不是吗?”Merlin喝下了一大口苏打水。

  “是的,不过我们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这个案子的档案丢失找不到了。你应该也很清楚我们那边的情况了嘛,警察局里面,说实话有时候也挺乱的。”

  “你就没打算要帮我,对不对?”

  “你就一直没告诉我你到底是想要了解些什么!”

  “我想要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唯一可以说清楚的事情是这个家伙救了你的一条命!”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不是我而是他。你去问他啊。他可不就在你的手掌心里嘛……这是你的病人啊。”

  “他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讲。”

  “我猜,他可能是有理由的。”

  “那你呢,你不愿意讲的理由是什么?”

  “跟你一样,医生,我也要保守我们的职业秘密。我觉得,就算是到了退休的时候,你也应该不会违背这方面的誓言吧?”

  “我就是想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

  “救人一命,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充分?你每天不都在对陌生人做着同样的事情吗……而这个家伙只不过是试着救了一个人,你总不至于还要为此怨恨他吧!”

  Merlin终于认输了。

  他对老警官的这一番接待表示感谢,然后转身向自己的车子走去。Tristan跟了上来。

  “你还是忘了我刚才那一番道德说教吧,那就是在装高傲呢。实际上我不能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是因为你听了以后一定会觉得我疯掉了。你可是医生,而我只是一个老家伙,我可一点也不想被有关机构当疯子一样关起来。”

  “别忘了,我也会保守职业秘密!”

  老警官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俯身凑到车窗跟前,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他这一辈子到现在为止见证过的最疯狂的事情。这个故事发生在某个夏天的午夜,那是Fareham海湾,就在海边的一幢房子里……

  “嗯,我还能跟你说些什么呢?”Tristan继续往下讲,“那个时候,屋子外面的气温是30摄氏度,其实屋子里面也差不多,而我竟然会瑟瑟发抖。医生啊!你就在我们那个房间旁边,躺在小书房里的床上面,当他跟我讲这个无比离奇、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的过程时,我真的感觉到了你的存在,大多数时候是在他的旁边,但偶尔有时候也会过来,就坐在我的旁边。所以,我信了他。当然,那也可能是因为我在心底里其实早已倾向于要相信他。这也不是我第一次重新再想这个事情了。可是,该怎么跟你说呢?这件事改变了我看这个世界的眼光,甚至可以说是稍稍改变了我的人生。所以,就算是你真的要把我当作一个老疯子又如何,那有什么关系呢?”

  Merlin把手搁在了老警官的手背上。他的脸上光彩照人。

  “我一样吧,恐怕也是疯掉了。再找一天吧,我保证也会跟你讲一个同样不可思议的故事,这个事就发生在他们开螃蟹节的那一天。”

  他微笑着对老警官表示感谢,然后,那车就开走,消失在街的尽头了。

  “他来干吗?”Isolde刚刚出现在屋子的大门口,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还不是那桩老案子。”

  “重启调查了吗?”

  “是啊,他自个儿在调查呢!来吧,我给你准备早餐。”

TBC

评论(2)
热度(30)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