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Until We Built Camelot 直到我们建起了卡美洛特 [2]

♔如果你遇到这个故事,请读下去,也许到最后,你会发现,是这个故事找到了你。

♔故事初稿已完成,边修边发。谢谢大家的支持~ヽ(*´ω`)

♔前文: [1]  前三章剧情进度较慢,请大家稍微耐心一下~

Part 1 The Elegy of the Great Dragon 巨龙的挽歌 

Chapter 2

  大教堂的厨房就在第一法师的宅邸附近,他一般都在宅邸休息。厨房和其他房间没什么两样,又大又重的雕花石头堆砌成一个非常宽敞的正方形外立面,四周是突出于墙面的立柱,屋顶有一个尖塔。厨房里头不是一个规整的正方形,每一个角落都砌了一个火炉,烟道隐蔽在墙体中,这样黑烟就可以直接排到厨房外。有两个火炉非常高,Merlin和Freya甚至可以站在里面扫灰。另外两个比较小,就用来烤东西。

  厨房一前一后有两组又宽又大的双开木门,一组正对教堂,正对面另一组就是后门,很少开启。木门上镶有铁花,上方开了玻璃窗,但只有特别高的人,才可以透过窗玻璃往里瞧,比如第一法师;矮一些的人,比如Hunith或者其他帮工,就没有办法了。靠上方的石墙上也开凿出许多窗口,阳光洒进来,厨房便更加敞堂。阁楼上方,是由八根大柱子架起的屋顶,坡度很大,上面还有一个圆顶。从圆顶到厨房里的石头地板,这中间便无任何其他支撑,正方形的厨房很讨巧,火炉可以把整个房间都烘得非常暖和。

  两个小家伙一直住在这里,甚是惬意。他们的阁楼是用木梁搭建的,下面铺了一层很坚固的地板。厨房地板上有一把梯子直通阁楼的地板。

  阁楼上堆满了各式香料——肉豆蔻、肉桂、白豆蔻、小豆蔻,一袋袋面粉,一捆捆燕麦,南瓜,还有小桶装的糖浆。更重一些的大桶和袋子就放在阁楼下厨房的地板上。堆叠起来的桶子和袋子在阁楼上形成了天然的隔档,有时候Will会躲在靠里面的地方偷吃东西,Merlin在自己能包庇的范围内也从不吝啬。

  宏伟的大教堂就在第一法师的宅邸边上。要是Merlin坐在阁楼上,就能透过石墙上方的窗户,看到大教堂的恢弘景致。在厨房的东面,穿过一排枯瘦的橡树,就是著名的苹果园。园子里的苹果酿出的美味苹果酒,远近闻名。穿过苹果园就是鱼塘。Merlin和Freya呆的这个厨房是大教堂的厨房,在它的正北面,穿过一个小公园,便是学徒们的厨房,里面住着为学徒们准备一日三餐的厨师和大教堂的其他帮工。他们不用服侍第一法师和他的贵宾。

  第一法师的后院有一个小房间,Hunith就住在那儿,还有一张床——这已经算是一种奢侈了。她的房间离厨房大约二十来步的距离。每天一早,天还蒙蒙亮时,她就踏进厨房,开始烧火,打面团,支使两个孩子做这做那,整整一天,一刻也不得闲,直到深夜。只有到整个厨房只剩下炉火里那些许余火,一整天的忙碌才会趋于平静。

  Hunith用力推开厨房的大门,灰白的头发梢上还滴着水。看到Merlin一个人在磨面,一幅昏昏欲睡的样子,便皱起了眉头。

  “Freya!你这个小懒虫,快给我下来。还有一大堆儿的活要干,我可不想……”说到一半,她突然停了下来,发现有些不对劲。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困惑,像是要抓住这些不对劲的源头,就好像猎人Owen在树林里研究动物脚印时一样。

  门口地板上的草垫子是新的,没被人踩过,也没有摆得歪七扭八,Hunith用脚踩了踩。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酸味——一种人生病的味道。她使劲嗅了嗅,厨房原本的那种味道她可是一清二楚的。但是就是哪里有些……不对劲。迅速环视一周后,眼神从大锅飘到旁边的烤肉,最后看向了Merlin。

  “Freya病了,”Merlin打了个哈欠,转过身走到磨盘边,抓了一把谷物。“她昨晚上爬下来说胃疼,吐得我俩全身都是。我已经把垫子都换过了。”

  “她发烧了?”

  “没有,”壶里水已经开了,Merlin把谷物全部倒进这小水壶里,搓了搓手,又捏了一小撮盐,加了进去。“今天可以从其他厨房调些人手过来吗?我昨晚上睡得不太好。衣服也很难闻,我想去洗一下,今天就能干。”

  Merlin小心翼翼地观察着Hunith。从Hunith疑神疑鬼的动作和警惕的表情就知道,她还是觉得空气里有什么东西,自己没有抓到。她关上厨房门,仔细听着,但只有Merlin干活的声音,还有火炉里蹿起的火苗舔着小圆木时发出的嘶嘶声,而现在,除了火炉里的炉火外,唯一的光源便是Merlin身边那一盏油灯了。Freya睡在阁楼上,投下一圈阴影。

  Hunith注意到了桌子。Merlin知道她迟早会发现的。

  “她是不是偷吃了蛋奶浆馅饼,然后就生病了?”Hunith气急了,声音都有些抖。“Freya,现在生病了是吧?没法干活了是吧?眼前摆着一大盆好吃的,你胆子大了啊,觉得第一法师的东西也能吃了是吧?”

  Merlin转过身,垂下脑袋,忧心忡忡得眯起眼睛,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没有看到她吃。”

  “我真想抽你们两个!”Hunith气的发抖,撩起袖子,“两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平时吃得还不够好吗?一会儿,Hunith你看有小偷;一会儿,Hunith,你看这一小撮面团。要不是那你们都这么瘦,真恨不得捏你们俩的屁股!”

  Merlin试着打断她的愤愤不平,“学徒食堂的Drea Cook过来讨了一条烤猪腿,说是要给学徒们的午餐做汤。”

  “你给了吗?或者我非给不可?还是我自问自答吧。你呢,就让她自己从烤架上割下一条腿,没错吧?还拿去了一块好的。”

  Merlin耸耸肩。

  “你肯定希望她派一个帮工过来,分担掉你的活儿。事实就是这样。好吧,Merlin,如果你还不承认是Will拿走的,你们俩就等着受罚吧。”

  “我没有吃那些馅饼,Will最近几天也再没有来过厨房了。”

  “但是你知道它们不见了。我进来的时候,你就应该告诉我,但是你却帮着他们隐瞒。你们俩真是太过分了,那可是第一法师的啊!现在清醒清醒,Merlin,今天你得干两个人的活。等Freya病好了,她也逃不过惩罚。这一次不会像上次那样不了了之的。”

  阁楼上传来嘎吱一声,特别响。Hunith马上捂住自己的胸口,往上看去,很害怕的样子。Merlin心里紧张得要命,那种恐惧他自己都揣摩不透。即便是Merlin,也马上意识到Freya个子那么小,怎么能弄出这么大声响。

  Merlin怒气冲冲地往阁楼望去,抓起一只碗,大步走到梯子那儿,“不要再翻来翻去了。”

  Hunith依然很警惕地抬头望向阁楼上的投影。天渐渐亮了起来。“去煮些荨麻,”Hunith说道,“荨麻可以让胃舒服点儿。或者煮点薄荷吧。在茶里放些薄荷,也可以让她好受一些。要是她睡不着,就喂她点缬草。”

  Merlin爬上梯子,消失在了阁楼里。他正好当着Hunith的面,好好说一说Freya,怎么能发出这么大的声响。

  到现在为止,他的计划进展得还不错。

  “太讨厌了,”Freya呜咽道,“现在都是我的错了?我没有吃过那些馅饼。干嘛都要怪到我头上来?”

  “那我还能怎么说?Hunith从来都是疑神疑鬼的。”

  “她总是怀疑你,是因为你总是想要骗她。”

  “现在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最起码表扬我一下吧。”

  “没错,Merlin,一切都很完美。我看起来就是个贪吃鬼。我谢谢你。”

  “如果可以做得更好,那就无论如何也要试试呗。今天,我除了要干完自己的活,还得包下你的活。你就在这儿睡上一天吧。”

  “我没法睡。”

  “什么?”

  “我没法睡。”Freya的声音越来越轻,有些难堪。

  “怎么就不能睡了?”

  Freya把声音压得更低,“因为他在上面。”

  Merlin揉揉眼睛,“这也太滑稽了吧。他睡在麻袋后面,你根本看不到。”

  “可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不可能吧。”

  “当然可以听到啦!”

  “你就像个六岁的小孩子一样!你什么时候被我的呼吸声吵醒过?他不会对你图谋不轨的,你只要大叫一声就会有人把第一法师找来,不,Hunith就会揍他的。他得这么一动不动,直到Hunith晚上离开这儿,都不能发出一点儿声音。”

  “他呼吸的时候,声音可大了。”

  Merlin砸了下嘴,耸耸肩,“有机会的话,你就告诉他,我洗衣服的时候,会顺便把他的衬衫一起洗了。我还需要你的裙子。”

  “我才不会在阁楼上换裙子呢!”Freya压低声音,愤愤然说道。

  “那我就拿上你干净的裙子去洗吧,”Merlin有些恼火,“我得洗几件衣服。最好挑给学徒送早饭的时间去洗衣房。那个时候,洗衣服的人不太多。而且,现在还在下雨。要是再拖下去,可就没机会了,今晚衣服就干不了了。Hunith离开厨房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你就让他准备好。”

  “我不想和他说话。”

  Merlin不满地注视着她。

  “我害怕!”

  Hunith在厨房里大声叫了起来,“Merlin!肉汤都煮开了!不要再和Freya瞎闹了,快给我下来。把碗塞给她就行了,你这个傻小子!圣灵降临节还没到,我们还有一堆活要干。快点下来,让她一个人待着吧。”

  Freya一把抓住Merlin的手,满眼的无助,“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这儿。你也假装生病就好啦。”

  Merlin抽回自己的手,“要是我也装病,其他帮工就会过来。好了,现在开始假装痛得叫起来。”

  “你让我假装痛得哇哇叫?”

  “对,就是哇哇叫。”

  Freya半是呜咽,半是啜泣地发出了些许声响。

  “真是太惨了。”Merlin嘟囔着爬下梯子。

  

  吃过早饭后,Merlin会留出一些时间洗衣服,或者拍打已经醒好的面团,为晚上烘烤面包做准备。Ealdor大教堂的学徒基本都会在房间里学习。大雨仍未停,很少会有学徒跑到外面。Hunith已经离开厨房,给Gaius和猎人Owen送去早餐。Merlin终于等到了机会。门刚关上,他就赶忙爬上梯子。

  Freya睡着了,尽管刚才还在不停抱怨。可是先前说的衬衫连个影子都没有。Merlin找了半天,绕过依旧酣睡的Freya,爬上一只大木桶。“我准备去洗衣房了,把你的衬衫给我。”

  “不。”

  雨停了,天色渐亮,阳光透过窗户射进阁楼的角落里,空气里弥漫着的尘埃也清晰可见。他的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皮肤挺白,不过是很健康的那种,下巴上冒出一些胡碴,不太光滑。眉毛上的绷带又浸满了血渍——看来需要换一条了。

  “呃……你身上可真是难闻,吃点奶酪吧。”Merlin皱皱鼻子,把奶酪递给他。

  他接过奶酪,正准备吃起来,又问道:“面包呢?”

  “还在醒面团。把你的衬衫给我。看看那些污渍,真够脏的。我现在要去洗我的衣服了。”

  “你不用帮我洗衬衫。我在这儿不会待很长时间的。”

  “这么臭的衣服哪里撑得过三天!我不会偷你的衬衫的。我可解释不清楚。”Merlin伸出手,皱了皱鼻子,“我在这儿都能闻到这股酸味。”

  他还有些犹豫。

  “快点!Hunith一会儿就会回来的。”Merlin冲他扬了扬下巴。

  他气得咬牙切齿,怒气冲冲地说道:“好吧。你转过去。”

  Merlin觉得他精神失常。他好歹是一个骑士——或者说护卫——随便是个什么,在他面前怎么如此腼腆。突然,Merlin注意到他的衣领下闪着银光,之前他并没有发现。

  “你穿的是龙鳞银甲!你也是龙骑士?”

  他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活脱脱像是连皮吞下了一整个柠檬。虽然气得浑身发抖,甚至连脸上的肌肉都绷紧颤抖着,但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他睁开眼,恶狠狠地注视着Merlin,“你不是个贱民么,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鉴于他们现在的地理位置,他的反应的确有些蠢。Merlin翻了个白眼,说道:“先生……这里是Ealdor大教堂。每过两周,龙骑士就会到访。我们还有自己的银匠,如果我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也可以做这个,总之,有获得资格的学徒,便可以为他打造一件龙鳞银甲。其他的学徒,还可以通过继承……”

  “对,父亲传给儿子。我这件是我父亲的。”

  “你现在穿着他的衣服,就说明他要么已经去世,要么年纪非常大了。”

  他的脸立刻沉了下来,“不准如此轻慢死者。”

  “为什么不行?你还会害怕伤了他们的感情?现在可以把你的衬衫给我了吗?如果这个头衔会给你带来麻烦,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是龙骑士的。”

  他解开衣襟前的带子,脱下龙鳞银甲,扔给Merlin。这件银甲非常漂亮,做工精美,比Ealdor自制的龙鳞银甲还要好上许多。那些微微闪着光的锁链从领口处一层层垂下来,延伸到前臂。包边上面刻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龙的标志,Merlin在那个龙骑士的剑柄上也见过这个标记。包边的边缘还刻着细小的文字,不过Merlin看不懂它,这让他心底又升起一阵挫败感。

  “别这样看着我,”护卫的语气有些生硬,“把衬衫上面的脏东西都洗干净,然后还给我。”说完,他便一头扎进窗台下的阴影中,用力抱紧双臂。

  窗外的阳光让Merlin睁不开眼睛。他还没有亲手触摸过银甲,甚至没有亲眼完整地见过,他印象里的只有和Will偷偷透过银匠工作间窗户看到的模糊的景象,那时候他们只看到了白银被放进锅子里融化,完全没有看到龙鳞银甲或者是龙鳞。而现在,一件货真价实的银甲就在他的手上,不论他做什么动作,银甲都没有发出任何金属的碰撞声,反而如丝衣一般柔顺。如果龙骑士穿戴了银甲,就说明他可以感知到魔法,并且通过考核,获准进入大教堂内部的圣所。

  Merlin一边退后,一边将衬衫叠好,然后转过身看着他,“既然你是一个龙骑士……即使你来自其他国家,也可以到大教堂寻求庇护。没有人能强制你离开,即便国王也不可以。大教堂自古以来便拥有这个特权。你不知道吗?”

  他依然沉默着。

  Merlin转过身,往梯子那儿走,恨不得在洗衣服的时候,往里头加点菘蓝,让衬衫变花,才能出这口恶气。此刻,他非常想去跟Will炫耀一番,但他知道他不能,也许等护卫走了以后他就能这么做了。正往下爬的时候,Merlin听到他小声咕哝着些什么,但是听不清。

  最好听不清,Merlin心里暗暗地想,免得坏了他的心情。

  Merlin从阁楼下的橱柜里拿出一条Freya的裙子,连同自己那身脏兮兮的衬衫和裤子一同扔进篮子。他自己那身衣服上面的呕吐物比起护卫衬衫上的也好不到哪儿去。刚出现不久的太阳此时又不见了踪影,雨又下了起来。他从挂钩上取下自己的蓝色斗篷,把斗篷的帽子翻上来,盖住乱蓬蓬的头发,提起篮子,走进雨中。

  空气里透着阵阵寒意,夹杂着细细密密的雨丝。他走下通往宅邸的石径,踩过又湿又软的草坪,然后又取道另外一条石径,往苹果园的方向走去。到了园子里的时候,鞋子上早已粘满了烂泥。从前,他总是不太喜欢去洗衣房,虽然他从不承认,但他知道,他其实是有点害怕,他害怕遇到那些浣衣女,或者是追求她们的小伙子们。小时候,Kanen和其他几个男孩子把他的脑袋按在水槽里,虽然他们最后也受到了惩罚,但那件事在浣衣女口中传开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从那里经过。但是今天,一切都犹如新生一般,让他兴奋无比。要知道,现在有一个护卫藏在第一法师的厨房里!而且国王的治安官正在搜捕他!乌云笼罩着大地,甚至把花都涂上了朦胧的色彩,但它们全都无法平息他内心的激动。Merlin迈开大步,尽力在淋湿前走到洗衣房。他暗自高兴,Hunith虽然谨慎,但是她天天这样。Merlin知道她从来不会爬上阁楼下的那把梯子。三天其实不长,给那个护卫送点吃的也并不难。这么一件大差事在他这里变得轻轻松松的。他甚至有一种胜利的喜悦。

  正走着,Merlin透过雨帘看到了大教堂的回廊。学徒们都在里面上课。回廊和大教堂的四堵墙是平行的——上面没有塔顶。四根廊道砌上平顶,以花园为中心,围成一个正方形。出入口的门一直都锁着,不准帮工进入,因为学徒在进修的时候,会用到非常昂贵的金属。每到下课,或者雕刻结束的时候,学徒才可出门闲逛,时不时捉弄一下帮工,总之就是不让别人好过。

  只有在这个回廊里,男孩女孩才可以了解古老的秘密,阅读一卷又一卷的圣书,并学会如何把智慧雕刻出来。只是,每个人都对这些秘密守口如瓶。Merlin望着回廊,从小到大,他嫉妒能走进这里的每一个人——这是他一生中唯一能够让他真正嫉妒的事情。他多么渴望自己也能拥有一本圣书,可以在上面雕刻古老的文字,一边阅读,一边聆听来自远古时代的声音,魔法的低语。

  大教堂的洗衣房小小的,四周没有墙,只用六根结实的立柱支撑,上面用木板架起一个斜面的屋顶,可以防雨。屋顶面积很大,足够大家在洗衣房躲雨,因为下雨在Ealdor这儿是常事。屋顶连着一根泄水道,雨水可以通过这根管道排进湿地。起初,Merlin料想洗衣房应该没人,可他听到有人在那儿哼歌。定睛一看,居然是Vivian,他沮丧极了。

  Vivian十七岁,是个浣衣女,有一头漂亮的金色卷发,她似乎觉得所有男孩都该为她茶饭不思。Merlin从来不相信她这种喜欢嚼舌根的姑娘。她说起别人来毫不留情——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比如,她刚在人前夸一个姑娘刺绣的手艺怎么怎么精湛,转过身,又在人后嘲笑这姑娘的辫子编得怎么怎么难看,当然时不时也会说某个追求她的男孩子有多蠢。

  这样的事情,Merlin碰到过许多次了,不过他很少成为Vivian嘴里的那个倒霉鬼。当然,她偶尔也会讥讽Merlin,怎么长得比其他同年的小伙子要高一些,却干巴巴地像是柱子;又或者是,他的耳朵太有辨识度,而且头发总是又卷又乱——当然Merlin对这几点全都无能为力。对付Vivian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她的奚落和赞美,什么都别指望。Merlin走进洗衣房,放下篮子。脱下斗篷,甩了甩帽子上的水,把它挂在一根立柱的钩子上。这样,在他干活时,斗篷就可以晾干。

  Vivian正坐在靠近水边的石阶上,搓着一条长裙,随后把裙子浸入水里漂洗。她满手都是泡沫,皮肤已经起皱了。捞起裙子后,又把裙子扭起来绞干水,一连串动作和扭鸡脖子如出一辙,随后再把裙子抖开,又绞一遍。她的手上力气很大。Merlin曾经亲眼看到她在一个姑娘身上直接拧出一个乌青块,那姑娘痛得眼泪直流。

  “嗨。”Merlin想让Vivian知道他也在边上。

  没有回应。Merlin早就料到了。

  他跪在另一头,就在Vivian的斜对面。Merlin从篮子里拿出满是污渍的衬衫,浸到水里。因为下雨,石头水槽几乎都满了。每到夏天,老师或者第一法师会用魔法石召唤出水。一次偶然机会,Merlin和其他帮工便看到了这个过程,那些帮工都看呆了,不停地倒抽冷气。现在,Merlin看着那块魔法石,上面雕刻着的那双冷冰冰的眼睛毫无生气,也没有发出任何光亮。可是,即便Merlin跪在那儿,离它有好几步远,却依然能感受到沉睡在石头内部的那一股强大的力量。他现在还不能唤醒这一股力量,至少当着Vivian的面不行。

  他从木桶里拿出一块肥皂,在衣服上不停拍打,同时不断翻动衣服,用肥皂再搓一遍后,便跪下来,就着石头搓起来。他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洗衣服,完全忘记了Vivian,只希望她快点离开。

  过去,Merlin总是搞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很多男孩子们似乎从来都不知道Vivian有多么恶毒,直到Will当着他的面给她献殷勤,Merlin才意识到,他们并不是不知道,他们只是不在乎。很多男孩都争着帮她拎篮子,还会在她面前,一步跳过井眼,好博取一个薄情的微笑。Merlin觉得无聊透了,真想直接给他们浇上一盆冷水,让他们脑袋清醒一点。去年夏天,Vivian拿了一根皮绳串上一块光滑的河石,戴在脖子上。有个学徒也会自制这种不长不短正好能圈住脖子的项链,再搭配同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的坠子——当然有可能是具有魔法的水晶。Vivian显然是在模仿那位小姐,但是贱民也只能学到这一步了。渐渐地,这种项链便在洗衣工当中流行了起来。然后厨房的帮工也开始跟风,不少男孩子们便开始打磨皮革,或者到河里找石头。有些女孩子不顾一切地想得到这种项链,男孩子也疯狂地帮着找材料,他自己就被Will几次三番拖去河边找石头——当然Merlin和Freya对此毫无兴趣,Hunith和Gaius一致认为,那些家伙们实在是有够蠢的。

  过了一会儿,Merlin听到Vivian把湿衣服折起来,堆进篮子里。雨水不断滴在水槽里,头顶上方的木梁上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肥皂和薰衣草的味道。Merlin自顾自地继续搓着自己的衬衫,一会儿绞干一会儿漂洗。Vivian正准备走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

  “我知道,谁会在圣灵降临节集会上跟你跳舞。”Vivian说道。

  真想诅咒她,Merlin有些阴暗地想着。“嗯?”他假装自己不在意,但他的胃已经搅在了一起。

  Vivian把篮子挎在身体的一侧,“谁都知道,肯定是那个最无聊的Lancelot。只会读书,自从他是被收养的贱民的身份曝光后,学徒们已经很少有人跟他打招呼了,但我们贱民就没那么多可抱怨的了。这件衬衫绝对不是你的,这不是贱民穿得起的面料。看来,你篮子里的是他的衬衫。是他让你帮忙洗的吗?他付你钱了?还是说你就是做好人帮个忙?”

  Merlin擦了擦额头,脑袋飞快地转起来。Vivian其实是对着他嘲笑Lancelot。他是个中级学徒,已经十七岁了,尽管他无论是举止还是外表看上去有多么像贵族,但他仍旧得不到下人们的尊重。贱民们都嫉妒他,都暗暗想着为什么被收养的不是自己。他是大教堂里性格最好的年轻人,考虑周全,待人友好,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不管对方是贱民,还是老师或是其他学徒。Merlin喜欢Lancelot,他会解释给他听词语的真正含义。当然他不会教Merlin怎么雕刻,但是他从来不介意同其他人分享知识。

  “不管是跟谁跳舞,我都会很高兴的,”Merlin打了个哈欠,“Lancelot很慷慨。我才不会因为他是个学徒,就觉得不好意思。”Merlin暗暗希望Vivian不要把衬衫翻出来,因为她很快就会发现这件衬衫对Lancelot来说,明显太大了。

  “是,但他太腼腆了,都没什么朋友。你们两个人站在一块儿,也真的是太滑稽了。他站在你边上,估计你们连舞会结束都说不了十句话。还有,Merlin,你太瘦了,别说是女孩,就算男孩子也不喜欢太瘦的家伙,你就像一根杆子那样,谁会愿意跟一根杆子跳舞呢?更何况已经有五月柱杵在那儿了。”

  Merlin把衬衫又绞干一遍,更加用力地搓起来。“要是你知道有什么好办法,可以不长这么瘦,就劳烦告诉我,我很乐意。”

  “还有,就你的年龄来说你也太高了,你有第一法师这么高吗?我觉得差不多。你这么高,大概只会有一两个高年级的男孩子会可怜可怜你。但他们也不会和你跳舞。老师要求他们请我们这样的女孩子跳舞。你太瘦了,不然就能冒充十八岁的人。Hunith每天晚上都给你吃奶油醋栗泥么?在她手下干活实在太恐怖了。”

  “Hunith对我很耐心。”求你了,Vivian,赶紧走吧。Merlin几乎要爆发了,如果这是个男孩他们现在肯定已经打起来了,他心里恳求着,看在上帝的份上,把话说完,你就赶紧走吧!

  “Hunith一开口就骂人,才吐不出什么好话。谁都知道,都不用我说。今年,她有没有让你为五月柱舞会准备?还是她在忙着准备做买卖的东西,完全没时间教你?”

  “Vivian,我很早就知道五月柱舞会了。”Merlin气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拼命绞干衬衫里的最后一滴水,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厨房。

  “真的?谁教你的?还是你在卖蛋糕的时候,偷偷看着别人跳舞就学会了?又或者是优雅的Hunith或者Gaius拉起你的手,手把手教你的呢?我还真想看你们跳舞的样子呢!”

  Merlin回头看着她,怒火中烧,感觉自己像被一只乌鸦啄来啄去。Vivian就是有本事让人觉得自己又蠢又笨,手脚不知该往哪儿搁。Merlin没有告诉她,其实在他十岁的时候,猎人Owen就教他和Freya跳五月柱舞了。他还教他射箭,命中园子里的苹果。Merlin甚至可以完美地复制Hunith的拿手菜——奶油醋栗泥。

  “不过,我真的还是怀疑你今年会不会参加舞会,毕竟,其他男孩子十二岁就已经参加了,但是你都要十六岁了,却还一次都没有去过。”

  “反正也没有一个我想要的舞伴,除了Freya,如果她能参加的话。”

  “没错,反正也不会有人答应的,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这么看来第一法师也是为了你好,免得你站在五月柱底下才感到难堪。”

  Merlin深吸一口气,试着调转话头:“那又是谁教你跳舞的?”

  Vivian抱起篮子,搁在自己肚子那儿。“Kanen还没去学打铁之前,有一个男孩子教我的,他现在已经是村子里的铁匠了。”她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像是沉浸在那些如糖浆一般甜蜜的美好回忆中。随后,这份甜蜜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又是一副调皮的表情,“反正你说随便哪个做舞伴都可以,那我让Kanen和你跳舞怎么样?”

  这个问题明显是要激怒Merlin,大教堂里还有谁不知道他和Kanen有多恨对方。

  “还是不要了吧。我从来不怕他,不过他应该还没有原谅我吧。”其实Merlin心想,他这么横行霸道,我永远不会原谅他欺负每个人的行为。

  Vivian刚要离开,又站住了。她从自己的篮子里翻出一把薰衣草,扔进Merlin的篮子。“你身上一股怪味。像是小豆蔻还是醋和烟混在一起的味道。要么在晾干衬衫以前,把薰衣草夹在衬衫里。要么把衬衫和薰衣草挂在一块儿晾着。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你这么做,他应该会感谢你的。”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狡猾的笑容,便走入雨中离开了。

       Vivian走后,就剩下Merlin一个人,他从篮子里拿出那一束散发着香气的紫色花朵,觉得应该提醒Lancelot,他也好在Vivian嘲笑他的时候有点准备。可这也意味着,他今天还得再撒一个谎。Merlin心里同时涌上尴尬、挫败、窘迫、愤怒,他咬着牙,恨不得把攥在手里的花朵捏个粉碎,然后扔掉。但最终他没这么做,而是把花朵轻轻放在篮子底部,带上洗好的衬衫和裙子走到魔法石那儿。

  魔法石有许多功能,取决于它们是如何被雕刻出来的。厨房里的魔法石,可以从雕刻的人脸的嘴巴里喷出火舌。洗衣房的这一块则可以从口中流出水来,还有一些则可以发光,或者治愈病痛。它们表面的图案千奇百怪——有些是狮子或者马,有些是男人或者女人,还有些是太阳或者月亮——每一块都刻有一张不同的脸,五官和表情也截然不同。有些凶神恶煞,有些胆小害羞。有些看上去很温顺,有些则很愉悦,还有一些充满痛苦。每一块魔法石都会表现出一种情绪。

  Merlin看着这块魔法石,上面雕刻着一张女人的脸,脸上带着那种充满好奇的无辜表情。他从不当着别人的面使用魔法石,只有独自一人或是Freya在身边的时候才会使用。因为只有预备龙骑士或者龙骑士可以通过魔法,召唤出它们的力量。Merlin盯着石头上的眼睛,集中自己的意念。石头上的眼睛开始泛红,水便从嘴巴里哗哗地流了出来。水很烫,蒸腾出的水蒸气从洗衣房里往外冒,好似春天早晨的薄雾一般。Merlin搓着衣服,手也被烫地通红。可是,热水能把脏衣服洗得更干净些,也更省时间,比泛着一股酸味的冷水好多了。

  只有龙骑士和一些预备龙骑士可以驾驭大教堂里的魔法石。

  还有一个人也可以——那就是Merlin。

 

Note

  魔法并不仅仅是一种力量,它实际上是一种纽带,真正具有力量的是大地,是空气,是风,是水,是万物,是宇宙,是无限。我们所见的世人使用魔法展现神迹,实际上是法师与万物之间拥有着一种纽带,法师只是万物意志的具象代表,他们的所言所为均是万物的意志,这力量并非一个人所独有,也并非仅存在于某一时刻。这种强大的力量主宰着一切,如同永恒的太阳、月亮和星辰一般,超然于这世界之外。不论是活着的或是死去的,完整的或是破碎的,万物均遵循它的规则而存在。

  最直观的证明则是魔法石。石头代表永恒,它们在漫长的岁月中积累,记录,沉淀。它们沉默,却充满智慧。这一张张脸代表的是人类对大自然中的元素乃至时间本身所握有的最终统治权。自然的轮回,历经出生、死亡、重生而循环往复。当我们在上面蚀刻出面孔与图案,则是将我们的意志与大地的意志通过石头连接起来,这些石头是媒介,是桥梁,帮助人目标明确地联系到某种特殊的力量,比如水或者是火。

  大地的每一次震颤与呼啸,我们的每一次呼吸与心跳,这一切全都遵循着这种力量的秩序,一旦有任何人、任何事物企图违背这种力量,或者想要将其控制为自己所用,那么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 Taliesin of Ealdor Abbey

 

TBC

原剧中不常用的人名地名:

Drea:德累娅(原剧中的一位乡下女孩,在巨龙袭击村庄后赶来Camelot报信)这个故事中的设定是学徒食堂的厨娘~

Vivian:薇薇安(原剧中是King Olaf 欧拉夫国王的女儿,真爱之吻中出场,金发美人,性格嘛……)

评论(4)
热度(32)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