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Until We Built Camelot 直到我们建起了卡美洛特 [5]

♔如果你遇到这个故事,请读下去,也许到最后,你会发现,是这个故事找到了你。

♔故事初稿已完成,边修边发。谢谢大家的支持~ヽ(*´ω`)

♔前文: [1] [2] [3] [4]  或许更像是亚瑟王传说的同人吧~

Part 1 The Elegy of the Great Dragon 巨龙的挽歌 

Chapter 5

 

  Merlin做了一个梦。梦开始的时候,有人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他的心底渐渐升起一股暖流。可随即,周围迅速一片漆黑,恐惧和羞愧袭遍全身。

  Merlin猛地惊醒,浑身发抖,惶恐无比。他蜷缩在毯子里,眨眨眼,或许是因为太过恐惧,连呼吸都觉得异常困难,他试着深呼吸,慢慢平复自己,然而梦里的那种感受萦绕在Merlin心头,怎么也赶不走。空气变得黏稠,油腻腻的,像是有人在低语,声音却异常刺耳。

  已经很晚了,厨房角落里的壁炉中本该只有奄奄一息的余火,现在那块可以生火的魔法石却吐出火舌,熊熊燃烧着,把周围都照得亮堂堂的。Merlin坐起身,匆匆爬到阁楼边,向下看去。发现治安官正单膝跪在炉火边,双眼直愣愣地盯着火苗。他转头往上看,眼睛和Merlin对个正着。那双眼睛在黑暗里发出明亮的银光。

  他左胳膊搭在膝盖上,手里拿着一个圆形的东西,穿着一根金链子,戴在颈间。Merlin还没看清楚,他便把这东西塞进衬衫,在火光映衬下,Merlin注意到他的胸口有着纹身。“你终于醒了。”说着,他一边站了起来,一边扣上衣领,便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往阁楼下走过去,眼中的光芒渐渐褪去。

  “你——”Merlin几乎说不出一个字,他清了清喉咙——“你不能来这儿。第一法师严禁闲杂人等进出这里!”

  “你和你祖父一样仪表堂堂,他的英俊可是出了名的。你颧骨的弧度,还有鼻子,都和你祖父一模一样。他的儿子们当然也是英俊潇洒,你父亲也长得的确标致。我很好奇,他知道你的存在吗?”

  Merlin止不住地发抖,呼吸变得愈发困难,“我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

  治安官走到阁楼梯子边上,停了下来,“真是年轻啊!太年轻了!”他盯着Merlin,那眼神让Merlin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头晕目眩,好像整个地板都在不停旋转。

  “滚!”Merlin吼道——他本以为自己是吼,直到他听到声音小得自己都听不清。他想大叫让别人听到,想警告Freya快点醒来,他们现在有危险,可是治安官暗暗发光的眼睛里,冒出非常可怕的东西,让他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一句话都说不出。那银光背后,暗藏着一道乖戾的黑色阴影。

  “你的祖父和叔叔死掉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曾亲身经历那一场战役。那是一场荣誉之战,你家族中许多被诅咒的人都战死了。我根本不曾想过,他们中还会有人留下一个贱民。他们总是故作清高,认为自己不可取代。你和他们简直一模一样。你的脸……真是出乎意料。这张脸居然跨过死亡的边缘,现在正看着我。孩子,你不是普通人。”

  他一只手搭在梯子上,准备爬上来。

  “你想知道他们的名字吗?你难道一点也不好奇,自己为何被抛弃吗?因为耻辱!哦……耻辱的滋味,他们定是觉得那也闪着无上的荣光!”他在梯子上,每往上踏一步,Merlin就害怕一分。“他们咽下自己酿的苦果时,一定是快要窒息了吧?”

  “滚出去!”Merlin口干舌燥,声音变得沙哑,无法大声说话或者尖叫。Freya正在那堆麻袋和木桶后面睡觉。他压低身子往上爬,Merlin的心都缩成了一团。

  “我可以告诉你一切。我知道你的父亲在何地死去,也知道他何时死去。我的剑上,依旧沾着你家族的鲜血。尽管它早已被擦净,可那一声又一声的哀嚎,并未就此消失殆尽。但我还是会告诉你,他们是如何背信弃义。死了以后,又接受了怎样的惩罚。你的祖父,你的叔叔,他们的头被长钉穿过。我们作践他们的尸体。哦,孩子,我们该如何为你复仇!”

  这声音不像是一个人在讲话,而是许多种声音搅在一起,像是野兽的低吼,像是痛苦的尖叫,像是疯狂的大笑,无数种声音在他身边响起,他看不见,却能感觉到,那些声音来自四面八方,而不仅是眼前这个人。

  Aredian双手戴着手套,抓住梯子顶部的两端,呼吸散发出一股腥味。他一步一步逼近,Merlin就快要窒息了,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大钟盖上的蜡烛一样,奄奄一息。这一定是魔法,而且是非常可怕的魔法。他看见治安官脖子上那条金链子正发着光,但不是金子该有的光泽,反而像是一层黑色的雾气。

  “那如果我真的戴着那种徽章呢?”

  “我会马上把它从你脖子上拽下来,如果你带着它,你可能会试图控制我。”

  一瞬间,他突然想起和护卫的对话,这就是那种徽章吗?赌一把吧!否则不仅是他,Freya也会跟着完蛋!

  Merlin奋力一扑,紧紧抓住那条链子,用尽全身力气把它扯了下来。链子断了。徽章从他的衬衫里滑落出来。Merlin一看到那枚徽章,一阵反胃,几乎要吐了出来。那东西表面有种深灰色的光泽,点缀着叶子还是花瓣,互相交缠在一起,看上去又像是蜗牛背上的壳。那缠绕在一起的怪异图案,看上去异常畸形不自然,散发出一种噬人的黑暗力量,让人害怕。太强大了,Merlin几乎要垮了。

  “你这个小杂种!”

  Merlin手里还紧紧抓着链子,便一把推开治安官,Aredian整个人连带着梯子一起往后倒去,但他反应敏捷地一把抓住Merlin的胳膊,动作粗鲁。梯子摇摇欲坠,最后,他带着Merlin一起摔到了地上。Merlin趴在梯子上,而梯子压在他身上。治安官痛苦地呻吟着,嘴里骂骂咧咧。

  Merlin气喘吁吁,有些怔住了,但是那股黑暗的力量渐渐消退。可怕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他的呼吸终于恢复了。他尽全力挣扎着把自己的胳膊从治安官的拳头里抽出来后,拼命往大门跑去。

  Aredian把梯子从自己身上推下去,艰难地站起来,没有咒骂Merlin,也没说一句威胁他的话,一步步向他逼近。Merlin提起门闩,猛地推开门,往外逃向黑暗中,冷不丁撞到了守在门外的一个人。

  Merlin怒火中烧,想都不想,便扬起拳头朝士兵的脸上打去。可那个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Merlin闻到他身上那种熟悉的皮革味道,在才认出那邋遢的胡子和披下来的头发,渐渐反应过来眼前竟是Owen Hunter。他手里拿着一把短剑,已经从剑鞘里拔了出来。

  Merlin从未比此时此刻更加感激过他的出现。治安官打开厨房门,跟着走了出来。Merlin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Owen一把将他拦在自己身后。余光在黑暗中瞥到一抹光亮,转过头,Merlin发现第一法师正缓步走来,手里拿着法杖,法杖顶端安放着的水晶发出蓝色的光。他早就在第一法师的房间里看到过这块水晶,通常都是与法杖分开,单独安置在一块四周坠着金色流苏的红丝绒巾覆盖的方形软垫上,而且,也并不会发光。在他的印象中,他只见第一法师使用过一次,他很少会把它安置在法杖上。

  治安官的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额头上的伤疤正在往外流血。他强压下怒火,左手扣着皮带,似要随时抽出佩剑。Owen扬起手中的短剑,剑尖抵上这个入侵者的心脏,不需言语便表明,一旦拔出剑,他便会动手,根本不会在乎他这个治安官的头衔。

  第一法师来到他们身边,Merlin一瞬间如释重负,居然差点流出眼泪——他们用长钉刺穿他祖父和叔叔的头颅!他摇摇欲坠,脑海中不断盘旋着这句话。

  第一法师把手放在他的肩上,注视着他,表情有些凶狠,但有透着关心,“Merlin,他有没有伤到你?”

  Merlin说不出话,紧紧攥着拳头,全身因紧绷而微微发抖。最后,他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

  第一法师盯着Merlin,不一会儿又换上一张怒气冲冲的脸。谁都知道第一法师很凶。他捏了下Merlin的肩,站直后看着治安官。

  “你竟敢如此无视我的好意,Aredian,真是胆大包天!”

  第一法师手里的法杖顶端不断发出光芒,愈来愈亮,治安官不断往后退去。“第一法师,我只是问这个孩子几个问题。没有做其他的事情。我效忠于国王,这是我的职责。”

  “我的职责就是保护Ealdor大教堂的人,我无法忍受任何人践踏这片土地!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朝圣者,不论来自哪一个王国,这片土地都会为他们的灵魂提供庇护。我会向国王如实禀报,你是如何玩忽职守的。你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等国王驾到的时候,你自己告诉他吧!”治安官吼道,“不用过多久,那些叛徒们的尸体就会慢慢腐烂。你可以闻到空气里那股尸臭味,就像猎物在阳光下腐烂的味道。无论是谁,无论用什么方式去支持他们,必将受到国王的惩罚。第一法师,即便是你,即便是这片古老的地方,也都难逃一劫!”

  “我们历经多次战争和暴风雨的洗礼,也经受过无数次这样的威胁。我只关心大教堂的学徒们安心接受教育,保护这片土地,免遭你那些蛊惑人心的阴谋诡计。Aredian,请你离开。带上你的人,立刻离开!你我之间,如不幸产生分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里不欢迎你。Owen,带他到门口去。这位治安官,我警告你,Owen训练有素。如果你不怕危险,敬请挑战他。Gaius会请你的人离开。然后关上大门。”

  “是,第一法师。”Owen一直举着手中的短剑,直到第一法师示意,才堪堪放下。

  Merlin看着治安官离开,后者回头看了他最后一眼。此时,他的眼里光芒不在。Merlin注意到他看着的正是他攥在手里的链子。

  

  后半夜,Owen帮他把梯子修好复位,他们才突然想起来,为什么这么大动静Freya都还睡着?他们急匆匆奔上阁楼,发现Freya根本不是睡觉——是昏迷。汗水湿透了她的裙子和毯子,她面色苍白,浑身直打颤。Gaius立刻去准备草药,他们把她从阁楼下抱下去,让她躺在厨房的草垫上。

  这病来得蹊跷,Merlin看到第一法师和Gaius低声交谈的时候面色凝重,Owen和Hunith都让他去睡觉,很明显,Freya第二天是干不了活儿的,Merlin需要休息,即使叫来一个帮工,他明天也需要充沛的体力。Hunith也匆匆赶来,在帮Freya换了一条裙子后,便挨着她一起睡下。

  Owen告诉他,第一法师让他晚上一直在厨房外面巡查,当他看到治安官闯进厨房后,立刻向第一法师禀告,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Merlin从厨房里逃出来。Merlin非常感激Owen的及时相救,于是和他来了个拥抱。Owen特别尴尬,自打他记事以来,他还从没跟什么人拥抱过,所以立刻就逃之夭夭了。

  厨房的地板上有一块地砖很松,掀起它,下面便是Merlin藏宝贝的地方。第二天一早,Merlin趁Hunith去给Gaius送早餐的时候,把治安官的挂坠和链子藏在了那儿。他现在知道那个护卫为什么对这个徽章这么严肃了,不过这个真的就是他说的那个可以控制别人的东西吗?他还是不能完全确定。

  天快亮时Freya才醒过来,Hunith立刻着手给她煮柑橘汤。她很虚弱,一个字也说不出,看着Merlin就眼泪直淌。Merlin问她是不是听到了昨晚治安官说的话,她摇摇头,只是眼泪流得更厉害了。Merlin告诉她,治安官说的话一句也不要相信,他是个恶棍、骗子,第一法师和Owen已经把他赶走了,并向她保证,他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他甚至不能再踏进这百里区一步。

  Will自动请缨来厨房帮忙,他对Merlin说,他虽然不知道他隐瞒了什么,但还是希望他尽快向第一法师坦白他的“罪行”,免得后患无穷。

  Merlin一声不吭。他心里反驳着,现在坦白,弊大于利。第一法师若是一概不知,便自始至终否认大教堂窝藏着一个受伤的陌生人。等这个龙骑士离开以后,再告诉他,才是上策。

  他不再让自己纠结于治安官的话,他一遍遍告诉自己那个人是个骗子,他说的全都是胡扯!他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更没有祖父和叔叔,所以——

  该死的!

  他把面团重重地摔在案板上,浑身颤抖着。他想尖叫或者直接拿桶冷水从自己头顶浇下去。但这两件事都不可能发生。于是,他重新开始挤压面团,让自己什么都别去想,只去想面团。

  

  下午茶过后,传言四起,Merlin才意外得知国王的护卫队半夜就离开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没有人提起Merlin在厨房被袭击的事情。据说,治安官Aredian下令所有随员即刻上马出发。这也说明,他们会继续追捕那个“受伤的士兵”。

  Will去河边捡石头了,他已经打磨好了皮绳,就差一块漂亮的石头就能做成项链送给小姑娘了。他走后,Merlin就把早上存下的早餐、中午从第一法师和Gaius的午餐里顺走的香肠和鸡腿还有面包、肉馅饼统统包起来,放在篮子里,又在上面盖了一块布。他打算等会儿出门摘几朵花放在上面,就可以说是拿给生病的Freya的。准备妥当后,他便取了斗篷,提上篮子,准备前往野鸭塘那儿找Lancelot。

  天气虽有些潮湿,但是阳光依旧灿烂,空气透明无比,就连远处的Aesctir山脉也一览无余。许多学徒和帮工都相约在野鸭塘前面的空地上碰面,他们脱下斗篷玩摔跤或者做游戏,享受阳光的环抱。还有一些孩子正追逐着飞舞的蝴蝶。看到这幅景象的Merlin楞了一下,他以前似乎总是对此习以为常,然而昨夜的变故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他有可能差点儿就再也看不到这幅景象了。他的心沉了下来。

  Merlin看到Lancelot正坐在最大的那棵橡树下,腿上放着一本圣书。他小心翼翼地翻过厚厚的金属页面,手指轻轻抚摸圣书上蚀刻出来的图案,嘴里念念有词。所有的学徒都有一本用珍贵的金铜打造的圣书。金铜是用铜和金混合锻造而成。那些闪闪发光的金属页面由三只坚固的圆环串起来,固定在一块又厚又平的底板上。Merlin妒忌地发狂,他多么渴望自己也拥有一本这样的圣书。

  Merlin向Lancelot走去。Lancelot看到他后便笑了起来,但随后又收起了笑容。“发生什么了,Merlin?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他随即细心地把圣书合上。

  “没什么。Freya病了,折腾了一晚上。我还要帮她摘些花。”Merlin说着把篮子搁地上,从野鸭塘边的薰衣草花园的边缘摘了一把薰衣草,又随手折了些野花,统统丢进篮子里。这下肯定没人会再注意到篮子下面放的东西了。

  Lancelot一边帮着他摘花,一边说道:“洗衣房的Vivian Lavender 昨天对我特别不友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跑过来,戳着我的胸,说以后我有衬衫要洗的话,就请她或者洗衣房的其他帮工洗,不要找你。”

  “没错,听她的就是了,已经够了,摘太多的话回头洗衣房的家伙们该骂我了。”Merlin没有想到Lancelot已经快要把篮子给装满了。这片薰衣草田是给洗衣房的帮工们种的,他们总是会来这里采薰衣草,去除衣服上的异味。怎么忘记提醒Lancelot了呢,他心里暗骂自己一句。“是Vivian乱说的。她以为我手里在洗的衬衫是你的。我可从来没有和她这么说过。”

  “可她觉得像我这样的学徒不会自己洗衬衫,而要请他们洗。我感觉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

  “Lancelot,你们可都是出身名门呀,即便是养子,你也是你父母唯一的孩子。你们背后都有高贵的家族和财富撑腰。”

  “可这有什么关系,Merlin,写下《沉思录》的马可·奥勒留皇帝,十一岁时,他便有意身着古代希腊与罗马哲学家们常穿的简陋的长袍,模仿他们的生活方式。写下《Isle of the Blessed》(赐福之岛)的第一法师Aurelius也是亲自打理农作物,收成便留给大教堂中的人一起分享,自己却分毫不取。我坚信,他们也都是自己洗衣服的。不洗衣服的话,很简单,就是懒。”

  “不过——你可不会自己烤面包,”Merlin提醒他,“或者打造这本圣书。”

  “可是懒惰并没有妨碍我学习技能。恰恰相反,我每天起床的时间和你一样。平凡琐碎的工作与学习使用魔法之间也是息息相关的,而且我特别享受太阳升起之前的新鲜空气。工作也是另一种让头脑清醒的方式。只有找准自己最薄弱的环节,有针对性地练习,久而久之才能变得更加强大。”

  Merlin打了个哈欠,“你昨天还从国王的护卫队那边听来了什么消息?”

  “Merlin,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们?”

  “因为Freya和我总是最后知道消息的那两个人。到时候,等战争都结束了,说不定还没有人想起来告诉我们。”

  Lancelot笑了起来,“那只是传言。没错,你大概确实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昨天整整一天,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据说,叛军在Meredor集结。他们还在召集愿意加入的人,策划一场起义反对国王。好吧,即便Elegast Wyllt(埃莱加斯特·威勒特)是领导人,他们还是会被杀得片甲不留。”

  “谁是Elegast Wyllt?Wyllt也是一个家族吗?”

  “最负盛名的家族之一。Elegast的父亲就是Alberich Wyllt(阿尔伯里希·威勒特)。”

  “那又是谁?”

  “你不会连Alberich Wyllt是谁都不知道吧?”

  “我要是知道,还会问你么?”Lancelot有时还真是昏头昏脑的。

  “怎么可能?他的大名居然有人不知道!”

  Merlin耸耸肩,尽量显得耐心一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是谁?”

  “他曾经是无冕之王,从未输过任何一场战争,可是却在自己的最后一场战争中被打败了。别人都说,他绝顶聪明,骁勇善战,毫无畏惧,但是他坚持自己的原则。从各方面来说,他都是不折不扣的龙骑士。虽然他的头衔只是一个伯爵,可大家都视他如王子。显然,我们的上一任国王,也就是现任国王的父亲,对他怀恨在心。我们那残忍的好国王,带着自己的王冠,在Geancy(盖西)之战中打败了他。宫廷里传言,在这场战役中,双方势均力敌。但我听别人说,其实当时双方是五六个人对付一个人。通常,名门之后被关进监狱以后,总会被保释出来。可是Wyllt家族的下场却完全不一样,整个家族遭受灭门之灾。我想,从那一刻起,我们王国的骑士精神也就此覆灭了。我们这一代人当中,已经很少有龙骑士了。大家都说,如果你想要在国王手下任职,就最好不是龙骑士。”

  “那Elegast Wyllt就是他的儿子?”Merlin坐直了身体,。

  “他是其中的一个小儿子。事实上我真的很崇拜他。在Geancy一战中,他捡回一条命,但也受了重伤,被监禁起来。至于为何如此,众说纷纭,有可能是Albion的赐福吧,总之,伤愈之后,他便逃往另一个国家。我想应该是Isle of Man。”Lancelot坐直身体,双眼闪闪发亮,“我听过一个故事,是与他有关的,这让我非常崇拜他。Geancy战役后,他在一位外国国王的军队中服役,赢下多场战争。有一年夏天,他到访一座很远的大教堂,碰到他的一位表兄。其实因为与皇室通婚的关系,他们都是现任国王的表兄弟。那位表兄曾在Geancy一战中,和Elegast的家族对抗。当然,Elegast拔出剑,正要取他首级。对,没错,就在大教堂前面的空地上,所有人都傻乎乎地看着,只等血溅四周。可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Elegast住手了,他说:‘虽然你对我父亲和兄弟毫不留情,我依然宽恕你。’”

  “他居然这么大度。”Merlin睁大了眼睛说道。

  “他的宅心仁厚使他名声大振,同他父亲一样受到大家的敬仰。Merlin,传言说,他已经结束在国外军队的服役,回来集结了一支军队,准备推翻杀了他父亲的国王。现在,周围谣言四起,都说Alberich Wyllt的儿子回来了,就好像Alberich Wyllt复活了一般。好吧,这可能真的只是谣言。Elegast Wyllt说不定现在还在几千里之外,在外国某个国王手下服役呢。可是就我从护卫队那儿听来的消息,他们可没把这件事当做空穴来风。国王的主力军队已经集结完成,正往Meredor进发。我之前和你说过,那又将是一场屠杀。”

  Merlin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山洞里的护卫,告诉他自己掌握的消息,“为什么他们会被屠杀呢?”

  “Geancy战役后的二十年里,国王一直拥有不败的战绩,尽管很多人都想要挑落他。他的战旗让敌人闻风丧胆,因为他很有一套,甚至会拿着敌人的战旗在自己的队伍里不停炫耀。在他面前,所有的军队都不堪一击,Alberich Wyllt也不例外。昨天晚上,士兵喝酒的时候,都在小声咕哝,说只有年轻的骑士和盔甲侍卫参加到Wyllt集结的军队中。那些为国王征战多年,经验丰富的骑士们都拿到了一大笔钱和粮食。国王的战争会如何收场,他们心知肚明。我必须再重复一遍,这群人当中,即便是有龙骑士,也少得可怜。”

  “我得走了。”Merlin站起来,一手拎着斗篷,一手拍掉粘在上面的草叶。“看来你对这件事的兴趣也不小嘛,这是我听你讲话最多的一次。”

  “Merlin,”Lancelot和Merlin一起站了起来,尴尬地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我想先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

  Lancelot摸摸袖子,将它弄平整,“你说你会在今年的和我一起参加圣灵降临节……我想,你知道……你知道我应该早些和你说。你不必对我做出任何承诺。我想……我想和你跳舞,你会答应吗……但是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在强迫你。”

  Merlin看着Lancelot好一会儿,说:“过去两年你都在陪我帮Hunith卖蛋糕,如果你今年还是找不到舞伴的话,自然没问题。”

  Lancelot犹豫了一下便说道:“我想,应该也没问题。”

  “不管怎么说,这都比过去要好。”

  “呃……是啊……”Lancelot显得有些狼狈,脸涨得通红。

  Merlin提起篮子,冲Lancelot笑了笑,便匆匆离开了。

  其实,Merlin犹豫再三,想问却又不敢问的是,昨天晚上,他从Aredian脖子上拽下来的奇怪吊坠到底为何物。现在,他只好把这个问题留给藏在禁地山洞的那个护卫了。

  

  雕刻在路标上的脸,皱眉看着Merlin,像是在提醒他,要是第一法师知道他又偷偷溜进这片废墟,该大发雷霆了。温暖的阳光洋洋洒洒落在他的脸上和手臂上,让他镇定了下来,可是脑子里依旧百般思虑。难道治安官这是在暗示他自己是Wyllt家族的一员?他的家族并不普通,甚至可能并非等闲之辈?这是否也解释了他为何可以轻松使用魔法?

  他把篮子放在一棵橡树下,从里面拿出包好的食物,又用盖在上面的布在外面多包了一层,打结的地方留出空档,刚好能把胳膊穿过去,他便孤身一人冒险进入峡谷,一只胳膊挎着一袋吃食,气喘吁吁地跳下漂浮的石头,匆忙往下赶。耳边掠过阵阵微风,夹带着一股泥土的芳香,混合着野草、木头和青苔的味道。

  Merlin匆忙冲进洞里,他发现盔甲侍卫正坐在石头上,手拿一卷金光闪闪的圣书,认真阅读上面的每一个字。他把包裹从胳膊上取下来,抱在怀里。

  “你在哪儿发现这本圣书的?”Merlin问道,吓了护卫一跳。

  他一失手,差点把圣书砸在地上,但最后仍是稳住了自己,便瞪大双眼,满脸疑惑,“我没有听见你走下来的声音。这……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你找的这个地方很特别。我曾经听说过……但是并不知道Ealdor也会有这样一处洞穴。”

  “你是在哪里找到这本圣书的?”Merlin的语气里透着嫉妒,脸皱成一团。这些年他常常在这片废墟中搜寻,可是什么宝贝都没有捞着,这下简直要把他自己给气个半死。

  “就在那儿。”护卫指了指远处的那堵墙,其实根本不算是一堵墙。墙上有一扇石头做的门,现在门敞开着。Merlin赶忙走过去,发现墙的另一端是一处更深的洞穴。洞里摆着几张石桌,桌上堆着一摞又一摞的圣书,纤尘不染。旁边搁着一支骨笔,还散落着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雕刻工具,好几只装满蜡的木桶,和许多坚实的羊皮纸地图,都被卷了起来。石桌的周围和桌脚边散落着许多其他王国的钱币。靠门边那儿,有一壶油,还有一桶磨好的面粉和一篮子苹果——现在并非苹果成熟的季节,这可有些奇怪。

  “门后一直就有这处洞穴吗?”Merlin好奇地看着护卫。

  “是的,但是你永远都不会找到它的,”他把正在阅读的圣书仔细收好,放在石桌上。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眼睛闪闪发亮。“只有龙骑士才可以打开那扇门。要打开它,需要的不仅是魔法本身,你还需要知道咒语。”

  “你可以教我吗?”

  他摇摇头,“不,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这里是一处秘密之地,不被世人所知。旅人游历到本国,便会住在这里或者短暂停留。他或许是在圣书上书写这片土地的历史。这石桌上有最近来访的记录——不过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我觉得不会有人在这里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这儿还有一些其他的资料,我从来没见过。比如早期版本的《Annwyn》圣书。”他摇摇头,“我还是学徒的时候,使用的是另一个版本的《Annwyn》圣书,那里面缺失了一些段落。”

  Merlin看着他的眼睛,期待着他继续说下去。“你的名字是不是叫Elegast Wyllt?”

  年轻护卫原本的热忱,就像是蜡烛被当头泼了一桶冷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满满的戒心。“为何这样问?”

  他究竟是不是Elegast Wyllt本人,暂且不提,但Merlin可以看出来,最起码他知道这个名字。“因为治安官的手下们正在搜捕拥护Elegast Wyllt的人。你一直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所以我才猜的。”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Merlin,然后轻轻地斜了他一眼。

  出于单纯的挫败感,Merlin恨不得随手拿起一样什么东西往他身上砸去。“昨晚治安官带着他那黑色的徽章溜进厨房,强迫我透露你的藏身之处。要是我背叛你,我早就全盘托出了。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么?你究竟是谁?”

  “治安官现在人在哪里?”

  “第一法师请他离开了。他的随从也跟他一起离开了。”

  “他带着一个徽章?就是我之前提醒过你的那种徽章对么?”

  Merlin犹豫了一下,“我不能完全肯定,治安官戴着它的时候眼睛发出银光……”

  “那就是它!你看到了!可你现在还在这儿!”护卫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看着他。

  Merlin点点头,环抱双臂,狠狠瞪着他。他才不会告诉他,自己和治安官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把他的徽章给拽了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特别是现在他选择闭口不谈。

  “你妹妹呢?她……”

  “她生病了,昏迷了一段时间。”

  “她的病第一法师知道吗?”

  “嗯,Gaius跟他讲了,喝了药后她已经好多了。”Merlin一想到这件事就有些焦虑,“我再也不能什么都不知道了,你还是告诉我吧。”

  “都疯了吧,”护卫像是在自言自语,“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会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又责骂起他来,“我是为了你好,别再问了。这件事只会伤害到你和这座大教堂。你已经知道太多了。”他一手插进发缕之间,咬紧牙关,太阳穴上的结痂已经发黑了。

  Merlin耸了耸肩膀,“我早告诉你,我会保守秘密的。你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漏出去,我发誓。你可以相信我。”

  护卫深深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如果他们因为这个原因杀了你和你的妹妹,你也不会说半个字吗?你这个年纪都不够做一个骑士侍从。我的事情,连我的姐姐和兄弟都没有说,可现在你却来问我?”

  “我不是你的亲属。我只是个贱民。可或许,只是或许,我能帮上你。”Merlin攥紧拳头,内心有些许不安。他为什么就是不相信自己呢?“第一法师不会允许他们杀了我的。他不会那么残忍的。”

  “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你又要如何帮助我呢?”

  “或许我知道你要去的地方。如果我听到的消息是真的,Elegast Wyllt正在Meredor召集勇士。”

  他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振奋了起来,“这个消息,你是从治安官的随从那儿知道的?他们知道集结的地点?”

  “要不然我从哪里知道呢?你知道Meredor在哪里吗?如果你不是Elegast Wyllt,那你一定忠于他对么?”

  他把牙齿咬得更紧了,竭力控制住自己,可最终不敌内心的挫败,便深深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倦容。Merlin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自己赢了。

  “我不是Wyllt。他是Cornwall(康沃尔)伯爵。我父亲是Gwynedd(格温内德)的国王,也是Escetir的Tintagel(廷塔杰尔)伯爵。我父亲年轻时曾为Escetir效力,得到了这个称号和封地。在Escetir境内,我们的封地和Cornwall伯爵的接壤。我当前是Tintagel的王储,自我父亲去世后,Escetir的国王便有意收回封地,更重要的是,他准备和Gwynedd交战,再过几个月我便成年,届时我便可承袭爵位。现在,我舅舅代替我管理我父亲的领地。但我帮助Wyllt是以我个人的名义,而不是Gwynedd,我确实也是考虑以此避免战争,但我不愿意参与任何一个国家的内乱。真正重要的原因是,这是龙骑士的职责所在,我不得不这么做。你不会理解,但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么多。”他又叹了口气,有些微微颤抖,有可能是因为害怕。“我的名字叫Arthur Pendragon。Escetir的国王是我的表兄。”

  Merlin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但依然凶巴巴地抱着双臂,“过了这么久,你才告诉我。所以,你也加入了叛军的队伍?”

  “没错。”

  “Gwynedd在哪里?”

  “与Escetir的北境相接,相隔只有一条河。但离这儿不远的南边则有许多港口。如果你有船,去那里也不是难事。水路比陆路更快一些。”

  “Meredor在哪里?”

  “不知道。那是个沿海小镇,从这儿往西走,就在这百里区的某个区域。两星期之前,Wyllt刚刚到了Avalon。Avalon与Wyllt有姻亲关系,他们是一起被毁灭的。这你知道吗?”

  Merlin摇摇头。

  “Avalon与Escetir也在北境相接,也与Gwynedd的东部接壤。当我听到集结令的时候,Elegast Wyllt早已启程了。他的一位专派员,也是龙骑士,会在Ealdor大教堂的外围与我汇合,然后带我去那里。”

  “就是把你带过来的那个龙骑士?”Merlin问道。

  “不知道。我之前从未见过他。”

  “可是看上去他好像知道你是谁。”

  “这点我不怀疑,或许别人告诉他我是谁。也可能我误判了他。我到这里的时候,先去了村子,但即便有暴风雨作为天然的掩护,依然感觉那边不太安全。有太多问题,太多怀疑。所以我并没有在旅馆里住宿,而是南骑行,随后便取道绕回大教堂。有人从村子里就开始跟踪我。我记得当时雨还没停,我在林子里甩开了他,但是后来听到一阵吵闹声,便转头往回看,有什么东西便往我头上砸来。当时只觉得自己这回是被抓住了。可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在你们厨房里,还胃疼。”

  “没错,我差点忘了这事儿了,”Merlin一想到这些,便皱了皱眉头,“是一个龙骑士把你带到我们的厨房。你都不知道他其实是来给你指路的,还差点就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没错。但是我依然很担心。治安官到村里来的时候,救我的那个人,不管他是谁,一定是被抓走了。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的始末,而且一切都合情合理。”

  “我觉得他是个聪明人。你为什么怕被他抓住呢?”

  Arthur——他现在知道他的名字了——穿过石门,走回洞口,抬头仰望天空,“因为昨天,他们直接到大教堂搜捕我。”他转头看着Merlin,“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他们怎么就能搜到厨房里来?”

  Merlin想了想,这的确说得通,内心的希望瞬间破灭了。“那么,那位龙骑士……今天晚上不会来接你了,是吗?”

  Arthur看来有麻烦了。“我担心他不会来了,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去Meredor。”

  “如果治安官的手下还在搜捕你的话,一路上就会有警戒。”

  “如果我呆在Ealdor,请求第一法师的保护,那我冒险所做的一切便付诸东流。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来到这里寻求庇护。大教堂的确可以保护我免遭毒手,但是如果有第一法师看着我的话,这里无非就是一座监狱。如果告诉他我的身份,风险就太大了。Cenred肯定会包围这里,我总不能一辈子待在这里!现在事情进行到这个地步,我必须硬着头皮往前走。Wyllt需要知道国王的护卫队已经开始搜捕他了,而且Meredor这个地点也已经暴露了。”

  听他说完,Merlin只觉得情况愈发糟糕,“昨晚,治安官说国王也正在赶来。他亲自征战。”

  “那现在情况更加紧急,我必须马上离开。”Arthur的声音很沉重。“我的马在哪里?你可以帮我把它牵过来吗?我今晚就要离开。”

  Merlin顿了顿,他得赶紧想办法。突然,他想到第一法师书房里的那块水晶。昨晚,他看见第一法师拿着的法杖顶端这块闪闪发光的水晶,同一盏灯一般亮眼。“我带你去找你的马。或许还可以帮你找到去Meredor的路。”

  “但是你说过,你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它在哪里。但今天还没过去呢,或许我还是可以发现它的。”

  Arthur皱着眉,往前靠了靠,“你真的可以么?那你准备怎么做?”

  “如果我坚信自己可以,就一定能找到。拿着,这是给你准备的晚餐。”Merlin才发现自己一直揣着这包吃食,说完便把包裹递给他。“这些苹果是从哪里来的?现在这个季节,Ealdor的苹果还没有熟呢。”

  Arthur转头看了看,“这些苹果和面粉一样,我来的时候就有。”

  “可是这季节不对啊?”

  他耸耸肩,“管它是不是当季,苹果还不错。”

  Merlin走到篮子前,俯下身细细查看,这些苹果个头圆圆的,摸上去很坚实,有的浅红、有的深红,有的还透着黄色。和苹果园的一样,Ealdor的苹果在Escetir还是非常出名的。

  “我猜你八成不知道怎么看苹果的好坏,想挑个好吃的苹果还是有窍门的,”Merlin顿了顿,“就是要看苹果皮。如果表皮看上去有些粗糙,还带着些小斑点,颜色不那么鲜亮,味道一定最甜。那些表皮特别完美的,反而味同嚼蜡。生活中许多事情也一样。我不用咬,就能找到最甜的那只苹果。”

  Merlin煞有介事得从篮子里挑了一只出来,从叶杆上就能看出这苹果应该很甜。他把苹果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闭上眼睛,深吸一口苹果的香气。大部分的苹果闻上去,都隐约透着木头的味道。但是一只熟透的Ealdor的苹果还会有一丝特殊的香气。Merlin总是特别珍惜每次摘完苹果的那段时光。阁楼上堆着一斗又一斗的苹果,他可以沉浸在若隐若现的香气中进入梦乡。

  “你在做什么?”他有点被逗乐了。

  “Arthur,你肯定还没吃过Ealdor的苹果。你得先闻一闻。”

  “不就是水果么。这颜色看上去有些奇怪。一开始我以为它没熟,尝了一口才知道。”

  Merlin看了他一眼,似是嘲弄似是严肃地说道,“不是‘吃’。你得先闻,而后再尝。”他又闭上眼睛,好让这苹果美妙的香气充盈自己的全身,真希望赶快到苹果成熟的季节啊。“然后你才可以吃掉它。”他咬了一口,果然酸甜多汁,还特别脆。“苹果有很多种做法,可以烤来吃,也可以煮着吃,还能压泥,做成香料,煎着吃。可是它本身就已经是美味了。”他细细品尝这只苹果,回味着它的口感。吞下苹果后,抬头看着Arthur,“你也知道,正是Ealdor的苹果引诱了这世间的人类之祖啊。”

  Arthur恼怒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一个字。但是表情出卖了他,他觉得Merlin这是对人类之祖的不敬。

  Merlin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朝洞口走去。“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去Meredor的路。太阳升起的时候,在路标那边等着我和Freya,我出门的时候她已经好很多了。”他又咬了一口苹果,“今晚就离开的话,实在太危险。明天天亮再离开的话,你可以有一整天的时间在路上。”

  Arthur点点头,狼吞虎咽地吃着Merlin带来的东西,也没有道一声再见。Merlin啃完苹果,随手把核扔到悬崖下面,便沿着石头阶梯往上爬。他本来想给Freya带一个苹果,但又担心被别人发现果核后会产生怀疑。看来她还要再等一阵子,等苹果成熟以后她也不差这一个。

  

  要回到厨房,他得先穿过苹果园。还要在等上一段时间,苹果园里才会开满花朵,然后枝头上便挂满沉甸甸的果子,满园香气。他从小长在大教堂里,对苹果的所有特点都了如指掌。每个苹果都有五粒种子,如果横向切开,这五颗种子便呈一颗星星的形状。很多菜都会用到苹果,汤也不例外。他能背出许多有苹果的菜谱。

  “Merlin,快跑!”正当他穿过厨房边上的橡树林时,一个声音从他背后冒了出来。

  是Will。

  Merlin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他拉着往前跑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站住!你们两个!”话音未落,他们便被从后面被推翻到地上。篮子滚出去好远,原本装在里面的花撒得到处都是。

  Merlin转头一瞧,原来是铁匠Kanen Smith,真是烦透了。

  “你去哪儿了?”Kanen居高临下地说。

  “他去……”Will的嘴角多了一块淤青。

  “住嘴!我没问你!快说,你刚才到哪儿去了,Merlin?”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完全可以说去给Freya采花了,但他就是不想说,他现在已经气急了,但跟Kanen打架——他和Will估计明天走路都困难。

  “我不想问你第三遍!”他一把抓住Merlin的领子,瞪着他。Merlin感觉呼吸困难,有些男孩说,Kanen的力气比Owen Hunter还要大,虽然之前他一直不相信。

  “放开我!”Merlin咬紧牙关,抓住他的手,好减轻一些窒息感。

  “快说,你刚才在哪儿?”

  “我在哪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Kanen加重了力道,Merlin由于缺氧脸涨得通红,咬着牙,狠狠地瞪着Kanen。

  “因为有人说,你知道那个受伤的士兵藏在哪里。是真的么?Merlin你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治安官搜捕的那个士兵藏在哪里?”Kanen把手松开了一些,让他回答。

  Merlin真想动手揍他,但是他不敢。Merlin看到过,之前有人瞪了他一眼,他就把那人打得奄奄一息。“别犯蠢了,Kanen。他们已经搜过厨房了。治安官和他的手下都搜过了。你想错了……”抓着他领子的手又使劲了,Merlin愤怒地要发疯了。

  “够了!Kanen!”Will大声说。

  “如果他们找到那个士兵,消息早就传开了。Merlin,你才别犯蠢呢。别以为我是个白痴。第一法师每天都要去你们的厨房。很多别人不能知道的事情,你都能听到。他是不是被第一法师藏起来了?”

  Merlin趁他手微微松开的时候用力挣脱开来,“你这个蠢货!”接着冲着他大吼道,“他一个字也不会多告诉我们。”

  Kanen怒不可遏,表情扭成一团,“耶稣基督在上,我发誓,要是你对我撒谎,你会后悔的!谁要是发现了这个士兵,就可以去治安官那边领赏。这一笔奖赏,我势在必得!你给我记住!第一法师如果敢冒险把这个士兵藏起来,他就是个蠢货!他才是个十足的蠢货!”

  看着Kanen离开的背影,以及地上散落的鲜花,有几枝被他踩到了泥里,Merlin气得发抖,他从来没有比此刻更加渴望力量,渴望能够拥有保护自己和他人不受伤害的力量。

  “Merlin,别坐在这儿了,我们进去吧。”Will起身去捡篮子,“这些花是拿给Freya的吗?”

  Merlin一声不吭。他感觉到一种钻心的痛苦,就像是一片刺耳的低语声。

  那个徽章。

  但他立刻断了这个念想。有力量也不该像Kanen或者治安官那样。

 

Note

  “Alderdragonlord”一词最被大众所熟知的词源来自《Annwyn》圣书第二卷。该卷是最晦涩高深的圣书之一,学徒总会在第一个学年废寝忘食,费尽心思,才能理解书中字里行间的含义。其中有这么一段:“每一个家族中的第一法师由龙骑士中甄选而出,接受圣油涂抹礼,穿戴龙鳞银甲被奉上圣坛。就他本人来说,智慧不可显山露水,衣物不可损毁;不可离开大教堂围地半步,更不可亵渎大教堂围地上的一分一毫。这一切都只有一个原因,他受过圣油的洗礼。”这一段之后又叙述第一法师应该与怎样的人结合,而又是怎样的污点瑕疵会杜绝他接受涂油礼的一切可能性。

  上述即是大多数学徒对“Alderdragonlord”的最初理解。许多学徒便以同样的高标准严要求,成为龙骑士。而那些骑士、盔甲侍卫和护卫则效忠于国王,对他人残酷剥削,最终必将踩着敌人的尸体面对自己的死亡。

  我听说《Annwyn》圣书中还有一段也提到了“Alderdragonlord”一词,但是语境完全不同。那是一段有关龙离开Albion前夕,Avalon之王的描写。书中写道,年少时的国王,早已具备强大的灵力,可震慑凶猛的狮子,也可扑灭熊熊烈火。龙将自己的力量赠予了他,也正是他,将“Alderdragonlord”第一次授予了居住于Avalon之外的凡人,并告诫他们,通过世代维系的纯正血统,借由魔法锤炼出强大的力量,可劈山分海,可涸泽引流;面对不义的军队,不惧挑战;沐浴在阳光之下,划分大地。所有的一切都要遵循Albion的意愿,听凭Albion的旨意。Albion的意志凌驾于所有准则和一切力量之上。

  对于学徒来说,如果无法理解第一段叙述,那我认为,他们也可取用第二段的含义。

  —— Taliesin of Ealdor Abbey

 

TBC

本章Note可联系Chapter 2 的Note部分一起看~

 

原剧中不常用的人名地名:

       Cenred:森瑞德,原剧中Merlin的国家Escetir的国王,对Camelot虎视眈眈的那个。

 

引用自历史的部分

       1. 关于头衔,在那个年代头衔很复杂,通过为其他国家的领主效力,可以获得对方的爵位和封地,这在欧洲国家并不罕见,一个人同时拥有十种以上头衔也是可能的。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拥有国王继承权的公主,和另一个国家拥有国王继承权的王子,二者若想结合,势必有一方必须放弃自己的继承权。

       另外,在英国,伯爵之衔历史最久,在1237年黑王子爱德华被封为公爵之前,它是英国最高的爵位。所以,关于传说中的不少版本,亚瑟王的母亲是康沃尔公爵的夫人,这个地方真的蛮尴尬……

       2. Geancy:盖西,原剧中Escetir北部的森林是Forest of Geancy盖西森林。这个故事中的地图会和原剧有区别。

       3. Gwynedd:格温内德,原剧中Gwynedd在威尔士北部,Camelot西边,位置很小,国王为King Caerleon。历史中Gwynedd是罗马人留存下来的最后一块地方,他们的国王享有不列颠之王的荣誉。

       4. Tintagel:廷塔杰尔,取自传说中亚瑟王出生地Tintagel Castle 廷塔杰尔城堡,是当前英国西南部康沃尔沿海的一处城堡。

 

引用传说中的

       1. Annwyn:安温,此处可以译为《安温书》。Annwyn为凯尔特语,意指仙女之地或冥间,有一种理论认为Avalon是它的英语化。

       2. Isle of the Blessed:“赐福之岛”或“天佑之岛”,Avalon的别称。

       3. Wyllt:威勒特,Merlin的诸多名字中有一个叫Myrddin Wyllt,其中Wyllt = the wide,可以理解为“野外的/住在森林里的/疯癫的”。Wyllt家族的设定是Avalon的仙王为基础,所以,这样的姓氏似乎也符合他们的特征。

       4. Elegast:埃莱加斯特,出自诗《卡雷尔·恩德·埃莱加斯特》(Karel ende Elegast)中的英雄,劫富济贫,这是一首早期的荷兰史诗,被翻译成英语,叫做《查理曼大帝和埃尔贝加斯特》。在这首诗中,他可能代表了精灵之王。他像一个骑着黑马的骑士,一个居住在森林里的人。荷兰人的原诗名为Elegast,而翻译版本的诗通常使用德语和英语中的Elbegast或斯堪的纳维亚民谣中的Alegast。

       5. Alberich:阿尔伯里希,德语里他的名字的意思是“超自然生物的统治者(精灵)”,相当于法语里Auberon ,或英语Oberon。他出现在Nibelungenlied(《尼伯龙根之歌》)和Ortnit(《奥特尼特》)中。

       6. Aurelius:奥雷利乌斯,Uther的哥哥,Arthur的伯父。传说中他会魔法,也有版本说他是Merlin的原型,更有少数版本里说他是Merlin的父亲。这个故事里的设定他是早逝的第一法师。

 

评论(10)
热度(33)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