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Until We Built Camelot 直到我们建起了卡美洛特 [6]

♔如果你遇到这个故事,请读下去,也许到最后,你会发现,是这个故事找到了你。

♔故事初稿已完成,边修边发。谢谢大家支持~ヽ(*´ω`)

♔前文: [1] [2] [3] [4] [5] 终于可以说主线来了~

Part 1 The Elegy of the Great Dragon 巨龙的挽歌 

Chapter 6

 

  黄昏时分,Freya已经好得差不多了,Will便回去做他的本职工作了。

  Hunith一边唠叨着下午被人偷了的肉馅饼,一边把重新做好的一份放进餐盘里,Freya取下斗篷,准备去给第一法师送饭,她今天还没出过门,有点闷。Hunith接着拿过杵,开始磨胡椒。“Freya,快点去。今天要是送晚了,他一定会抱怨的。自从治安官走了以后,他到现在都还没消气。”

  “我端过去吧。”Merlin自告奋勇。Freya撅起了嘴,Hunith看到她皱了皱眉头。

  “那你俩一起端过去。你们刚才互相看对方的表情,就像是冬天要来了一样,冷冰冰的。还不快去!别在宅邸里磨蹭。圣灵降临节马上要到了,还有一大堆活儿要干。我们还得清点仓库里的吃食,看看够不够。你们两个,谁都别想偷懒。”

  “我们哪里偷懒了。”Merlin小声嘀咕着,一边托起餐盘。Freya帮他开门,跟了出去。

  “你一直不喜欢给第一法师送吃的,”Merlin问Freya,“那么,我再去送一次,你有什么好介意的呢?”

  “Will说我们应该告诉第一法师。”Freya轻声说道。

  “你给他说了?”Merlin吓了一跳。

  “没有,但他知道我们有秘密瞒着。他让我考虑清楚继续隐瞒下去的后果,我觉得他说的没错。”

  “别傻了。国王正在赶往大教堂。如果第一法师知道的话,他会有麻烦的。”

  “那我们把……那个人藏起来,不就是给第一法师找麻烦吗?”

  “他有名字。”Merlin不禁有些得意。

  “那他只告诉你了呗。”

  “我说‘是’,你是不是嫉妒了?”

  “没有。我只是有些担心。”

  “Freya,你总是那么忧心忡忡的。”

  “难道你不应该焦虑吗!?问题就是你一点也不担心。要是第一法师发现我们把他藏起来了,我们会面临严重的惩罚。如果我们被大教堂赶出去,没人会收留我们的。我们没有能去的地方。Will说,最可怕的不是饿死,是被森林里的野兽活活咬死,都不会有人知道……”

  “我居然不知道他这么有想象力。Freya,第一法师不会把我们赶走的。”话虽这么说,Merlin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正想让Freya把宅邸大门打开时,Freya自己倒先开了门。一路上,两人没说一句话,气氛有些怪异。到了第一法师的房前,Freya哆哆嗦嗦地敲了敲门。

  “敲重些,”Merlin有些懊恼,“你敲得太轻了。”

  Freya便敲得重了些,然后拉住门把手,打开了门。Merlin先一步走进房间。

  “谢谢你们,”第一法师说道,“我们今天总算是过了安静的一天。嗯……这馅饼闻起来很香,妙极了。替我向Hunith道谢。”

  “是。”Merlin说完,Freya便准备离开。可Merlin有些犹豫。

  馅饼正冒着热气,第一法师顿了顿,看了Merlin一眼,有些困惑,“有什么事情吗?”

  Merlin定了定心神,“他们说国王的军队正往这儿进发,还说马上要打仗了。”

  “或许吧。别担心。”他用餐刀划开馅饼。

  “但是如果有士兵过来,他们就会到大教堂来。那个治安官说……”

  第一法师打断了Merlin,“治安官对你说的所有事情,我持保留意见。”

  Merlin咬紧牙关,尽量不显得愁眉苦脸,随后往墙边的壁炉那儿瞥了一眼。只是很迅速地瞥了一眼,他只想确定那块水晶是否仍在壁炉上。没错,它就在那儿。

       

  太阳落山后,Merlin和Freya又一起回到第一法师房里取回餐盘和吃剩的餐饭。一路上,Freya一直惴惴不安。Merlin知道这个时候,第一法师一定会和老师们讨论每天发生的各种事件,所以他的房间里没有人。

  “你要做什么?”Freya看到Merlin朝壁炉走去。“你不可以碰……Merlin,你到底要……Merlin!”

  那块巴掌大的水晶就放在壁炉上,安安静静地躺在红丝绒软垫上,上面罩着一层薄纱。水晶晶莹透亮,却不是绝对透明。它的形状并不规则,像是无数细碎的平面拼凑出的椭球形。虽然很多棱角,但摸起来一点也不锋利,有些重,掂了掂倒也还行。

  “快放下它!”Freya压低声音喊道,她回头看了看房门,“要是被第一法师看见……”

  “你要是太紧张,就躲在门口帮我听着。我得试试能不能用它。”

  “你用它?它可比你偷来的那枚指环珍贵多了。Merlin,你别告诉我,这回你要偷这块水晶。求你了,快放下!”

  “那是我捡到的,不是偷的。”Merlin坚持说道。

  Merlin一手拿着水晶,手指抚摸着上面棱角。很多年前,他和Will偷偷溜出大教堂去街上,突然下起暴雨,他们跟着人群一起跑,然后就不认路,走丢了。他们想问路,却被赶跑了,之后又被野狗追赶,一直跑到了沼泽地里,那是他们小时候最害怕的一次。因为Owen当时在邻村的大教堂,还没回来,所有帮工都散开来寻找他们。他们不敢乱跑,也辨不清方向,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他们都快要绝望了。这时,他们看见有人举着火把过来了,教堂里的帮工找到了他们。他们被带回去,第一法师站在大教堂门口,手中还捧着这块水晶,Merlin看见水晶中出现了一条明亮的线,最开始他以为是条裂纹,走近才发现,那条线的一端指着第一法师,另一端正指着自己。后来他偷偷看过这块水晶,上面没有任何裂纹,他便肯定第一法师是用这块水晶找到他的。

  想到这些,Merlin双手捧着这块水晶,用手掌感受着它的棱角和重量,觉得无比安宁和温暖。他心里默默地想,自己一定可以。如果魔法石听他的话,那么这块水晶也不会例外?他深吸一口气,集中意念告诉水晶他的想法——请告诉我怎样去Meredor。

  “Merlin,求你了……天哪!”

  突然,水晶发出光亮,愈来愈亮,中间出现了一个亮点,然后向另一个方向延伸出去,划出了一条亮线,指出了方向。一眨眼的工夫,水晶上出现了几行字,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握着触笔,蚀刻上去一样。

  “Merlin……你是怎么做到的?”Freya目瞪口呆,却又不敢大喊大叫。

  Merlin看着眼前的水晶,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实在是太佩服自己了。“我刚才请它告诉我Meredor的方向。我再试一试。现在,告诉我第一法师在哪里。”

  原来的文字和线条不见了,水晶里再次出现一个亮点,向另一个角度延伸,这一回——指向大教堂的回廊。

  “Hunith在哪里?”话音刚落,那条亮线又不见了,再次出现一个亮点,又朝另一个方向延伸,就和刚才一样,不偏不倚指向大教堂的厨房。他看着Freya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又是震惊,又是佩服。

  “替我把餐盘上的杯子拿来。”

  Freya摇摇头。“你不能偷走它,Merlin。要是你被抓住……”

  “我没有要偷走它。我就是借来一用。如果它可以指明一条去往Meredor的路,就万事大吉了。这样,就能送我们的朋友上路,我明天就还回来。”

  “可是,如果第一法师……”

  Merlin恨不得抓住她的双肩,猛力摇晃,让她清醒清醒,但他最终还是没这么做。他沉下脸,开口道:“没错,如果水晶丢了,他一定大发雷霆。可是,你忍心把别人亲手送上绞刑架吗?生命不就是一场冒险的旅程吗?别那么冷酷无情。帮他都帮到这个分上了,可不能丢下他,等着被治安官灭口。”

  “不,Merlin。你这是直接从第一法师自己的房间里偷走这块水晶。这比你拿走那枚指环要糟糕得多,那指环倒不是完全属于他的。如果第一法师发现这块水晶不见了,你得担多大的风险你知道么?要是他最后知道是你干的……”

  Merlin气得咬紧牙关,“你难道是盼着今晚发生些大事?还是你觉得今晚会有天大的灾难意外降临,他非要用这块水晶?今晚我们悄悄拿走,到了明晚,怎么拿走再怎么送回来。他甚至完全不会发现我们碰过这块水晶。”

  “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呢?那他就会知道了。到那个时候,谁来承担?Gaius吗?还是Will?Hunith?只有我们几个能进来这儿……”

  “Freya,现在人命关天!难道借用一天这块水晶会比把一个人送给刽子手糟糕吗?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我们可以办到。”

  “那我们要把它藏在哪儿呢?我们怎么瞒过Hunith?”

  Freya终于被说服了,Merlin终于笑了起来。“这才是个好问题嘛。我已经想好了,要是被骂,也是骂我,不会是你。快!把杯子拿过来放在软垫上,冒充这块水晶。”

  最后,尽管Freya反抗了半天,也束手无策。Merlin还是把水晶偷走了。他不停地保证只是借用一下,用完就还回来。可Freya的眼神,却是全然的怀疑。Merlin耸耸肩,难道我还会把它送给那个龙骑士不成?

  

  Merlin蜷缩在面包炉的墙边,就着奄奄一息的炉火,反复思考着:“他的名字叫Arthur Pendragon,有一天他会成为Tintagel的伯爵,Gwynedd的国王。”边上的魔法石目光呆滞,墙上的砖头里散发出酵母和面粉的味道。他又回想起Arthur来到厨房的第一个晚上。那时候的他是那么不知所措,又是那么疲惫不堪,伤痕累累。现在,他可以理解当初Arthur为什么那么不信任自己。他的性命居然握在一个完全不知他究竟是谁的人手中,而任何一个知道他是谁的人都可能趁机要了他的命。任何国王都不允许叛徒活在世上,更何况还是Escetir这位以残暴出名的King Cenred。事实是,叛国就是死罪一条,即便对方是其他国家的贵族甚至国王,至少对Escetir而言这就是叛国。一旦他的身份曝光,比起Tintager伯爵的爵位,他的另一个身份更糟——Gwynedd的王储参与到王国的叛军,尽管他说他是以个人名义参与这件事,不代表Gwynedd的立场,但是谁会相信呢?更何况Cendred还准备和Gwynedd开战,在没有国王的情况下,找到了能把王储杀了并直接开战的借口和机会,就连傻瓜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知道国王的手下在处死他之前会做些什么。一想到这些,Merlin心里一阵难过。只有最勇敢的龙骑士才能冒这个险。可是Arthur大概连骑士都不是。他才不会相信一个他这么年轻就能在完成龙骑士考核的同时还能学会骑士的技能,并通过骑士考核,即便是贵族,也是要有战功才能册封成为骑士。他上过战场吗?还有,龙骑士的责任到底是什么?让他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

  Merlin抬头看着阁楼,即便自己在底楼烤火,也依然能听到Freya的呼吸声。太奇怪了,他怎么以前没听到过?还有,她这是睡了多久了?Merlin自己也时不时也会偷吃一点糖浆和面包皮,但相比之下,他更想要和Freya一样安稳地睡一觉。可现在,他怎么也睡不着,一心期待着即将到来的黎明时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明天会发生些什么。然而,内心又有些矛盾——特别是想到今后或许再也见不到Arthur了。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他就后悔了,他想把它从脑袋里赶出去,但这个念头还是把他刺痛了一下,就像是给裁缝帮忙时不小心被针尖扎到那样。

  Merlin有些心烦,努力不再去想,可是这矛盾的小情绪依然固执地萦绕在心头。他给他讲了很多从来不知道的东西,尤其是关于魔法的,他这些天里时不时就会想起。现在,自己知道了他的名字,他要做的事情,他现在面临的处境,他想帮他,打心底里想这么做。

  Merlin站了起来,把水晶放在地上,随后用布兜了一些吃的。把之前偷偷攒下的肉夹在面包里头,又塞进几根胡萝卜,几根红萝卜,两块味道不一样的芝士,一大把坚果,还有一个水壶。就在这会儿,Freya也醒了过来,他们在布兜外又包了好几层布,准备天亮前,拿着这些吃食到路标那边。

  突然,有人敲响了厨房的后门。Merlin吓得跳了起来。他冲到门边,想着会不会是Arthur,便急忙拉起门闩,打开门。

  门外的人,既不是Arthur,也不是治安官。

  而是几天前,将Arthur带到大教堂的那位龙骑士。他还是那么憔悴,气味难闻,泥水溅满全身,腰间别着一把又大又重的剑。

  “小伙子,看看你。我回来了,怎么?觉得很惊奇吗?怎么啦?”

  “你回来……”Merlin倒抽一口冷气,“我没想到……治安官的手下……我以为他们把你抓住了。”

  “治安官的护卫队?就他们,怎么可能。一群蠢货,好吧,都无关紧要了。我昨天在村子里听到些消息,看来你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他现在很安全对吗?”

  Merlin自豪地点点头。

  龙骑士笑着对他说:“真是个好小伙。我就知道你最聪明了。虽然还小,可真够机灵。”他用脚尖轻轻推了一下门,“他没有藏在这儿,是吧?”

  “对。治安官为了找他,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Freya和我——你知道,Freya是我的搭档——我们带他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离这里远吗?”

  “还行。我打算天亮的时候去接他,再把他那匹马找回来,然后……”

  “他的马?也在这儿走丢了?”

  “是的,就在几天前。我们打算帮他找到Meredor的位置。但现在你来了,你可以带上他一起去。”

  龙骑士摇摇头,环视四周,“不,天快亮了。我必须在其他帮工醒来之前离开。让他到Ealdor驿站和我碰头。我会在那儿等他。现在,治安官的队伍大概离这儿有好几十英里了。”

  “Ealdor驿站,”Merlin重复了一遍。“那儿挺近的。我会告诉他的。你真是个勇敢的龙骑士。Elegast Wyllt有你们的支持真是三生有幸。你觉得治安官会设障检查过往行人吗?”

  他笑了笑,言语里有些奉承,“你才是勇敢的那个人呢。路上肯定有人检查。虽然治安官Aredian没你聪明,但还是要忌惮他。他来大教堂的时候,你见过他吗?”

  “他到厨房来搜……”Merlin差点说漏嘴,但及时闭上了嘴巴,毕竟他还不确定这位龙骑士是否已经知道他护送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来搜他。”

  “一定吓到你了吧。”

  “是挺可怕的。不过,第一法师请他离开了。”

  “真是个勇敢的小伙子。我为你感到自豪。你很勇敢,还冒这么大的风险,这些都是给你的,是你应得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袋,摇晃了几下,里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待他安全到达驿站之后,我还会再给你一些。等你到了18岁,或许这袋东西便有些用处。这个世界很残酷,它能帮你渡过一些难关。快去把它们藏在你放宝贝的地方。”他把钱袋塞进Merlin手中,他有些犹豫,骑士便用另一只手握住Merlin的手,那只手有些粗糙,却很温暖——这是一个士兵的手。“我不会忘记你所做的一切。小伙子,谢谢你。好,现在赶快把它藏起来,趁着厨师还没来,免得她坏了你的计划。”

  “等下,你见过我们的厨师?你怎么知道厨师是女的?”还是有点不太对劲,Merlin停顿了下。

  他笑了一声,“我参加过不止一次Ealdor举办的圣灵降临节,你们的厨师可是出了名的。现在,小伙子,记住驿站的名字了吗?”

  “Ealdor驿站。”Merlin内心乐开了花。

  龙骑士轻轻拍了拍他的手,便松开了。“先到Ealdor驿站,再往Meredor进发。有他在我们身边,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大教堂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当中。草地上仿佛盖着一条轻薄的绒毯,点缀着晶莹的露珠。Merlin和Freya披上斗篷,把斗篷裹得紧紧地,好让自己暖和些。他们穿过苹果园,朝着石崖边上的路标走去。Merlin双手捧着水晶,好在一片迷茫大雾中辨明方向。脑海里不时闪过Arthur的脸:眉毛那儿有一处结痂,脸颊和下巴上满是胡茬儿,金发乱糟糟的。Freya一言不发,默默地拎着一大袋食物。走着走着,两人抬头一看,在昏暗中发现那块魔法石的眼睛闪烁着红光。

  Arthur一定是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他穿过浓浓大雾,缓步向他们走来,头发被露珠弄得湿漉漉的,滴着水,脸上难掩焦灼,透出一丝焦虑。他抱着双臂,好像冻坏了的样子。

  “那是什么?”他发现发出蓝色光芒的水晶上一条亮线笔直地指着自己。他看着水晶,眼睛越瞪越大,看来是认出来了,“简直不敢相信。你从哪儿拿到的?从第一法师那边么?”

  “没错,”Merlin答道,“你知道它是什么?”

  “当然知道,但从来没用过。这是圣物,非常稀有。”尽管天还没大亮,他眯起眼睛细细查看,想看个究竟,“现在看不清楚,我们往路标那边靠一点。”他们走了过去,魔法石发出的光又亮了几分,把水晶表面的棱角照得一清二楚。“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块货真价实的龙骨水晶。好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Ealdor大教堂是Escetir历史最悠久的大教堂。可以给我看看么?”

  Merlin把水晶交给他,原本的亮线消失了,连光芒都黯淡了下来。Arthur托举着水晶,仔细观察。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除了变得越来越暗。

  “你可以在心里对它说,你要去哪里。”Merlin提醒他。

  “我知道,”Arthur厉声说,“这正是我现在正在做的!”水晶彻底失去了光泽。

  Arthur皱着眉头,绷紧下巴,可依然没什么动静。

  Merlin忍不住笑了出来。一个贵族家的孩子,还是未来的国王呢,结果也没能让水晶有任何动静。可是他却做到了,Merlin喜不自禁。“看我的,”他伸出手,拿回水晶,“告诉我去Meredor的路。”水晶上再次发出蓝色的亮光,上面出现一个亮点,朝一个方向延伸出去,最后指向西方,但略偏北一些。同时,水晶的表面出现了几行字。“这些文字是什么意思?”

  Merlin往路标又靠近了些,好多借一些亮光。Arthur又眯起眼睛看了起来,看到一半,便停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我看不懂。不知道是哪种语言。应该是一种很古老的文字……很久以前了。也有可能是精灵语还是龙语什么的。我以前从没见过。”

  Merlin很沮丧,“我以为所有的龙骑士都会识字和雕刻呢。这些文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Arthur看着那些弯弯曲曲的符号,摇摇头,“不懂这门语言的话当然就看不懂。我又不是无所不知,不知道精灵语或者龙语很正常。我伯父可能会,但是我的第一法师也未必能读懂。我可以再试一下么?”他伸出手。

  Merlin把水晶递给他,但是水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光芒渐渐暗淡下来,拒绝听从他的指令。水晶上的文字也消失了,原先被蚀刻后出现的凹槽也渐渐平整,没有留下丝毫痕迹。Arthur稍作停顿,沉下脸,静静等待着,可依然毫无动静。“我究竟是怎么了?”他抱怨道。

  “好在我们还带来了其他消息,”Merlin说道,“我早该告诉你的。把你带到Ealdor的那位龙骑士昨天晚上回来了。就在几个小时前,他来厨房找你。”

  他绷直身体,非常震惊,“真的吗?太不可思议了。”

  Merlin点点头,笑着对他说:“他躲过了治安官队伍的追捕。”

  “那他现在在哪里?厨房吗?”

  “他说,他会在村子里等你。就在Ealdor驿站——就是镇子上最大的那一家,离大教堂不远的大街上。他会找你的,然后带你去Wyllt那儿。”

  Freya伸出手,把布袋递给他,“我们为你装了些吃的。”她的声音轻的和耗子叫差不多。

  Arthur接过布袋,弄平袋子顶端的褶皱,“毫无疑问,你们两个都会因为帮助我而受到责骂。如果有可能,我不会让Hunith再有机会责备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藏在阁楼上的时候,我都听够了。很抱歉。”他强压下内心的郁结,“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你们道谢。可以告诉我,你们想要什么奖赏,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一定信守诺言。你们两个都还小,但很快你们就会还清欠Ealdor的债务。到时候,我会也会偿还我欠你们的。”

  Freya一下脸红了,低头盯着自己的脚。Merlin就没那么害羞了。

  “我知道我要什么。”他紧紧攥着水晶。

  “是什么?”

  Merlin的耳朵尖也红了起来,身体紧绷着,感觉自己口干舌燥。“Freya也一直知道我要什么。金钱或珍宝我都不要,我只想要学会阅读。”他强压内心的情感,鼓足勇气,像是从灰烬中集齐点点星火,满怀希望地说:“我看到……你在读书……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么?我妒忌你们有这种能力,有这种机会。第一法师不让我学。他说过……而且不止一次……只要他还是Ealdor大教堂的第一法师,我就绝对没有机会。先生,求你了——我什么都不要,只想要学会阅读。”

  他仔细打量着Merlin,眼睛像是蒙上一层阴影,脸色却很平静。

  这是一个沉重的表情,Merlin的心在颤抖,仿佛他在心里权衡要花多少钱——他对他的服务是否真的值得得到这么多的一笔钱。

  Merlin屏住呼吸,抑制住心里的恐惧。他的内心在不断呐喊。他盯着Arthur的脸,希望他能体会自己内心想要学习的迫切。

  Arthur依然没有说一个字。这的确是一个难题。如果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一个承诺,Merlin一定会质疑他的诚意。他掂量着自己的答案,对Merlin的要求思前想后。真是太困难了。整片树林仿佛沉静了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好像同Merlin的呼吸一样静止了。

  “好的,”他低声说道,“即便最后是由我来教你。”

  这份承诺如此慷慨,Freya被噎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一天,这一刻,乃至这一瞬间,可以说是Merlin一生中最美好的。

  他的余生将会永远铭记这一刻。Merlin真想给他一个拥抱,但是,就自己之前对他表达友谊的方式来看,这么做他肯定避之唯恐不及,说不定还会嫌弃他。Merlin内心充满感激,眼泪差点夺眶而出,但最终忍住了。他才不要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对他的善行也不能表现出太多的感激。Arthur或许还会要求他帮忙,不过自己当然是义不容辞的。

  Merlin哽咽着说不出话,只好轻轻说道:“谢谢你,先生。谢谢。”

  Arthur愣住了,就像杵在旁边的魔法石一般。接着,他把手搭在腰带上,拇指勾住皮带,郑重地对Freya说道:“可以让我和Merlin单独说几句吗?”说话依旧不多说半个字,表情也依然严肃。

  Freya有些紧张,点点头,便沿着来时的路往苹果园走去。

  Merlin走近他,他有些担心,Arthur会不会改变主意。

  “我祈祷我没有做出虚妄的承诺。这个决定并不轻松,我也不会找借口糊弄你,使其贬值。”他低头看看自己的靴子,然后抬头看着Merlin的眼睛,“你知道,我现在是要去打仗。要是我活不下来,”他停顿了一下,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你就去找我的兄弟,Leon爵士,他是Gwynedd的骑士,除了我姐姐外,他是我最信任的人。告诉他我对你的承诺。如果我没法亲自实现承诺,他会替我完成。你认为这样可以吗?”

  Merlin感到震动,他睁大眼睛,吞咽了一下,接着点点头。一瞬间,他感觉像是看穿了他的面具,直接看到了他的灵魂。在他七岁时那个暴风雨的夜晚,这样的感觉也曾出现过。那晚,他也读懂了第一法师的想法。今天,站在他面前的Arthur,嘴唇僵硬,眉头紧锁,举止呆板,可他开始渐渐了解真正的那个他。他内心是害怕的。他害怕到了Meredor以后,即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而他每害怕一分,他的责任感也迫使他离Meredor更近一步。他的内心是如此煎熬。因为一旦踏上这条征程,势必要面对自己的生死。他担心Gwynedd,担心自己的姐姐、兄弟、舅舅以及所有爱他的人为此所受到的影响。现在,他还对一个低下的贱民许下承诺。若是让所有人大失所望,他恐怕无力承担。

  就那么一瞬间,Merlin洞察到了Arthur的内心。也就是在这一刻,他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了解Arthur。他害怕自己战死在Meredor,尸体血肉横飞,和其他久经沙场,最终战死的前辈们混在一起。他姐姐要是知道,该有多么担心多么难过,还要面临Gwynedd多大的变故,而她却对他要做的事情一无所知。如果他不去帮助Wyllt,如果他们战败,无法推翻在位的冷酷无情的国王,Gwynedd势必会迎来战火——冷眼旁观,抑或是失败,哪一种都让他感到无比愧疚。尽管这未知的一切令他害怕,尽管未来的命运令他担忧,但他依然强迫自己在这条通往令他恐惧的命运之路上迈出了每一步。一切都非常明了。这一次Merlin直抵他的灵魂深处,在他所能理解的范围内,也明白了一些所谓勇气的真谛。

  Merlin眨了眨眼,免得眼泪掉下来。圣灵降临节的集会、五月花柱,与他又有何干。他真正要担心的是Arthur,尽管他自己的姐姐和兄弟现在都不怎么担心。

  “你的马现在圈在Owen Hunter的小屋外,”Merlin垂下脑袋,喉咙哽咽着,含糊地挤出几个字,“我们现在带你过去。”

  此刻,他不知该如何道一声再见。

  

  迷雾中,Freya哆嗦着等待Merlin。有时,要过去好几个小时,阳光才会驱散晨雾。他俩开始往厨房走去,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

  “Owen不在了?”Freya很紧张。

  “他总是天不亮就走了。我敢发誓,这个人晚上从来不在脏兮兮的小茅屋里睡觉,反倒在灌木丛里打地铺。不过最起码,他把马照顾地挺好。马匹总是精神焕发,毛色发亮,而且还有足够的燕麦填饱肚子。”

  “所以,我们现在是去和第一法师坦白吗?”

  “这块水晶还没回归原位,我们就去坦白?Freya,别傻了。不过,我们现在不需要它了,挺好。”

  “那什么时候告诉他呢?今晚?”

  “别担心了,Freya。他现在已经离开了。你应该放轻松点才是。为什么要担心第一法师呢?”

  “的确不应该,可是我没法控制自己。我真的很担心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Merlin,我们应该告诉第一法师。”

  “然后呢?等他大发雷霆?他现在被蒙在鼓里,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我们已经大功告成。Freya。高兴点吧。”

  “还高兴?我都紧张好几天了。要是治安官……”

  “别再提起那个家伙了,Freya,求你了。你要是再紧张这个紧张那个,我可帮不了你。”

  Freya不说话了。两个人默默地穿过湿漉漉的草坪。鞋子里进了水,嘎吱嘎吱直响。终于回到了厨房的后门,里面传来锅碗瓢盆丁零当啷的声音。Merlin猜到Hunith必定是怒火中烧。她有时候确实有办法让厨房的所有家当都写上她的好心情抑或坏心情。

  Merlin推开门,一股融融的暖意袭来,空气中漂浮着酵母的味道。Hunith手捧一只大碗,回过头,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他俩。

  “你们总算是回来了。你们这是跑哪里去了?全身湿透,筋疲力尽。你们是不是故意离开厨房,好让那些个饿红眼的学徒溜进来,从第一法师的厨房里偷点儿东西?大早上的,本该在厨房里好好干活,居然在外面瞎逛。有人趁厨房没人,闯进来偷东西,居然还不承认。”

  Merlin把厨房扫视了一圈,关上门,把水晶藏在阁楼下方一个大桶的后面。Freya把两人的斗篷挂在钩子上晾干。

  “我们居然出去了那么久?”Merlin打了个哈欠,“没觉得啊。Freya你说呢?这一早上,都是雾气蒙蒙的,也说不清多晚多早呢。”

  Hunith一把将木勺插进大碗,愤愤搅拌起来。“你们出去有那么久吗?你倒是说说看久不久?怎么总能想出这些乱七八糟的谎话……看看那边,我为第一法师做的早餐,现在已经凉透了。再看看你们的裤腿裙边,全是烂泥。去洗衣房好好刷一刷,不然厨房里到处都是烂泥。你们两个真要把我给气死了,昨天做的姜饼也不见了。圣灵降临节马上就到了。我打算征得第一法师的同意,不准你们围着五月柱跳舞。”

  Merlin停了下来,问道:“姜饼怎么会不见了?”奇怪,他们连个饼干屑都没拿。

  Hunith气急了,“砰”地放下大碗,说道,“Merlin,你刚才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们不在的时候,有人溜进了厨房,偷点这个,顺走那个。太无耻了。有人居然胆敢在Ealdor大教堂里大摇大摆地拿走别人辛苦做出来的东西,真是不知羞耻!还好,我还没来得及做奶油醋栗泥,否则也得丢。”

  Merlin系上围裙,思绪乱飞,感觉不太舒服。他环视厨房一周,似乎是有些异样。那些凳子、扫帚、平底煎锅、筛子、麻袋,还是和原来一样,就连气味都没有变化——可是隐隐地总有一股不对劲。几日来各种各样的回忆在Merlin的脑海里闪过,他试图抓住一些线索。那个龙骑士将Arthur带过来的第一个晚上,顺手牵羊拿走了一些食物,留在路上吃。当时,没经过Merlin同意,还切了一块肉,顺走了一罐糖浆。现在回想起来,他的动作幅度非常小,待Merlin一有察觉,他又马上找借口,看上去显然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东西。现在,又有东西被偷了,吃的也不见了。一个龙骑士怎么会偷鸡摸狗呢?

  他扎紧腰后围裙的系带,脑子转得飞快,Hunith说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龙骑士为什么会偷东西呢?真正的龙骑士一定会因为他人分享食物而心存感激,绝非如此偷偷摸摸。但是他并未进入厨房——Merlin没有放他进来。那么是其他人干的?难道是哪个学徒?又或者是Kanen偷走姜饼,给他制造麻烦?

  他还想到许多其他的可能性。比如,待他和Freya离开后,龙骑士就进了厨房。如果没有人留在厨房,的确没有办法挂上厨房的门闩。

  “还傻站着做什么?脸色惨白,跟牛奶似的。小家伙们,快干活!到处都乱七八糟的,有你们整理的。Freya,你把早餐给第一法师送去。Merlin,你拿上扫帚,把那边扫一扫。”

  Merlin努力拼凑起脑海中的记忆碎片。他浑浑噩噩地走过去抓起扫帚,往走廊走去,开始扫地。所以,那个龙骑士趁他和Freya离开厨房去找Arthur的当口,潜入厨房,偷走了食物?不见了的吃食全是他偷的吗?Merlin心里很不好受。不知不觉,便来到阁楼下方的角落。Merlin藏宝贝的地方就在那儿。待Hunith转过身去,他用手指抠进石块的缝隙,石头一端翘起后,他便往洞里看去。

  空空如也。藏在里面的所有东西都不翼而飞。包括他存下来的每一枚硬币,那位龙骑士送给他的一袋金币,统统不见踪影。最糟糕的是,治安官的徽章也不见了。这是个糟糕至极的噩梦吗?他又把手往洞里探了探,终于相信了——里面的东西统统不见了。

  Merlin简直无法相信,震惊中夹杂着痛苦,从小到大从未这般难受。此刻,他的心情不是悲伤、也并非痛苦,他现在甚至对即将面临的惩罚也毫无半点顾忌。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那股愤恨郁结在心中,根本无法平息,反倒激起更为强烈的冲动。

  Ealdor驿站——他亲手将Arthur推进了陷阱。

  

  将Arthur带到大教堂厨房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一个龙骑士,连士兵都算不上。他不过是一个贱民——从小被大教堂收养,长大后没有结束役期,偿还完对大教堂所欠的债务之前便逃走了。和Merlin一样,他对大教堂的地形了若指掌,即便是在大雾中,也不可能迷路。这一点,使得他在Aesctir的治安官面前具备了最有利的价值。他放弃服役,从大教堂逃走的时候,Merlin还小,所以不认识他。但是别人或许能认出他,特别是他歪头的样子,还有那些蛊惑人心的花言巧语。

  大家一定也还记得他永远不安分的第三只手。一些技巧再加上灵活的筋骨,他便能爬上厨房门边的墙头,蹲在那儿正好可以透过门上的玻璃嵌板看到厨房里的一切。他一定是发现了Merlin藏宝贝的地方,所以不费吹灰之力拿回了治安官的徽章,还偷走了之前“送”给Merlin的所有的金币。真是丧尽天良,但是他觉得从很大程度上,自己帮了Merlin一个大忙。这对他来说,可是个深刻的教训,代价残酷,从此Merlin就能明白,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不能相信这世上任何一个陌生人。他自己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将此牢记心间。

  他低头看着黑灰色徽章上扭曲的藤蔓和树叶,被它们独一无二的纹路深深吸引。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秘密对有些人来说价值连城。他是否真的要告诉Aredian,他的宝贝在Merlin手上?毕竟,Merlin完全可以把这个东西交给第一法师,或者干脆戴在自己身上。Aredian竟然没有注意到Merlin脖子上也有一根链子吗?又或者,他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扭转现在的局面,还能再赚一笔。那个无名小卒太年轻,甚至身上都没几个金币,肯定连个骑士都算不上,不过那柄龙骑士的佩剑倒是能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特别是到时候,他因叛国罪在村子里被正法,一定会有一些蠢货到现场凑热闹,出高价买下这把剑。是不是可以趁这个小伙子还未被处决,想法子赚到更多的金币呢?比如,等Aredian抓住他以后,给他的亲人送个信?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金币叮叮当当的声音。一定会有办法的。既然那个小伙子从没见过他的样子,便压根不会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

  他把徽章藏进衣服,轻轻拍了拍。

  他很想知道,第一法师的一世英名将会如何毁于一旦?Meredor的叛变若东窗事发,Ealdor大教堂自然就会背负骂名。如果一切都照他的计划按部就班,他口袋里的这两样东西就值了。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今天真是顺风顺水。

  

  Merlin内心焦灼难挨,连呼吸都像是一种奢望。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背叛了Arthur,可怕的愧疚蹂躏着他的心脏。一想到把他耍得团团转的小偷,便怒火中烧。他做得多么巧妙,能说会道,装模作样,每一句话都别有用心。通过让Merlin自以为他信任自己,让自己在不经意中也信任了他——落入了圈套。

  现在,一切都串起来了。Arthur的意外被袭——撞到树上这种鬼话;第一法师的厨房——熟悉环境的人才能在暴风雨的深夜找得到;治安官直找厨房的搜查——必然是有人告密,但是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Freya,还有这个狡猾的骗子!

  Merlin觉得自己愚不可及,居然如此轻易就受骗上当,真是个傻瓜!他憎恨自己如此轻易被骗。尽管这个小偷比他年长,阴险狡诈,但Merlin的机智的确让他心下一惊。他把治安官请到了Ealdor的厨房,瞎猫碰上死耗子,幸好Aredian先去了学徒的厨房,而不是第一法师的厨房——Will帮了自己,为他们争取了一点时间。如果他先去后者,就会发现藏在那儿的Arthur——那么,Merlin自己就会被当作同党抓起来。Will尽管不知道他到底瞒了什么,但他在第一法师那里报告治安官到来的消息时看着他的眼神——他确实是刻意帮自己做了掩护,Merlin心里暗暗感激了一下。

  尽管情势严峻,Merlin依然对自己有信心,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想办法扭转局面。他拼命不让Hunith听到自己由于控制不住泪水而沉重的吸气声,双手微微颤抖着把灰尘和地上的碎屑扫成一堆。真相总是让人猝不及防,正是他内心的贪婪,才让那个骗子的奸计得逞。打记事起,他最大的、唯一的愿望就是学会阅读。停下手,他又想起Arthur答应实现自己这个梦想的时候,眼中的那种神情。回忆令他更加愧疚、自责,只好停下来大声咳嗽,否则Hunith一定会注意到他那在情绪爆发边缘的抽泣声。他竟然这么蠢,如此盲目地相信别人?他应该做些什么呢?Arthur现在一定正在路上,赶往大教堂外的村子,或许现在已经到驿站了。即便他现在冲出去,没有马,也根本来不及了!

  “砰”的一声,厨房门打开了,Will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黑发,闯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冲着Hunith说道:“第一法师……要见Merlin。他说,请Merlin务必现在就过去。”

  Hunith皱起眉看着他,“什么事情?我们这里还有一堆活儿要干。有什么事的话,请他去叫其他帮工吧。”

  “不,Hunith,他就要Merlin过去。”Will把头转向Merlin眼神焦虑又惊恐,补充道,“一定,现在,马上。”

  Merlin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他紧紧抓住扫帚柄,力气大得胳膊都有些僵硬。他看了看周围,发现Freya方才将第一法师的早餐送去以后,就再没回来。哦——不!

  “对不起,Merlin,我不该让她……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件事……”Will声音颤抖着。

  毫无疑问,Will一定是说服了她,现在,Freya一定是全招了。之前对他的感激之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Merlin恨不得抬起膝盖将手里握着的扫帚柄一折为二。

  今天早上,他第二次明白被他人背叛之时,那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滋味。

  Merlin对自己的处境很明了,他绝不能让情况变得更糟。留给他筹划的时间并不多——他必须有所行动,不然他什么都挽回不了。

  “别说了,Will,等我一下,我去拿斗篷。”他擦干眼睛,走到挂钩那边,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们这是又犯什么事情了?”Hunith语气充满担忧,“Merlin,要是第一法师让你过去,你就过去。别磨蹭。快点去。他关心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是不是Freya打翻了什么东西?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进去的时候她站在他屋里哭。我没看见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

  Merlin系好斗篷,走到阁楼的梯子那儿,弯下腰迅速抓起藏在木桶后面的龙骨水晶。他闭上眼睛,在脑海里飞快做好了接下来的计划。但凡有丁点儿深思熟虑,恐怕自己就会失去勇气,他所拥有的选择权便会像水一样从指缝中流走。

  “Merlin,你还愣着干什么?”Hunith还在搅拌馅料,一回头,惊地甚至语无伦次:“那、那是什么?你手里拿着什么?”

  “我知道第一法师要什么。我不会去很久的。Will,你先走吧。我马上过去。”Merlin竭力克制着情绪,撒谎道,声音沙哑。

  “Merlin,我真的很抱歉……”Will说着打开了门。

  “Merlin,你手里究竟是什么?”

  Merlin不顾Hunith,直接冲出门去。冷冽的空气吹到脸上,Merlin深吸一口气。这或许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站在厨房门前,闻着厨房里的味道——那些面包、芝士、烤肉的浓郁香气。今后怕是再无机会了。

  “Merlin!”Hunith在他身后喊道,“你还得回来!我叫你的时候,你要回来!Merlin!”

  Merlin跑了起来,离开了宅邸。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Ealdor驿站。紧接着,水晶上出现了一个亮点,向另一个方向延伸。

 

Note

  大地上的生灵,每一个灵魂,都拥有着自己的力量,就像花园里的花朵,每一朵都能散发出自己的芬芳。空气使得花园里的芬芳能够混合在一起,或是飘向别处;魔法也是一样,它将我们的力量与自然界中的其他力量融合,使我们和大地的力量相互流通,成为桥梁与纽带。所有的法师,包括督伊德,都只是擅长调用这种力量,就像有些人有办法从花园里萃取出香水。

  我曾听说,在苏格兰的一所大教堂,曾经有一位第一法师,他的管家忠诚不二。世人皆知,他们二位亲密无间,互相敬重。我曾听说,他们两人的意念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位管家是如何完美解读自己主人的每一句话。他能与灵力和谐共处,主人即便未曾开口,他对后者的意念也一清二楚。距离从不会成为障碍。这位管家甚至可以站在国王的面前,以第一法师的名义与其对话。那些灵魂非常强大的人,可以解析他人的意念,不论对方是朋友还是敌人。每个人的意念都与自己的情感息息相关,而情感则与灵魂相互作用。就像是经常在花园的人闻到一种花香,便能准确分辨出是哪一种花;那些擅长与大地的力量交流的人,通过魔法的联系,自然便会理解表象背后的真正意义。

  然而很多情感与意念都如同花香一般,有些浓郁,有些清淡,有些会因时间或距离而消失不见。

  但有一点必须谨记,有些意志甚至可以强大到锻造出一个新的王国。

  —— Taliesin of Ealdor Abbey

 

TBC

 一点碎碎念:

       或许大家会觉得这个故事里的Hunith有点凶。本来小若想按照她性格温柔的方式去写,但是这在那种环境下那种无条件的温柔有些不太现实。但小若希望大家也能看见这个严格的厨师面具下,她仍然是那个Hunith,把Merlin当作自己亲生骨肉那样去爱的母亲,只是不同环境下她的表达方式和原剧中不同。

       在那个年代,食物比较匮乏,即便是在富裕地区的贵族,管理厨房和料理马匹的都一定是自己最信赖的人。她不愿辜负第一法师的信赖,但她面对的还是大教堂里的孩子们,即便是抓到了偷吃的学徒她也不能真的发作她只能用各种方式让学徒们不敢有从厨房偷东西的念想。她想把厨房的责任交给Merlin,但是大家也能看到,这个故事里的Merlin在鱼龙混杂的贱民之中长大,他的性格并不顺从,几乎贱民都要比学徒们心理更加成熟。他的心思都在魔法和“如何学习”上面,他没有“继承管理厨房的重任”的意识。对此Hunith心里很失望,虽然她很清楚自己不会把这个想法强加给他,但每当Merlin做出对厨房有些不负责的事情——比如不留一个人看门,她仍然会生气,生气自己没有尽到保护厨房的义务,生气自己辜负了第一法师的信赖,生气Merlin为什么就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安分守己——更生气Merlin为什么不明白她的付出和情感。但是Merlin还是个孩子,心思也不在这儿,他不觉得厨房就是他的归属,总是好奇。这种难以调和的矛盾就导致了Hunith总显得唠叨、爱发怒。

       除此之外,Vivian说她脾气差,那是因为Hunith不会对任何欺负Merlin和Freya的人有好脸色的。

       原剧中的Hunith是一个有勇气自己独自抚养一个孩子,村子里出现恶霸就有勇气去面见国王的——乡下女子。在小若看来,她的勇气和坚毅是她的本质,作为母亲,她没有留下儿子为自己分担农务,而是为自己孩子的前途着想,送他去学习。然而,现在很多父母也都指望把孩子留在身边为自己养老。总之,她是一位令人钦佩的女性。

       在糟糕的环境下,人的行为自然会受到影响,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人们往往不得不变得脾气暴躁,心机重重,富有攻击性,时刻提醒他人“我可不是好欺负的”。但是,心地美好的人,即使他们举止粗鲁,脾气糟糕,但是,真正有事情发生的时候,心灵高尚的人和伪君子自然能轻易分辨出来。

       以上就是这个故事里Arthur、Merlin以及其他角色看起来性格刚开始有些不讨喜的原因,恶劣的环境与痛苦的遭遇可以把任何一个人变成糟糕的模样,困境可以激发出人的潜能,却不能让人变得高尚起来,但却可以让灵魂更加凸显出原来的样子。他们这么做是因为,这是他们。环境塑造性格,但,灵魂不会改变。

      唠叨了好多……

      谢谢大家的支持ღ( ´・ᴗ・` )比心

评论(9)
热度(27)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