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M,原创+翻译,产/译仅限HE
翻译会尽快恢复更新
☆期待大家留言☆

【AM/长篇】Until We Built Camelot 直到我们建起了卡美洛特 [9]

♔如果你遇到这个故事,请读下去,也许到最后,你会发现,是这个故事找到了你。

♔故事初稿已完成,边修边发。谢谢大家支持~ヽ(*´ω`)

♔前文: [1] [2] [3] [4] [5] [6] [7] [8] 久等啦~

Part 1 The Elegy of the Great Dragon 巨龙的挽歌 

Chapter 9

   

  花园的外墙很高,即便坐在马背上,也看不到里面。墙上爬满鲜绿色的青苔,藤蔓植物挂满墙头。空气很新鲜,弥漫着青草和鲜花的芬芳。马儿喘着粗气,时不时抬起马蹄,翻搅着泥土。隐隐的马蹄声渐渐从Engerd那边传来。水晶的亮线指向那锈迹斑斑的大门——门很高,紧闭着。

  Arthur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Merlin。推了推门,没有开,又用肩膀撞了两下,依然没用。

  “门里面有门闩,”他退后一步,仰头看着墙头,低声道:“我们没有多少时间。水晶指的就是这儿?”

  “没错,”Merlin听见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恨不得马上消失不见,“这墙是有些高,但是我们应该有办法翻过去。”

  “这马可没法翻墙,而且接下来我们也用得着它。我不会把它留在这里的。”

  “我可没那么说,”Merlin有些生气,心里暗暗咒骂这个傻瓜,“把我举高些。等我翻过去,我就可以到另一边把门闩打开。”

  Arthur看着他,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要是站在马鞍上,就够得着墙头了。快,拉上这匹马往墙这儿靠。”Merlin把缰绳还给他。Arthur便牵着马儿,往墙边走去。

  Merlin把水晶塞进挂在腰带上的袋子,系紧绳子,抬起脚,爬到马鞍上,马儿不停跺脚,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这时他才意识到除了Owen以前带回来的一匹小马外,几乎没有骑马经历的他,由于这匹种马的狂奔,双腿被磨得生疼。他咬着牙,努力保持平衡,双手抓住墙头,稳住自己,免得掉下去。站稳后,他看到墙里面的花园被树篱、大树和水池划分成好几块。墙根下便是宽阔的石阶,Merlin觉得马儿走下去应该没有困难。在过去,为了摘Ealdor的苹果,他还是挺喜欢爬树的。

  “他们就要追上来了。”Arthur叫道,稳住了马。

  Merlin抓住粗糙的藤蔓,一点点往上爬。抬起一只脚翻过墙头的时候,藤蔓刮伤了他的脚踝,腿和肚子也被墙头缠在一起的藤蔓弄疼了,双手缠着枝枝叶叶,划了好几道口子,所幸最后还是安全着陆到另一边,没有直接摔下去。他赶快跑过去迅速抬起门闩,推开门。Arthur拽起缰绳,牵着马儿走进花园,重新关上门,放下门闩。两人领着马儿沿着宽阔的台阶往下走去。

  路边传来治安官手下的声音,由近及远。他们应该是走远了。

  Arthur谨慎地环视四周,“这是哪儿?”

  “我从来没来过,”Merlin耸耸肩,满眼好奇。

  沿着石阶往下走到尽头,有几行树篱挡住了去路。穿过树篱,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汪水波粼粼的池子和精致漂亮的花圃,还有成片郁郁葱葱的绿树。再往前,抬头一看,便是雄伟的Aesctir山。

  “现在要往哪儿走?”Arthur问道。

  Merlin看了一下水晶,它指向另外一道石阶。沿着这道石阶往上走,便可以穿过花园。

  Arthur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管家在哪儿?会有谁住在这儿?”

  “我怎么会知道?”Merlin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你最起码还有把剑。从头到尾我都以为这把剑是Cedric的,不是你的。我真是有够蠢的。走这条路。”

  马儿走台阶完全没有障碍。Arthur和Merlin边走边留意周围的风景。鸟儿身披五彩缤纷的羽毛,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俩。水池和喷泉雅致又迷人,如遗世独立一般静谧。不一会儿,他们便沿着石阶爬到了上面,摆在面前的是两条路。水晶指向的那一条,满是错综复杂的树篱,但是穿过一片草坪之后,便是一堵低矮的石墙,墙上嵌着一块魔法石,刻着一个狮子的头。

  “那有一口井,”Arthur使劲拽住马儿,“我们和马都可以喝些水。这里一定是一个龙骑士的花园。连这些树篱都刻有我们圣徽的形状。”如果Arthur没有指出石头和树篱上刻着的一只只张牙舞爪的龙,Merlin真的没有注意到。

  他朝魔法石走去,下方还有一口石槽,表面斑驳,说不清是什么颜色,里面没有水。耳边一阵微风吹过,Merlin打了个寒颤,狮子的嘴里便流出了水,渐渐注满了石槽。水很清澈,却隐约透着一些粉色。Arthur领着马儿走到另一边的池子,它低下头开始喝水。走回来后,他在这涓涓细流下把手洗干净,再掬起手来,喝了几口。

  “有股金属味儿,”他停了下来,似乎考虑了一下,“无论如何,魔法石召唤出来的水都是洁净的。快喝吧,趁现在还有干净的水。”

  Merlin不知道他那话是给他说的还是只是自言自语,他便凑过去,洗了洗手,也尝了尝——水有点酸,带着金属的味道。由于水流长时间的冲击,石槽底部磨损了不少,泛着些许棕红色。水很冷,几乎是冰的,Merlin便想到他在Ealdor的洗衣房里惯用的招数。不一会儿,魔法石中流出的水便开始蒸腾出热气。他将手臂伸到水流下,觉得有些刺痛。突然水停了。

  “你做了什么?”Arthur质问道,表情非常愤怒。

  “水太冷了。我想让它热一些。”

  “你怎么能……你不能对Gargoyles这么做。这个是用来召唤水的,不能用来做其他事情。额外的事情不能做。”

  “我在洗衣房一直这么干。”Merlin不知道他为什么又不高兴了,“热水洗起来更干净,比又冷又脏的水好多了。”

  “你不应该……甚至是龙骑士中,都很少有人能做到……我是说……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块魔法石是召唤水的,你却能将火加进去。”

  “那你是怎么加热水的?”

  Arthur严肃地看着他,“不能这么做。水就是水,火就是火。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Merlin皱皱鼻子,也回敬了他一个严肃的表情,“你刚才阻止我,是不是因为——你——根本不会?”

  Arthur直愣愣地站着,像是在紧咬的牙齿后面把自己想说的话统统咽进肚子里,免得一不小心就漏出来,“我不会和你吵架的。要是水喝够了,我们就可以走了。”

  话说的生硬了些,Merlin有些难过,但没有表现出来,向另一条小径示意。Arthur牵着马走在旁边。有时候,Arthur真是挺讨厌的,总把人气得火冒三丈。他低头看着水晶,跟着亮线指出的方向,穿过一片迷宫一般错综复杂的树篱。走着走着,便来到一处幽静之地,周围是一圈漂亮的紫杉,与其并列的还有一圈低矮的石墙,中间有一口圆形的水井。井口有一块又高又窄的魔法石,和大教堂废墟那儿的路标差不多,刻着一张男人正在哭泣的脸。

  Merlin低头看着龙骨水晶,亮线的方向明确无误。

  Arthur把缰绳绕在树枝上系紧,然后往下走了三个石阶,好奇地看着井口,有些茫然。Merlin跟上他,摸了摸边上的灌木丛绿叶。明晃晃的太阳就在头顶上,一丝风也没有,两人的影子一动不动,连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Merlin看着和路标差不多的这块魔法石,盯着它的眼睛,思忖着该怎么用。它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若干特征早已被岁月侵蚀得一干二净。他和Arthur站在井边,探头往井下看——漆黑一片。井口下方传来一阵声响,像是人快睡着时那种轻柔的呼吸声。

  “真的是这儿吗?”Arthur盯着黑漆漆的井底。

  一声尖叫突然自井底传来,Merlin一时没有站稳,猛地倒退了两步差点摔倒,被Arthur抓住了胳膊,后者正表情疑惑地看着他。

  “你没听见么?”Merlin感觉血管都要冻结了。

  “听见什么?”

  突然,一个男人嘶哑的声音从树边传来,听起来还有种奇怪的口音,“只有龙骨水晶才会把你们引到这儿来。”

  Arthur拔出剑,他——一个老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手里胡乱挥舞着什么东西,漆黑的眼珠透着愠怒。他跟Arthur差不多高——比Merlin略高一点,穿着身白色的长袍,白色的头发很长,脸上的皱纹就像树皮一样,只是肤色没那么深罢了。虽然年纪大了,但看起来非常精神。

  “你倒是先亮出自己的武器了!还在我家里?在如此神圣的地方?”

  Arthur举起剑,老人自己把胸膛顶到剑尖上,眼睛仿佛能喷出火来。

  “你拿着剑想要干什么?你这小骑士!你说啊?你是要把剑刺入我的胸膛吗?不就是片小小的铁片吗,真是勇敢的不得了啊,比治安官的手下还要勇猛啊。来啊!让我开膛破肚好啦!好让我的热血祭奠Albion,再寻你复仇。你这个小骑士。我这跛脚老头的权杖是不是让你害怕了?啊?”他顶着Arthur的剑尖,一下又一下地挺着自己的胸膛,“嗯?你说什么?嗯?怎么不现在就杀了我?嗯?”

  Merlin盯着他凶狠的目光,被他臭烘烘的口气熏得有些犯恶心。他伸手按在Arthur的胳膊上,轻声说道,“放下剑吧。”

  Arthur的胳膊纹丝不动,眼里尽是怀疑。他紧紧咬住牙关,连下颚的肌肉都在抽动。

  “放下吧。”Merlin又说了一遍,轻轻推了推他。

  “好主意,小骑士。小朋友就是聪明!听这个孩子的话。他带着龙骨水晶,还能让上面的亮线移动。就听他的。嗯?还是你非要和我决斗?很好。那么,我们来战一场吧。我从来就不喜欢战斗,但是从头到尾你没有对我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尊敬。如果非要在这个小孩子面前羞辱你一番,我就当仁不让了。骑士,拿起你的剑!来战斗吧!”

  “放下,Arthur,求你了。”Merlin轻声说道,态度更加坚决,“他不会伤害我们的。他是个龙骑士。”即便他身上没有任何证明,但是Merlin确信他一定是。

  Arthur有些犹豫,手臂颤了颤,便垂下手,放下了剑。

  “小骑士,你让我有些失望。早知如此,我就应该在这孩子面前,好好羞辱你一番——谁让你被一个跛子给打败了!”他把权杖往地上一插,靠了上去,“好吧,要是你不愿意打架,那我们来聊一聊。聊天有时还挺管用的。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嗯?我听不清你说什么。告诉我,你们来花园做什么?嗯?”

  “我们在躲避治安官手下的追捕,”Merlin上前一步,“是水晶带我们来这儿的。”

  “那是当然!”他大喝一声,对着Merlin挥舞权杖,“因为它可以听见鲜血的尖叫声。就好像我可以听见一样。哦,那些尖叫声!”

  话音刚落,Merlin觉得后背一凉,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尖叫声——刚才那样?

  “你是谁?”Arthur干巴巴地问道。

  “我叫Anhora(安赫拉)。不用告诉我你叫什么,我不想知道。你并非我国子民,听到你们的名字就恶心,我都不忍心说出口。呸!我不喜欢这个国家的名字。更不要说把你的血溅在这儿的石头上。天哪!而且,我已经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Arthur脸上肌肉紧绷,强压的怒火几乎要从眉毛里蹦出火星。

  Merlin立刻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

  Anhora对着他咧嘴一笑,“因为你是和一个龙骑士一起来的,孩子。而龙骑士会为死去的同伴埋葬尸体。”

  Merlin愣了一下,“这儿还有另外一个龙骑士?”

  “只剩下一部分身体还留在这儿啦,孩子。鲜血早已流干喽。这又是一个哭泣的春天,他的鲜血就是大地的眼泪啊。”

  Arthur收起剑,仍然满脸怒容,只是与刚才不同,还夹杂着些许悲痛,“在哪里?他的尸体在哪里?”

  “小骑士,你现在就站在它上面。我把他藏在这口井里,这样他们就不会找到他……”他们刚才喝的水——Merlin又跟Arthur对视了一下,没错了……魔法石召唤的水不都是洁净的水源吗?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不过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好什么可抱怨的了,比一滴水都没有可要好多了。“……也没机会像个屠夫一样将它大卸八块。他没有透露你的名字,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我想,这也算是救了你。但是他属于Wyllt。天!说起这名字就害怕。就好像说舌头上有虫一样,太恐怖了。他是Wyllt的人,也是个小骑士,他来到此地,就是为了找你。但是他找到的那个人,看上去不靠谱,后来那个人背叛了他,把他出卖给了治安官。Wyllt的人不知道你的名字,但知道的也够多了。他知道Meredor。现在国王的军队日渐逼近,所有的龙骑士都在Meredor集结,准备血溅战场。如果你是一个忠诚的龙骑士,像Ealdor的第一法师一般,你就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他突然瞪圆了眼睛,大笑起来,“你可以像你伯父那样抬起Aesctir山,然后扔在他们头上!”他笑的有些癫狂,“但是你还不算一个忠诚的龙骑士,你父亲的罪把你们全都压在了山下,而你,你也不过是个小骑士。”

  “你知道我的家族?”Arthur声线紧绷。

  “受到蛊惑的国王背叛了忠诚的盟友,我甚至不知道这故事在Albion还有谁是不知道的。也许就这个孩子还不知道,你想听吗,孩子,我给你讲讲……”

  “够了,”Arthur身体紧绷,强压下的怒火中夹杂着别的东西,“我不会做多余的解释。随便你说什么。”

  Merlin眨眨眼,终于轮到他发言了。就在疯狂的老头一个人在那儿喋喋不休的时候,Merlin便意识他有外国口音。既然他们不是一国的,那说不定他能看懂水晶上的文字。或许他就是那个能读出文字的人。水晶不仅带他们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还引导他们找到一个可以提供帮助的人。

  “你识字对么?”Merlin手里拿着水晶。

  “没错,当然啊,”他似乎感到有些被冒犯,“我懂多门语言,既能说,还能刻。我去过许多地方,还把每个地方的故事都写下来。”

  Merlin和Arthur对视一眼,他可以从Arthur的眼睛里看到——他们都在想同一件事——Anhora就是那个住在旧坟场山洞里的人,就是他把过去发生的事情记录在圣书上。

  “你能读懂水晶上的文字吗?”Merlin捧起水晶。

  “让这个小骑士读吧,”他讥笑一声。

  Arthur吞咽了下,“我不会。”

  “嗯?”

  “我不会!”

  “你居然不会?难不成你觉得自己的语言是最优美的?就因为你牙牙学语的时候,你父母对你说这个语言,所以它就是最好的?哦,不,我错了,你没有母亲,但这并不影响我的意思。小骑士,你可真是狭隘啊!太狭隘了!快赶上你的父亲了。”

  “别再这样谈论我的父母!”

  “怎么?你是要决斗么?来啊!我说错什么了?如果不是你的父亲背叛了Wyllt,会有今天这堆破事么?会死这么多人么?你以为你今天做了这些,去帮助Wyllt,就能抹去你的父母犯下的罪吗?就算你死战场上也别怪别人,要怪就去怪你的父亲吧!其他死掉的人也应该怪你们!我跟你说的话已经够多了,过来,孩子,让我看看,上面是什么。”

  Merlin把水晶捧高了些,他听不懂老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能猜到Arthur现在肯定是那种要把人吃了的表情,更不敢看他。

  Anhora眯起眼睛,看着水晶下半部分那几行闪闪发光的花体字。“是……没错……然后是什么……哦,我明白了……明白了……很好。对,就在那儿。我明白了,没错。”

  “你能读懂对么?”Merlin内心充满了希望。

  “不。”他摇摇头。

  “你看不懂?”

  “对,这是龙语。除了龙以外,只有Avalon一些特殊的人会使用,但是会说这门语言的人早死绝了。那真的是一种很特别的语言。龙总是很有思想。”

  “所以……你看不懂是吗?”Merlin很失望。

  Anhora抬起头,凶巴巴地看着他,“不,不——不是这么一回事儿,孩子!你让水晶上的文字消失了。不……你不能这么做。”

  “你什么意思?”Merlin咬住嘴唇,被他毫无逻辑的话搞得晕头转向。

  “是怀疑。你千万不能动摇。永远不能有任何怀疑。我不能读出龙语,这种语言早已被人所遗忘。小家伙,虽然我不能读出来,但是我能看懂它的意思。Albion的力量会告诉我它是什么意思,我就是这么看懂许多其他的古老语言。有些人拥有听懂与说出其他语言的力量,而我则具备读懂并记录它们的力量。”

  “怎么能做到呢?”Merlin又是兴奋又是害怕。为了拥有这种力量他可以做任何事情!

  “你明明都看见了!我听到你在低语。我是个龙骑士,我相信自己可以。接下来听好了,让我来告诉你上面都说了什么。或者说,它准备要告诉你的事情,只不过你听得还不是很清楚。‘这位龙骑士已经在这座花园里死去,我必须将他的佩剑、上衣和龙鳞银甲交给你,由你转交给他那位正在Meredor的兄弟。你必须前往Meredor,必须是你。’”他定定地看着Merlin,“他也必须过去,对,就是这个小骑士。他也必须过去。让我来看一下剩下的都说了什么……没错……对,了解了。很好很好。一切都很明了。”

  他抓紧权杖,转过身,一拐一拐地往前走去,“跟我来,快!孩子!当我们接受Albion的旨意时,就要照做,立即照做,不能有任何耽搁。快,我带你们去拿佩剑,龙鳞银甲,还有锁子甲。我觉得,这个小骑士得穿着这身锁子甲上战场。一场战役即将在Meredor爆发。”他爬上低矮的石阶,咕哝着:“我们先要爬上Aesctir山,因为我必须为你们指明一条安全的路线。这一路布满陷阱,你们不一定能躲开。所以你们必须要走Eofham(埃法姆)荒原。”

  

  Anhora手里的权杖如虬曲的树干一般。顶端扁平,大小和一朵蘑菇一样。杖身布满凸出的结节,底端呈锥形。Merlin无法分辨木头的品种,权杖从上到下尽是树结和复杂的木纹。他一手抓住权杖顶端下方,大步流星走得飞快,Merlin和Arthur都快跟不上他了。他的一条腿有些跛,但是依靠这根权杖,他走路完全不比别人慢。事实上,Merlin和Arthur两人还得努力赶上他才行。

  “走这儿,这儿!”Anhora转过头,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一边沿着小径一路跳着往前走。“快一点。Albion对我们一旦有要求,就必须绝对服从。快快快!龙骨水晶在用龙语和这孩子说话。龙语啊。我早该知道。”

  穿过树篱,眼前是一片草甸,远处便是Aesctir山。山脚下,肥壮的绵羊正在草坪上吃草。他们一行人经过时,几只羊还抬起了头。Arthur咬紧牙关,眼睛眯了起来。每次他脸上出现这种表情,他势必疑虑重重,格外警觉。他用力扯了扯马儿的缰绳。

  Merlin的脸颊上满是汗水,他抹了一把脸。Anhora缓步爬上一座小山丘,那儿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棵苹果树,看上去和Ealdor苹果园里的完全不一样。粗壮的树干和茂密的枝条仿佛正将几个世纪以来这棵树前所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那些枝条非常坚实,Merlin发现它们的颜色看上去和Anhora手中的权杖差不多。他走到树荫下,差点被一块石头绊倒。蹲下身,才发现哪里是什么石头,拿起一看,竟然是Ealdor的苹果。

  Anhora回头看向他,正对上他的眼睛,“真是个聪明孩子。再多拿一些,留着给自己和马儿吃。多备些食物上路,接下来用得到。水果好歹能顶一段时间。”

  现在并非苹果成熟的季节,即便有,不是晒成干,就是烂成糊。可这只熟透的苹果摸着硬实,表皮黄里透红,闪着诱人的光泽。Merlin发现这棵古树树干处有一块魔法石,它散发出的强大力量,他早有察觉。如果是块召唤火的魔法石,他还能召唤出火苗来暖暖手。魔法石上刻着的那张脸很沧桑,光滑的表面上有很深的皱纹,还有一撮胡子。Merlin被它的眼睛所吸引,慢慢靠近它。他伸出手来,Arthur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摇摇头,有些生气。

  Anhora绕着苹果树转圈,“我们到了。我也得在这里和你们分别了。小骑士,就是这儿。这些宝贝随便你们拿。孩子,你再多拿些苹果。山脚下的草坪上还会有一些。树枝上倒是没有,现在还不是苹果成熟的季节。”

  Merlin到处搜寻收集着苹果,抱了一堆,放进马背上的褡裢,又花了好些时间,喂马儿吃了一只。

  “对了,还有剑,”Merlin在找苹果的时候,Anhora对Arthur说道:“这把剑属于一位父亲,它和你的这把剑差不多。带着它去找这位骑士的兄弟。然后……这个是龙鳞银甲。你已经有一件了,所以不是给你的。那个小伙子也差不多能成为龙骑士了,这个是给他的。现在你既是他的父亲,又是他的兄弟。哦,不对,这样可不行。小骑士,别皱着眉头。你必须相信我,这是你的责任。现在轮到这件锁子甲了。没错,上面还有血迹。但是你不要听它的尖叫。不,你听不到的。感谢上帝,你还没这能力。快拿走。上面的血迹不会寻到这座山来复仇,它自会去其他地方。小骑士,快穿上它。对,你没得选。这是属于Wyllt的。你一定得穿上!”

  Merlin又抱着一堆苹果,装进褡裢里。马儿摇摇头,马鬃轻轻扫过他的脸,他便笑着蹭了蹭马儿的脸,眼角的余光看到Arthur解下佩剑腰带,穿上锁子甲,又重新再将腰带系上。这件锁子甲颜色暗沉,但是依稀能分辨出几处剑伤残留下的血迹。他的耳边,忽然响起治安官之前对他说过的话,“我的剑上还留有你整个家族的血。那一声声的哀叹至今余音缭绕。但我要告诉你,他们是如何怀有背叛之心,如何在死后依然逃不过被惩罚的命运。你的祖父、你的叔叔,我们把他们的头用长钉钉住。我还会告诉你,我们又是如何作践他们的尸体……”

  Merlin心如刀绞。如今,眼前这件浸透鲜血的锁子甲,仿佛是在控诉暴力的真正面目,他内心一阵钻心的疼痛。一阵眩晕袭来,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他几乎要尖叫了。但他紧紧抓住马鞍的鞍角,待心里慢慢平息,好让这一阵痛苦被压下去。在他内心深处,仍然能听见这些凄厉的尖叫声,它们不再是喃喃低语。

  

  “孩子,过来。现在快上Aesctir山,往山顶上爬!快!”

  Merlin不明白为什么Anhora爬得这么快,还能有力气说话,可他做到了。然而他自己,胸口像是灼烧着一团火,双腿也快要断了一般,要不是抓着马镫,早就摇摇晃晃地摔倒了。Arthur浑身早已浸透汗水,头发上都往下滴着汗珠,但是他一言不发,闷头往前走。

  “你要骑马吗?”Arthur看着他,低声问道。

  Merlin实在没力气说话,只好摇摇头,能抓住马鞍就够了。只要马儿还能往前走,他就没有问题。

  “如果天气好,站在山脊上,就能看到Aesctir山。看到下面那些树了么,不是上面的。Aesctir山的山顶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原因是这座山还非常年轻,没错,年轻!你知道Aesctir山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吗?嗯?听说过吗?你们现在也没法说话,那听我说。很多年前,第一座大教堂刚刚建造完成。好吧,几百年前了。现在,你放眼望去能看到的地方,当时尽数被洪水所淹没,”他大臂一挥,“来自另一个王国的一些士兵,乘着大船,来到此地准备大肆掠夺财物。没错,小骑士,就是你那引以为傲的祖先们来的地方!他们说另一种语言,可贪婪却早已在每人出生之时便埋下恶果。当他们看见Ealdor大教堂的时候,便被贪婪蒙蔽了心智。大船来到河岸口,他们一上岸便屠杀村民。鲜血发出尖叫,传到了Ealdor的第一法师耳中。那是死亡的声音。”他回头看着他们,目光炯炯有神,“你知道第一法师做了什么吗?你的家族里没有人告诉过你吗?小骑士,猜猜看?不猜一下吗?”

  Anhora不说话了。他们终于来到Aesctir山的山顶。Merlin只想跪下,可还是撑住了自己,大口喘气。两耳几乎能听见自己猛烈的心跳声。甚至是Arthur看上去都有些呼吸困难,他也停了下来,弯下腰不停喘气。

  “哎!你们两个年轻人。年轻的腿、年轻的脚。没一点耐力。我连马都没有。我必须走到Albion召唤我要去的地方。穿过这片村庄!对,再走过那片村庄。看远处的地平线!看到了吗?啊!荣耀之光!永远也看不厌。”

  汗水从Merlin的鼻尖上滑落,他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

  “那……第一法师做了些什么呢?”Merlin喘着气问道。

  “嗯?你说什么,小男孩?”

  “就是士兵来的时候。”

  “你说故事的结局?这可是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大船过来以后,士兵便往大教堂进发。他们和村民没什么两样,头脑简单。”他停了下来,看了看Merlin,转过身去接着说:“但是他们不知道Albion仍有魔法的存在。或者说,他们的贪婪毁掉了自己的土地的力量之后,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魔法的力量是多么可怕,第一法师又是多么强大。他的视线往东,东边就会有一座山拔地而起;往西,情形也一样。”他言之凿凿,手臂挥来挥去,“所以,第一法师受到Albion的召唤,坚定的信念让Albion赐予了他强大的力量,他缓缓高举双臂,远处便升起一座山。没错!他举起手,远处一座山便从地面升了起来,一座山就这么出现了。士兵和他们的大船瞬间被压得粉碎,”他一只拳头砸向另一只手的手掌,“这座山便是Aesctir山。等你离开这里,再回望Aesctir山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说的一点没错。这座山并不属于这里。总有一天,会有另外一个第一法师将它压回原来的位置。那个时候,我们都不在人世了。很久以后了,很久很久以后了。”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严厉,“孩子,快看看龙骨水晶。让我们看看,你们应该要往哪儿走。”

  Merlin一下挺直身子。老人说的每个字,他都确信无疑。这个故事太不可思议了。相较而言,那场暴风雨引发泥石流之后,露出的那些只剩破麻布条和指环的尸骨罐和悬在半空中的石头,都不足为奇了。

  他把手伸进袋子,掏出水晶,递给Anhora。后者眯起眼睛看着水晶。

  “你要做的就是相信它,”老人压低声音,“相信它可以为你指一条你该走的路。至死不渝。”

  Merlin便集中意念,“请指给我们一条前往Meredor的安全路线。”

  水晶似乎又活了过来,淡淡的蓝色光芒中出现了一个亮点,延伸的方向偏离了Aesctir山的方向,指向西边的地平线。

  Merlin抬头望向亮线的方向,目之所及,皆让他喜不自禁。从山顶极目远眺,每个方向都开阔无比。景色着实令人赞叹。他看到了茂盛的果园,深邃的峡谷,如镜子般明亮的水池和远处的山丘。往下看,大教堂便映入眼帘,现在的它如此渺小,眼泪瞬间溢满他的眼眶。厨房的烟囱在橡树林中显得非常醒目。他又想起了Hunith,心头一阵难过,他揉了揉眼睛。还有苹果园,还有鱼塘。他甚至能看见洗衣房,要是再看得仔细些,还能看到周围的行人。

  “孩子,你很伤心?”老人柔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我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想念它,”Merlin低声说道,眼泪早已模糊了视线。

  “你总能在爬山的时候获得领悟,这就是智慧,”Anhora静静地说道:“因为它会告诉我们,自己是多么渺小。这里不过是整个Albion不起眼的一块石子而已。孩子,你还要登上更高的山,远方还有更壮美的景色在等着你。”

  “看那儿,那是Cenred的军队,”Arthur突然开口,语气中充满了担忧,“我……我看不清军队的规模,尘土太大了。可是,那些战旗,还有纵队。他们来了,看!”

  Merlin飞快地用袖子擦了擦眼睛,便转身去看。Arthur站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往南边看去。风吹着他的头发,锁子甲上的血迹一片鲜红。远处,国王的军队蜿蜒如一条黑蛇,在路上绵延开来,队尾扬起一阵尘土。

  “没错,小骑士,就是国王的军队!而且这只是从王城出发的其中一部分。另外还有一队从南边出发。三天后,他们会在Wenham(温翰)小镇集结。没错,三天后。”

  “你怎么知道?”Arthur问道。

  “水晶说了很多事情,还有一些则是Albion告诉我的。听我的话。如果走这条路,你一定会被抓,这孩子也逃不走。国王此举可谓竭尽全力。他坚信,自己能让Wyllt的军队一败涂地。对此,他深信不疑。他的意念非常强烈,他总是能轻易控制自己的意念。”

  “有多少人?”Arthur问道。

  “嗯?小骑士?”

  “Wyllt有多少人?”

  Anhora狡黠一笑,“和国王的军队比,大概只是他的十分之一吧。也就一个零头。小骑士,是不是动摇了?你觉得你们赢不了?”

  “不,”Arthur有些生气,“我必须警告Wyllt。”

  “没错!你必须告诉他!让他心存疑虑。对,小骑士,这一定管用。削弱他的自信心,消磨他的希望。无需再苟延残喘,和一条鱼一样死去便可。”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很容易就会猜疑别人,你父亲把你培养地很好,很像他,可能你自己都没有发现。够了!我为什么还要多嘴?眼前这条路已经被封死了。没有一条路是安全的。要去Meredor,唯一安全的路线,就是穿过Eofham荒原。就是那儿!看见那波光粼粼的水面吗?就在南边——那儿就是Wenham小镇。水面的北面就是这座山脉的山脊。这水面所及之处就是Eofham荒原。每逢下雨,荒原就会洪水泛滥。每年一次。那儿地势低洼,还有沼泽,鲜有小镇和村落,因为没人能摸透洪水的性格,很少有人能活下来。过了Eofham荒原,就是Meredor了。看水晶上的亮线,它们已经为你们指明了方向。跟着它,它会带着你们找到Wyllt的营地。一旦偏离,你们就会被国王的军队抓住。一定要记住。”

  Arthur走近一步,“Anhora,你来自哪个王国?是Deira(德伊勒)吗?”

  Anhora眨眨眼,“小骑士,我来自许多地方。我甚至到过Avalon。很久以前,我便带回这颗种子……种子孕育成树。那可是一棵好树,果子特别好吃。”

  “那你来自哪个家族?”Arthur追问道。

  他又地笑了笑,“啊!我也是有家族的。”

  “这孩子带我去了离大教堂不远的一个山洞。在洞里,我看到了你保存的圣书,每本圣书我都读了一遍。”

  “是吗?你都读到了些什么?”

  “我想要读更多。”

  “口气倒是挺大!你伯父的还没看够么!你都不知道能不能挨过接下来的几个礼拜!你得先从Meredor的这场屠杀中活着走出来。不过,得有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人(someone you connected with blood)在那晚为你守夜。听明白了么,守夜。”

  Arthur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攥紧拳头,“有血缘关系的人?”他吞咽了下,差点说不出话。

  “对,是有血缘关系的人。你还是个小骑士。真替你感到遗憾。我可不会再安慰你。”他转向Merlin,将长满老茧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这是一双粗糙的手。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孩子,等你学会阅读的时候,我会给你看大教堂的圣书。”

  Merlin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他没有说如果他“要”学,而是“等”他学会的时候。

  “谢谢你,Anhora。”Merlin轻声说道,立刻给了老者一个拥抱,表示感谢。

 

Note

  无论在何种文化中,苹果总是寓意颇深。

  很久以前,当费弗之子布兰与勇士们驻守在皇家堡垒时,忽然看到一名着装奇异的女子出现在房间中。堡垒大门已关闭,无人知晓她是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进入房间的。随后,她在众人面前向布兰唱起歌来,留下了来自Avalon的苹果枝,永恒之王的预言。

  而在基督信仰中,苹果生长自诞生了人类之祖的伊甸园,它是智慧之果,也是禁忌之果。

  当苹果被酿成苹果酒,当小小的愉悦被放大成无尽的狂喜,毒蛇便也酝酿好了毒液;当我们为这些带来欢喜的事物放弃对世间秩序的遵循时,大地也将放弃对我们的庇佑,任毒蛇发动袭击。那些传教士们让女性戴上面纱,穿上毡毛的衣装,如裹尸布一样,将人包裹起来;他们声称美好的都是有罪的。若真如此,他们是否是在讽刺创造了苹果的上帝,而不是虎视眈眈的毒蛇?让他们将美好之物定罪并毁灭的,是他们对无法得到之物的嫉妒?还是说,他们受到了毒蛇的摆布?

  蛇说,苹果是有毒的,千万不要浇水不可使其存活;蛇又说,无人再给你浇水都希望你死,惟有饮下这毒液你方可存活;于是,最终,苹果成为了有毒的苹果。这场悲剧的根源并不是苹果,也不是吃下苹果的人,而是人本身的贪婪、盲目与嫉妒。

  所以,比起教导人们如何憎恨邪恶之物,我更乐于告诉学徒们:美好的、令人愉悦的东西本身并不危险,危险的是人难以自控的贪婪与嫉妒,不顾世间的秩序、不惜一切代价地想要得到或者毁灭——无论是生命、爱情、某件事物,亦或是某个人。

  —— Aurelius of Holy Island Abbey

 

TBC

 

原剧中不常出现的人名地名:

  1. Anhora:安赫拉,原剧中独角兽的主人,S01E11。

  2. Eofham:埃法姆,地名,原剧中没有提及,官方地图中标注位置在Gedref东边,Gedref出现在独角兽那一集,最后他们穿过的迷宫就在那里。

  3. Wenham:温翰,地名,原剧中属于Cornwall,在这个故事里的设定是位于Meredor南部的小镇。

  4. Deira:德伊勒,地名,原剧中没有提及,官方地图中标注位置在Camelot北边,中间隔着其他国家,没有接壤。

 

关于Note部分

       Note部分费弗之子布兰的故事来自爱尔兰传说,这个仙女所唱的歌是来自盖尔语,小若之前用翻译器翻译了德语翻译出的版本,没有英文版,诗歌具体内容不能完全确定,所以就不放上原文了。

       上一篇Note部分没有给大家介绍清楚Aurelius,Uther的哥哥,罗马是没有他们的记录的,但是不列颠的历史记录上,他们是最后一批罗马人,他们的兄长被毒杀后,襁褓之中的他们逃去了布列塔尼,篡位者沃提根成了不列颠的国王,待他们成年之后,Aurelius和Uther便带兵返回不列颠,复仇并夺回王位。《Fire in the Fate Moor》第二章就有这部分简单介绍,目前还在 重写第二章未发布的内容,这里给没有看过这篇文的宝宝补充一下~

       所以上一篇Note的内容会有“我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这一篇会有“你祖先来的地方”就是指罗马~督伊德的战士曾经烧毁了罗马的十二铜表,是罗马最大的耻辱,所以罗马后来对不列颠的攻打也是以报复为目的……

 

评论(2)
热度(26)
© 伊瑶若 | Powered by LOFTER